winny告诉我,十一期间,她去海边住了好几天,白天下海,看风景,吃海鲜,等到夜晚来临,就与zoe一起坐在海滩上的小亭子里,两个女孩静静地听海浪声,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像一只小小寄居蟹的生活。

与winny成为好友已经是十多年的事了,因而隔了千里,听她简单地说起这件事,我到窗前去倒一杯热咖啡,把手插进西裤口袋里,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听见她耳畔响起过的浪涛声。

我知道那浪涛声是单纯地快乐着又寂寥的。

另一个告诉我她十一行程的女孩是非非,她与好友去了丽江,在Qzone里贴了细致而温暖的照片,她说,嘻嘻,希望能有让你写点什么的pp。

照片里的非非有瘦长的双腿和甜蜜的酒窝,眼神坚定温暖。她所贴的照片都有静谧而热烈的色调,比如秋天在路上的流浪,关于那些遗忘了和没有遗忘的画面。

这流浪,而我知道,与winny的,是不同的。

非非在丽江边小屋一盆绚烂的小花画面上写:我那么坦然地将自己安放在这里,让心事静静流淌,无声无息,无边无际。

一个女子的坦然,需要一个容身之处,或者说,容心之处。可以是一间自己的小屋子,可以是一张充满着自己杂物的工作台,可以是一份支撑生活的工作,可以是一点无畏失去的自信……大多数时候,可以是一个爱你本原的人,给你支撑,也容你小小逃匿。

不不不,不是爱情那么简单。

收拾行装,离开,流浪,不是想象中那么难。难的是当你疲倦回转过身,能够回到哪里去。而那些所有设想过的情景和人,它们来不来呢?什么时候,还要等多久,还要走多久才能遇见。这不能不使我忧伤而焦灼。

我欣赏心里有坚强和脆弱的,流浪着的温暖的非非。我怜惜心里有坚强和脆弱的,流浪着的寂寥的winny。

作者:norah | 时间:2009/10/19 13:2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090)
一个刚分手不久对方又另结新欢的女友曾郁郁地问我:你说,在他现任的心里,其实是不是希望过,我们这些前任都死掉?

我想了想,不无悲哀地告诉她:恐怕不止这样而已,恐怕她更希望的是我们从来没有出生过吧。

除掉少部分极其幸运的一见钟情从一而终者,余下的我等兜兜转转看错人做错事谈错情的庸碌凡人,也许是运气不够,或者眼力欠佳,总而言之,我们都谈过情,也分手过,因而,也就都有了前任和现任的问题。

你是谁的前任,是谁的现任,你的现任又是谁的前任……错综复杂,无法一一尽述。

当好现任的责任重大,事宜繁多而任务艰巨,稍不留神就一下子将彼此又变成了前任,然而大部分人还做得不错。当好前任要做到的事情很简单——你只要悄无声息地,像已经死掉或者干脆从未出生过一样活着,不去打搅人便可——然而许多人都不太做得到。

大多数女孩心里都有一个固执而简单的情意结:你也许不再爱我,但你不要抹杀和忘记曾经的爱。于是在许多次夜色阑珊的时候寂寥地想起故人,都会忍不住,默默地,或是用各种方式委婉地问一句:嗳,你还记得么?

许多时候这一句话都再没法问出口,只成为怅然低下头,唇间的一声叹息。因了这不能说出口,怀念便越发惘然不能释怀,于是恍惚间,拂过脸颊的风隐约就成了当时的风,模糊泪眼中的那一盏灯就成了当年的人的眼神,路旁依稀的音乐,也似乎就是当年的伴乐。

是杨千嬅唱的罢:

原来我非不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



是那逝去了的爱让人惊觉岁月凉薄,还是再能遇见或再不遇见的忐忑使人不得安生。此情此景都很好,该是快乐的啊,该是快乐的啊,可是我却发觉不了。

几年前一个不算很熟的女同学来北京,于是我、宇峰、迪几个都在北京却稀少联系的人难得凑到一起,吃了一顿晚饭。送她回酒店的的士车上,她说起做导游的颠沛流离,我问她那为什么还要做,她直视着我说:我想你是知道的吧?罗珞。就像你一样,一个女孩子要离开原来的地方,走那么远的路,肯定是以为,那样才可以丢下什么东西。

我不再说话。沉默地在后座看北京夜晚高架桥上的路灯,过一会我轻轻说:可是它丢不掉呀,一直跟着呢。

——那个夜晚很平常,没有月亮也没有风。那个拥抱很痛,一直到华灯初上,月满西楼。那个记忆很长,几万里还跟着你。

看一部并不是讲你侬我侬的韩剧,剧里原本大大咧咧的女主角在分手的时候,一边用袖子擦眼泪,一边说:你知道的,每次分手,我都会有坏习惯,比如喝了酒啊,心情不好啊,半夜三更会给你打电话……我知道很讨厌,但你不要接就好了,千万不要接,这样我就会知道,你是真的不回来了,我就慢慢死心了。。。

放在韩剧里看固然可爱,可是放到现实生活里,一而再,再而三,以致接下来几年后,也许都会在酒后失控地拨前任的电话,实在就不那么可爱了。难怪一个小女朋友在一次喝酒前斩钉截铁地对我说:我今晚可能会喝醉,你一定要把我的手机收起来,不许我打电话,我抢也不行,哭也不行,实在没办法,就把我手机的电池拆走扔掉!

另一个女朋友也问过我:你猜,在他们那里,我们这一页就真的翻过去了么?
我问:你觉得呢?
她迟疑地说:我想……也许也还没完全翻过去吧。

这些傻傻的前任们呵。

电话那头,那些叹着气,耐着性子劝她赶快回家不要喝酒了,甚至干脆皱着眉头一把挂断电话的男人们,大约是理解不了的吧。

作者:norah | 时间:2009/10/19 11:4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5) | 阅读(1145)
上一篇日志是很早以前了,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常常加班至深夜,并且在一段时间内,还会延续这种状态,于是blog就渐渐冒出杂草的苗头来了。

坚持经营,抽空锄草。

忙里偷闲上了一下开心网,许多转帖是孩子们好玩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比如十种你应该珍惜的男孩(女孩)啊,当一个人爱你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啊……但是碰到了一篇挺触动的,于是破例转过来。

记忆中有一个人曾半是懊恼半是玩笑地对我说:我现在说话越来越像你了!比如:啊,坏掉了!醒掉了!睡掉了!好掉了……什么跟什么嘛都是……

很多年以后我听见他跟他的妻子打电话说:是啊,路上车太多了,堵——掉——啦!

于是微笑。

比如你不会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点苹果味的饮料,是特别喜欢苹果的味道吗?仔细想想,不见得呢。也许是某年某月某日,一个人对你说,我最喜欢喝苹果味的汽水了。你含着吸管点点头,就记住了那个夏天他的模样。

后来你们分开了,后来那个夏天的记忆也慢慢疏远了。唯一的痕迹,大约就是在柠檬味蜜桃味和苹果味之中,你从此都会选择苹果味。

你当时真坏真不懂珍惜真残忍真决绝啊,你不该不理我不该再来找我不该喝醉了打电话给我……可是,毕竟是深爱过的人,能怪你什么呢?

转文见下:
作者:norah | 时间:2009/10/15 21:2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240)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