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8/07 03:0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6) | 阅读(46790)
与友人聊天,我说,我很庆幸。在最重要的那一次选择里,我三个人都没选,我选了我自己。

一语既出,忽然心头豁然开朗。

缓缓对老友说:每个女孩子,心头都有一道坎。一旦她死了真正可以依靠谁的心,就很难像你预期想象的那样单纯、柔弱、死心塌地、全心依赖。

在那之前,和那之后。已经判若两人。一念之差,天时地利人和,再也回不去。

她已经扎下自己的根,除非你过去,她不会再回来了。即使你在心里依依不舍,苦苦等待,她已看不见,也已不在乎你是否还在等了。

你原谅她了么,还是还在恨她?

谢谢你啊,为长久以来的关怀。对不起啊,为不能回报同等的温存。不能说啊,只好在与另一个人的对话中提及,在深夜写下寥寥几行。

松手吧,放开吧,祝你幸福。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8/07 03:0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33562)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就不说话了,呵呵。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8/04 14:3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38802)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上一次见到红舟,是2008年她来北京培训。Paul人尚在非洲,还没有子芮。

转眼时光飞逝,再与红舟见面时,子芮已经快两岁半。

在酒店大堂里等待多时,大堂电梯开门,红舟急急出来便直奔我过来,多时未见,乍一照面不无惊艳,红舟一如记忆中的神采奕奕,身材修长,一双大眼睛里全是热情的喜悦。及见到子芮,喜欢得不得了,捧出一个大大的玩具,一径柔声哄着:叫干妈,叫干妈,呀,真漂亮真乖巧,太可爱了,像小公主一样……

饶是了解她的脾性,仍然忍不住感动。

同窗四年,与红舟一起出外打工,一起参加社团,促膝共读同床共眠,都不在话下。红舟一直保持着善良热忱的天性,至今未变。日日上课归来,其余女生打饭逛街自习谈恋爱,红舟匆匆回房换了衣服,还要下操场训练,逢有比赛,假期也全部搭进去,四年如此,视若平常,从未听她抱怨过。

然后毕业就业,结婚生子,红舟一直是个不惊不缓,明晰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的女孩子。说到现在自己在正职外创业的公司,红舟只是放下筷子,淡淡笑笑说,公婆一直希望我们再要一个孩子,我就想,再要一个孩子就不能在学校里工作了,总得有个办法养活自己和孩子。先生也对我说,可以不做了,就在家里也很好。可是我想,那不是我要的生活。我试试看吧,35岁前将公司稳定下来,成功了,我就再要一个孩子,不成功,那就不要了。

说的时候她也一直含着笑,气定神闲。因为忙碌,所以略见瘦削,看到子芮自己吃饭,又略有遗憾地说,我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好好自己照顾孩子……

世上是有这种女子的,生活与爱情的一分一毫,都付出十分的诚意与热忱,生机勃勃。至于能得到什么,收成如何,那是另外一件叫做缘分的事,不可强求。明白了这一分,方能有一份成熟的云淡风轻。

翻出大学时的合影仔细看看,不错,时光荏苒,笑起来眼神都多少有些复杂,眼角也有细微纹路了。可是那又如何呢?我们正是最好的年纪,有最好的力量和期望,从未比现在更美,并且要一直如此下去。

加油。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8/02 16:4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33596)
会常常如此想的人,大抵是不容易快乐的。

越到后来,越发觉生活并非一次一次单纯的以物易物。从交易的角度来说,你永远得不偿失,必输无疑。然则这样多的人儿依旧在前赴后继孜孜不倦地活着,你不得不思考在单纯的收获之外下面还蕴藏着些什么。

疲倦么?是的。要不要继续?要。

我尚未不智到埋怨无穷无尽的生活琐事和家庭孩童消磨了我的光阴与容貌——事实摆在面前,即使我单身到如今,我也不见得已经周游了世界,或者在某一方面造诣成名成家,或者身强力健能横渡雅鲁藏布,或者容貌倾城甚至入个娱乐圈什么的。唯一可肯定的是,会比如今更彷徨,更寂寞而空洞些罢了。

在一道接着一道的选择题前,你已经尽力勾选了你当时所能理解的最对的选项,然后虽不无忐忑却尚且踏实地交上了答卷——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呢。

如果只有我自己觉得疲倦不堪,我就反省自己;如果人人都如此疲倦不堪,我就怀疑世界——然则依旧要在这反省和怀疑中,尽力去做改善现状的行为。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操控的罢。

且发一下某天与老友聊天记录,纯属记事: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7/18 10:1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29486)
如窗内这静谧的时光般柔软,细腻,缠绵。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7/15 00:2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276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比起炒作看点的男女主角裸体,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欢爱时她的手指在枕边震颤,而他用手紧紧握住了她的。

也许是帕金森,也许是爱情,也许只是性。我们只看电影,我们不批判。

你可以选择忽视和漠视你的身体,也漠视与你以共同频率颤抖的另一具躯体。可是我们寄居其中,赖以生存。

再说就敏感词了。

敏感词敏感词,所以,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啊。

笑。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7/11 15:2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8509)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是开车回家的路上,SOGO门口路边一晃而过的广告牌:《七月与安生》话剧版,7月19-7月23日,保利剧院隆重推出。

我微微怔了一怔,飞快地轻轻踩了一脚刹车,一打方向盘,车子就转过弯去,广告牌飞快地抛在身后,看不见了。

七月与安生。仿佛是很久之前读过的故事了。阴郁平缓的安妮宝贝的文字,抒怀细腻到极致,起先着迷,渐渐失去兴趣。

起先有人对我说过,我便仿佛是那个永远不得安生的安生,桀骜,浪迹,寂寞又任性自我。后来又有人对我说过,你仿佛渐渐变成了七月,安宁平和,所有情绪变化都波澜不惊。

我只是笑。

其实那只是一本跟我漠不相关的书,我不是七月也不是安生,我们都只是我们自己而已。年少的时候容易入戏太深,年纪大了,也就慢慢清醒。

广告海报上是两张女孩的面容,皎洁美好,眉眼处处相似如两生花,然则一个恬淡平和,是七月。一个艳丽妖娆,是安生。

有时七月是安生的影子,有时安生是七月的影子。

路上常常能看见年纪相仿的女孩儿,两两拉着手亲昵地走过。一般的年纪与妆饰,乍眼分不出彼此。年少时你是否也有过这样如同胞姐妹的挚友,喜欢旁人说你们相似,喜欢佯称姊妹,喜欢一样的衣服和裙子,甚至一样的男孩。不知谁是谁的影子,谁是谁的真身。

如黛玉和晴雯,如宝钗与袭人,如许小寒与段绫卿,如邵子贵与贝秀月,如七月与安生。

一般的面容五官,不知为什么分出两样人来,分出妖娆与贤良,分出流离与安定,分出最终谬以千里的两个人生。

我不喜欢《七月与安生》的结局。所谓宿命,不应该是一个自始至终无法打破的绝望僵局,它应该是在回转中螺旋向上的,而最终寻求到命运的出口。我喜欢所有痛苦的各种人儿,最终殊途同归找到与自己的命和解的方式,然后平和地共坐一桌谈及当时,只说,啊,当时真好。

安妮宝贝后来定居在北京,有了一个女儿,她开始主编杂志,以及出版儿童文学绘本。

看,安生过得很安生。人如其名。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7/07 11:1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5371)
分页: 7/107 第一页 上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