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弹指一刹那,一辈子不翼而飞。啊,怀念都太奢侈,只好羡慕谁年少无知。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20 21:5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2116)
看完那些久未谋面的朋友的日志,似乎茅塞顿开。如果哪一天,她们也找到这里来,我如何介绍自己呢?

我不是一个擅长将生活琐事记录下来的人,可是我仍然希望,某一天,某个跟我在一棵大榕树下做过早操,听过校长训话的,或是也在滨江公园放过风筝的,在校门口吃过牛腩粉的谁谁谁,如果一头撞进了这个博客,能够记起我:“啊,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样的,总是——什么什么样的谁谁谁。”并且也能够知道,我过着自己选择的生活,那种清澈而高远的自由——并不是不快乐。

我在大学做了三件事情:在宿舍深夜上网;在自习室熬夜抱佛脚准备考试;晚上在教学楼下的草地或是空篮球场上喝啤酒。无论是上网还是考试还是喝啤酒的时候我都在想同一件事情,那便是我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也许是某一个深夜我关机,到宿舍外面的水龙头洗脸的时候,冰凉的水掠到脸上,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去北京。

于是就来了。

于是生活开始了。朝九晚五,没有座位的公交车,所有人的一口类似广播员发音的标准普通话让我常常听错电话里的声音,我花了很长时间适应北京的交通和天气,后来我甚至放弃适应——也许是因为当时有余地每天打车和整天吹着空调的缘故。我躲在空调室里终日隔着玻璃看着窗外杀气腾腾的世界,于是顺理成章地得了空调病。在北大工作半年后,我因抑郁症不得不停止工作。

那都已经过去了,请不要为我担心。

我现在在教书,固定的课本固定的内容,我从前以为我不会安心于这样枯燥而没有变化的日子,可是此刻我深深喜欢着它给我的安定感。我已经没有棱角和锐气了吗?还是我从来就没有过。亲爱的朋友们,我说不上来,谁不在无时无刻地变化着,谁又能最终了解谁呢?

下课的时候,我常常捧一杯热水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往下望,孩子们的生命真是完满,生机勃勃,不停地感叹和宣泄。我常常微笑,为琐碎浪漫的韩剧流眼泪,但是不常忧虑。是没有忧虑了,还是许多事情再不足以忧虑,我已经不太习惯细想。

朋友给我拍过一些照片,不过是迎合别人的设想摆各种姿势而已,我独独喜欢一张坐在地铁站台上的,脸色素净,在路上,没有家。

会有的,有一天会幸福的,我深深相信。

我始终不懂得如何转贴照片,也难得记起自己msn地址,当作记录一下罢。http://spaces...om/letgonorah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20 00: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2051)
只是因为偶尔地跟一个朋友联系,他留了他的msn共享空间的网址给我,让我参观参观他新家的照片。

照片只有寥寥几张,其实跟阿伟也是多年没有联系,甚至当年作为同学的时候,也没有深交。是个笑容憨厚的单眼皮男生,神情稚气,永远长不大,家境富有,喜欢漂亮女孩子,喜欢设计。这种类型的男孩子与我之间永远有着隔膜,可以做朋友,却难以互相理解。比如说生活里那些看上去舒心而安逸的东西,他也许不理解我为什么放弃再寻找,我也不能够理解他为什么既不寻找又不放弃。

只是互相之间,依旧是友好的。大约因为我们曾坐在同一间有着明亮大玻璃窗的教室里朗朗地读过书,我们都记得那些淡黄色的整齐桌椅,所有桌面上重重叠叠的各色参考书,黑板上书写着大考的倒数时间,眼神懵懂的他和我,心里黯然各自怀想着的一个她或他。某些记忆是共同并且永久的。

唯一的收获,便是在他的msn日志链接列表上,发现了另一位多年没有联系的女同学的日志地址,于是点击,打开,在她的日志上,又发现她,又发现他,又发现下一个她,和他……

原来我离这些生活,已经这么远这么远了。

记忆中那个圆脸短发,说话粗声大气的她,现在留着直长发和娃娃刘海,瘦了许多,喜欢男士香水,在深圳租了一间小公寓,朝九晚五,衬衣套装,时有应酬。有一个相交四年的男朋友,互相开始觉得沉闷,可是还是爱着,工作紧张,常常在日志里给自己打着气,为第一套房第一辆车而努力,甚至抽烟,恍惚扫了一眼,记不住写的是什么牌子,YSL可是?有这种香烟罢?唯一没变的是她的言语,尽管成熟了些,有时颓废有时振作,可是依然粗话连篇,看着文字的时候,仿佛能听见她爽朗干脆地说:“我靠!”依旧粗声大气,我不禁莞尔。

她链接中的另一个她,曾经与我同桌,脸颊清秀,眼神单纯,她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常常出神,往往发一会呆,把脑袋伏到我这边来,絮絮地开始悄悄埋怨那个男孩子不够温柔体贴,也常常叹息,可是,她是那样爱他,说起他来口气都是幸福的。那个男孩子已经是很远的回忆了。她从服装设计系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似乎开始自己做设计方面的生意,跑到厦门,去与朋友合计生意上的事,也感叹不容易。日志里提到妈妈生日,爷爷动手术,弟弟出远门……仍然是单纯的口气,不提爱情。照片栏里有一张女子的模糊侧面,大耳环,浓妆过的眼睛,一抹斜飞起来的眼影打在眼角,凄迷而美丽的,我认不出来是不是她。

另一个她曾经是我的挚友,知性而端庄的女孩,从第一个她的日志里知道她文学硕士即将毕业而要继续读博士,那确是一条适合她的道路。打开她的链接,却是空的,只有一篇题目《雨天——怅然若失》,没有文字,她的博客想必在别的地方,如我一样,也没有好好经营自己的msn空间,知道她好,便是欣慰了。

看完了后只是呆呆的,时间并没有饶恕或遗漏任何人,只是我将之忘在脑后,以为自抽屉底翻出来后,一切会依然如同原样。我不再不再是那个十五岁的女孩子,不再不再不再是了,我得一遍一遍好好提醒提醒自己。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19 23:5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993)
呵呵,连大画家石涛都这么说,平庸琐俗如我一小女子,有什么不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之处?笑。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18 11:1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2700)
分页: 107/107 第一页 上页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