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凌的blog上看见这么一篇:

关于诺拉,关于北京……

2006-06-21 00:27:19


也许真的是巧合。

昨天贴完《怎么了……》之后,失散多年的诺拉老师就在我的博客上现身留言了。城市的变换忽然让我们的距离遥远了许多,也曾为她的消逝而担心,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一种兄弟般的感情,可她却是女的……

我曾经想过她就是我的音乐剧里的女主角,她的气质、她对生活片段的把握和演绎都会为Floyd's Wednesday添色不少,可惜在我结束潜伏期的时候,她却消逝得无影无踪……
那怕是在我到北京的时候,她也未曾露面……

就像我对北京的执着一样,她的执着更为立体化,只是我还是没有回到北京……
从五道口到豪运,从高地到蓝旗营,我依然在找寻着些什么,她或许也是floyd,她又在找寻些什么呢?


忽然想起了故去的许多片断: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1 11:09 | 分类:猪朋狗友 | 评论(6) | 阅读(3176)
在曾经得到过的欢娱面前,怎么能够恨得起一个人来。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0 21: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367)
家里重新整理过,今天接电话要记一个号码,随手翻出一本旧笔记本来,翻开,上面是我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的字迹:

时间太少
情人太多
让最爱的离开
真情有碍欢娱



一时愣了一愣,然后失笑。

是什么时候摘的呢?这么玩世不恭的话语?俺一向很低调的啊,呵呵呵呵……

又潦草地记了一段话:“电视上在放一台晚会,王杰出场,唱《一场游戏一场梦》,无缘无故地,唱着唱着突然痛哭起来,脸上涕泪交横,泣不成声。不忍心去揣测。”

然后是两句《一场游戏一场梦》的歌词:“说什么此情永不渝,说什么我爱你。”

有时候看自己的笔迹,就像看照片里的或者录像里的你,多少有点不真实的感觉,许多感想随着无数刹那飞快流走,你张开手看看手心,已经不是你想留住的那颗沙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0 21:23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120)
那是刘凌的一首歌。无意中搜到了他的blog,然后看见他写的那些歌,然后看见了这一首。

往事忽然纷纷涌上来,一如昨天,散落随风,不知何日重收。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0 15:1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957)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I see 'em bloom
for me and you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I see skies of blue
clouds of white
Bright blessed days
dark sacred nights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e colors of a rainbow
so pretty ..in the sky
Are also on the faces
of people going by
I see friends shaking hands
sayin' how do you do
They're really sayin' I love you.

I hear babies cry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much more
than I'll n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Yes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今天的韩国语:
만약 힘을 주어 누르지 않으면 아픔을 느낄 수 없을 것이다.
如果不要用力去按,不会感到疼痛。

아픔이 지나갔어도 슬픔과 굴욕은 여전히 지속되고 있었다.
疼痛过去,悲伤和屈辱仍在持续。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0 13:1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316)
昨天跟黑琵聊天的时候,谈起从前的同学现在怎么样了,我一无所知。

黑琵笑着说,你从来不与人主动联系,这点是挺讨厌的,哈哈。

真的。不是常有人说,读书期间最大的收获,是你会结识许多相伴一生的朋友吗?我却不然,我记忆中的高中和大学生活一片模糊,是我忘记得太快,还是我从来没有进入过,我不知道。性情冷淡,是许多人对我个性缺陷的评价。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0 10:0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3195)
今天穿的白T恤上有几行银色的英文字:

a selfish saucy girl is full of shine!

我自己倒没有留意过这几个字,但是学生指着问我:这是真的吗?

我这才低头看看,然后哈哈大笑,说,大概是真的吧。学生又问:为什么?

我想了想说:上帝爱恶人。

学生中好些是基督徒,尖叫道“不对不对,老师,上帝没有这么说过……”我吐吐舌头在他们的惊叫声中走开了。

真的,上帝爱恶人,亲爱的学生们,这是书里没有教你们的一个道理。

上帝教你们,如果别人打你的左脸,要把右脸伸过去给他打,因为他爱那个打人的恶人。

上帝教你们,应当免别人的罪,这样他才免你们的罪,因为他爱那个犯了原罪的恶人。

该隐杀了兄弟,上帝放逐他,却给他一个封印,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上帝可不是爱恶人?

呵呵,说归说,我们都爱恶人,不是吗?

你是比较在意那个总是默默等待你从无怨言的人,还是比较在意那个任性地伤你心的人?

你是更加心疼一直让你操心顽皮的儿女,还是更加心疼为你付出一生的父母?

你是更紧张那个总是对你咆哮的上司,还是更紧张那个遇事总是呵呵一笑从不批评的上司?

…………

恶人所以为恶,因为他们目中无人,只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和生活,他们不一定善良,可是往往主动,他们不一定随和,可是往往坦率直接,他们不一定善解人意,可是往往一矢中的。

呵呵,胡扯到这里,今天的韩国语是:
악당은 악당이 괴롭히고, 악당을 만나면 방법이 없다. : 서로 양보하지 않다. 높고 낮음의 구분이 없음을 비유한다.
恶人自有恶人磨,见了恶人没奈何。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16 13: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159)
我为了费亚曼达而不快乐,有时一个人买一个蓝气球,学她的样子,把气球放掉,看它往空中飞升上去,那一点蓝越来越小,渐渐终于不见了。
  我只知道,如果有人把爱奉献给我,我若不想接受,我就原璧奉还,碰都不碰一下,如果我接受的话,我就好好的回报,我只知道,爱情应该这样。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15 15:5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186)
分页: 111/115 第一页 上页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