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姓杨,一个姓陆。

从服装学院毕业,两个人想在一起做一点事。设计衣服分大小号,太麻烦,于是设计包包,于是又自己去找流水线生产,自己卖。做下来,大概还不错,两人都买了自己的车,店也装饰得颇有味道。

刚认识的时候,大家都不方便问年纪,于是特别直接地认为都是同龄人,让我叫陆姐杨姐,还有点觉得占了我便宜。

与杨姐面对面坐在水吧,一条一条聊合同的时候,才渐渐看清了对面这个女子,两边不对称的耳环,脸上一点化妆也没有,眼窝却随意地涂了卡其色的眼影,笑的时候,眼睛先笑,尔后笑意才懒洋洋地从嘴角荡漾到脸上去,一脸天真。于是才相信她是比我大几岁,三十岁以下的女孩子,脸上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只在乎分开来描得十全十美,少有这样模糊的风情。

都是糊涂的人,合同看了头疼,勉强读完,都没有什么意见,便笑着分头一张一张地签字。陆姐在外面排停车位排了半天,最后干脆我们收拾了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纸张,转到车上去聊。黑色小高尔夫,干净清爽的米色座椅套,陆姐穿着随便的牛仔裤T恤,车后座还挂了一套正装,大概随时备用,或者刚刚干洗完。三个人手忙脚乱地谈这个谈那个,数完钱,我把钱一股脑儿塞进手里拿的塑料文件夹里去,拍一拍,陆姐看着我微笑。

相比起来,陆姐是那种轮廓比较清晰的女性,我不是单指长相,我是指,杨姐的车后座,大概不会挂着这么一套正装,如果再八卦一点,陆姐大概有固定爱人,杨姐没有。说不上为什么得出这么一结论。这也是两个人一直是好朋友的缘故吧,陆姐是线条,杨姐是色块。少了一方,画面就丧失许多精彩。

签合同签到最后,忽然发觉我与杨姐的身份证号码相似,定睛一看,她是711101,我是811101,整整十年。说起来她稍稍有点感叹,我亦惭愧。

连日来见了许多人,与她们却是一拍即合,谈起来双方都愿意主动让步。这样的女子我还认识一个,叫于奉立,只见过一次,却相互喜欢,去网上搜她的油画,果然如想象一样幽幻绚烂。说不准为什么喜欢,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很微妙吧。

就是流水账,纪录一下新认识的两个女人,所以题目叫两个女人。
作者:norah | 时间:2007/08/29 14:0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2327)
才衬托现在的孤独。

妹妹的QQ签名如是说,觉得深有道理,于是取来。

每次上妹妹的空间,都觉得学到了东西。

渐渐明白自己的偏执,是因为觉得自己是“大人”所以自以为是了吧。懂不懂得爱,懂不懂得人生,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呢?反倒是年少的时候,不但懂得,也尚有勇气身体力行,尚有余地从头再来,我们想破头的犹豫,少年人不由分说做了再说,举重若轻,于是我们越发汗颜。

妹妹的相册里有一张图片,觉得很有意思,这个问题她不明白,我到现在也不明白,相比起来,我多出来的十二岁,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07/08/29 13:03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209)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