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前在哈尔滨,晚上去冰雪大世界的时候已近关门,领导们游览一圈兴尽而归,我留到最后,跑到游乐场办公室去办理手续,待到出得那排小矮房子,竟然已经关灯闭门。

黑黢黢的沉寂夜色里,辽阔的白皑皑雪原,与耸立的高大冰雪建筑,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里,我竟如同一步踏错进什么梦境里去。耳听得自己的呼吸声喘息在寂静里,迈步踩在雪地上的吱嘎作响,一切都美好玄妙至极。我竟有些微微发呆,也忘记了要找到出口,赶回酒店去。

总有些内心静默的刹那间,你仰起头去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所有酸涩的过往在心中迅速掠过,我不评断自己,但是不是因为寒冷,所以鼻子发酸。我不是凡人,我犯过错误,我狭隘自私,我目光短浅,我奢求欢乐逃避责任,我时而膨胀时而弱小。啊,可是我原谅我自己么?七十个七次?

我立在雪地里发怔了许久,才听得远处冰墙外有人在喊我:罗珞!你在里面吗?听得到我的声音吗?你顺着我声音找就是出口!……是对方公司的一位男生,因为担心我跑了回来找我。我才回过神来,在漆黑里沿着声音找去。

终于顺着通道找到出口,铁门上却已挂着一把大铁锁。我们在黑暗里试了试推门,最后无奈相视而笑。对方说,你等等我!我爬进来拉你!然后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爬上铁门,翻跳下来。

费尽力气,终于是爬了出来,回得车上,喝多了的领导们还打趣:你们干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我默默坐回自己位置上去转头看窗外,再不言语。

接下来的几天,沉寂下来,戴上婚戒,手机桌面改成Paul和子芮的照片。

那首歌唱:我已经变好了,也已经变老了。

大概就是如此吧。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18 10:4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188)

假如要你在一张纸上,把生活画成一个饼图。比如:工作占20%,家庭占30%,朋友、亲情、健康……各样不一而足,你会怎么画?而我,又在里面占了多大的面积?

……你知道,每张饼的面积都是有限的,一项内容的扩大必定吞噬另一项内容的领地,而你,你哪一块都不是。

那我是什么?

你是那张纸的颜色。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16 15:4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183)
与winny和阿朱期待三人的旗袍合影已经许久了,好容易春节抽出一天,阿朱却因为孩子耽搁在家,我也染上感冒情致恹恹。因此只是强打了精神,去丰渚园勉强留了几张,果不其然,回家便发烧倒下了,但总算略圆了一圆夙愿。

懒,如今才上片,也没如何修。待有精神时,待有精神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16 12:3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372)
一盆翠叶竹芋和一盆文竹,究竟还是枯黄萎死了。只有一小盆薄荷还在办公桌上生机勃勃地释放着清凉的香味。我记起时给它浇一点水,挪到窗台去晒晒太阳,但大多时候都忙碌混乱,亏得它顽强的小生命力支撑着活下去。

朋友的msn签名:谁不是每天死去一点点而继续努力活下去呢?

那就活吧,然而活着总要有活着的样子。所以我们还讲究衣服面料和食料新鲜,又每天搭配,多挽留一点新鲜感。即使怎样也挡不住生活逐渐枯萎的脚步。直面最终的结局后,一切都不过是漠然。

人问我:你到底是真傻,还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我没有回答是因为我想说,我怎么会知道答案。

微博上有一个问题:桑格格说:“1839年摄影诞生后,几乎所有物体都被拍摄过。”而现如今,我想几乎所有物体每天都在被拍摄。于是有一个疑问,哪个世界更接近现实?是带有个人情绪正在观看的世界,还是带有众人情绪由影像组成的世界?

你在槛内或是槛外?镜头内或者镜头外?而镜头外的那双眼睛,又在怎样冷眼打量和嘲讽我们?——只是不求甚解,温和而负隅顽抗地与这个不如人意的世界对峙着,能坚持多久就多久吧,实在坚持不了,我就撤——我只是那么一个平凡的小人物,我有懦弱的权利。

亲爱的朋友们,当我们路上逢见,就给我一个沉默的拥抱和弯曲的嘴角,彼此给予一些力气,然后各自沉闷地离去吧。生活不易么?可是也总有抑郁中的点点暗光,为这暗光,作一次短暂的萤火,反正就那么匆匆数年,撑完算数,你说呢?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11 11:1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159)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子芮,祝你生日快乐。

在这世上,唯有你一人,使我能满怀信心允诺一生温柔,一生宽容,一生守护,一生忍耐。子芮,感谢你来,感谢你使我坚硬又柔软,感谢你使我沧桑又完整,感谢你使我充满天真又倏忽成熟,感谢你如此美好,如此温暖,如此欣欣向荣。愿你健康,快乐,坚强,幸福。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09 21:2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291)
一开车就听王菲。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

爱是一件不可以约定的事情。

时远时近,若隐若现,有时它附身在这个人身上,有时又离魂而去。

只是无奈。

有人问我,发生过的事情,你真能若无其事?我哈哈笑着答:那是08年车祸后,上天赐我的异能和礼物。

我不相信这颗心已经荒芜,我也知道爱这样东西还在什么地方存在着。只是有时,只是有时,只是有时…………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2/23 17:2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307)
近期博客沉寂最长的一段时间。

不完全是因为微博。因为什么,我自己也有些不明白。

身边的一切,依旧混乱而有序,渐渐也已习惯了生活本来的面貌。

又时时有惊吓或惊喜,或遗憾或怅惘。都是好的。

有人说我话痨,也有人说,你为何这样沉默寡言。有人说我淡漠,也有人说浓烈。只是耸肩,一生若只一个模样,岂不无趣。

winny很快就要生日,在不无恐惧和惆怅的心境里遥遥拥抱她一下,亲爱的,你当庆幸和欣喜,女人最好的时光终于到来。衷心的,真的。教我用少一些斑点细纹的水嫩去换我流过泪咬过牙赚来的淡泊宁静,怎么能肯。

男女之事,问我,我也不甚明白,盖不曾在上面真的非常用心。但超乎这狭隘的两情相悦,世上林林总总事情,无非两件要素:自己与别人。自己是能够控制的,别人是能够理解的,所以无往不能。

终此一生,欢愉短暂,无暇悲伤。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2/21 12:0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876)
虹桥机场在放《changing partner》,好的老歌,透过大玻璃窗,我在上海冬天的阳光里晒成一颗暖洋洋的尘埃。

几天的奔波里,生物钟是彻底打乱了。是什么逼着我追逐着自己奔跑?在身体很疲倦很疲倦的时候,灵魂才懂得松弛的微笑。

海风、隧道、灯光,和心间耳边的好歌,和月光,一切美好的东西,永远来得猝不及防,随心随性,不能刻意安排,也不必回头去找。像一阵呼啸而来的浪潮像一阵疾风,它穿过你的时候引起的战栗和感动无法留下和固化,那就是它的美好之一。

再一次踩在旧日经年踩过的地方,对着空旷的夜空,若干年前我喃喃问过自己的问题,终于能回来微笑着回答自己:是的,我错了。我用的方式不对。我选择得过于冲动。我伤害过别人。我给自己造成了负累。我执着于某些点滴。我当时不够聪明和世故——可是,十次,一百次,一千次啊,不后悔,不后悔。

对一个人握着拳头说过,我错过的那些东西,我要自己把它一点一滴追赶回来。在以后的岁月中,我要活够本。我这么做了,同时,遇到了好的时光,好的月亮,好的世界,好的人。

谢谢每一天。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1/24 17:1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102)
分页: 10/115 第一页 上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