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女青年归来,先传照片,再慢慢整理。

我与作家王晴: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要看明星们请点击全文阅读:
Tags: ,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22 01:3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862)
等等!你要上哪儿去?

哦,我要转型。

转型做什么?

转做文艺女中年…………grin

明天,闺蜜们有感兴趣的同去么?俺带上相机,碰见哪个明星就抓一张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20 12:0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527)
喜欢翡翠,研究爱好也已经好几年了。

这天一个翠友给我看一个新收的镯子:冰糯种的细腻白地上,阳绿的花飘得很是俏丽,我一面啧啧赞叹,一面取过来仔细鉴赏,一转过来,才看见另一边的桌面上,两道特别明显的印迹,不是纹路,而是后天激烈碰撞的伤害,像两道疤痕横在镯面上。

翠友笑笑说,不是这两道疤,这样的种水,说什么我也买不起。

我赞同之余,依然不无惋惜,于是天真地说:也许,养上一段时间,就会好呢?

她笑笑。

其实再明白不过,所谓养玉,也许能将原有的种养得更加柔润,原有的色根养得更匀称一些,但无论如何,一块翡翠不能超越它本身的种水,成为另一块。而这两道深深的疤痕,也将一直刻印在这个镯子上,一直存在下去。

不完美,不是么?可是你遇见的别的,都没有这样让你动心的美丽,也许别处有更完美更绚丽的呢,可是都没有教你遇上。

关于此事,早有说法,叫做:瑕不掩瑜。

对人,何尝不如此。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19 21:5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008)
与朋友打嘴战,我说,何必执着呢。他反问我,什么是执着?

我便开玩笑地对他说,执,就是拿。执着,就是拿着,一直拿着不肯放下来。

那什么是偏执呢?我又笑,说,不管属于不属于你的,不管能不能得到,偏要去拿,偏不肯放手,就是偏执吧。

他还问:你怎么知道什么是属于你的,什么不是?什么是能得到的,什么不是?

我又笑说:都不是,又都是吧。

又想起这么一段公案:

坦山和尚和一个年轻和尚走到一条河边,一阵大雨将桥冲毁了,只能涉水而过。

这时,一位很漂亮的女子正好走到河边,看着没有了桥的急流,过不了河,不知所措。

于是坦山和尚便对那女子说:“让我背你过河吧。”女子同意后,坦山和尚立刻背起她,涉水过河,把她安全送过河。

到对岸后,女子向坦山和尚鞠躬说:“师父,真的很感谢你,再见!”

女子告别后,坦山和尚和年轻和尚又继续赶路。

年轻和尚边走边不住在心里批评坦山和尚的行为,最后终于忍不住质问坦山和尚:“我们出家人不是应该不近女色吗?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坦山和尚淡淡地笑道:“哦,你是问刚才那个女人呀?我在好几里路之前就把她放下了,怎么你到现在还背着她不放吗?”


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偏执,也是一种执着吧。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12 13:1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908)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题外话)Paul不止一次地问过我:你哪来那么多那么旺盛的精力作妖啊?

我问:作妖是啥意思?他坏坏地笑:表扬你呢!你自己上网查去吧。

于是百度之,百度说,作妖的意思是精力旺盛能折腾,闹腾个没完,大概是贬义的。

还搜到一篇博文中关于作妖的说法:他说,作妖还是成精的好。作(zuo 一声),上海话,意指那些不肯安分守己,任性而天生热爱折腾的女子。本分的作妖,就是祸害;颓废的作妖,就是贪恋;敬业的作妖,自然是成精。那日看的是《太阳照常升起》,两个小时在笑声中很快度过,走出影院时,唯一记得的是最后升起的太阳,和疯妈嘴里喊着的,“阿辽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了,他一笑天就亮了。”

我说,哇,果然是夸我!(题外话结束,请点击查看全文)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12 11:2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5) | 阅读(1637)
只是忙。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08 09:3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790)
大雾。

清晨起来开车穿行在迷蒙的路上,心绪茫茫。梦里梦外,身是主是客?

忙碌,记记琐事。

上周末在Paul的强烈要求下去花卉市场,买了几盆盆栽,我素喜叶不喜花,尤不喜那样花团锦簇开得热闹非凡的,倒并非不好看,只是冷眼旁观,觉得那热闹于己并不相干。又本身害怕羁绊,多了一株生命要照顾,便多了一丝责任和负担。

只是独爱白色小花,多有清香。花若不香,岂不枉为了花。

还有雏菊,星星点点,生命顽强,自在地遍布路旁村野,也是好的。

在Paul的强烈要求下,买了一盆君子兰。即使口口声声说不买不买,进了绿意盎然的花棚,也还是欣喜。终于又买了一盆文竹,素喜它绒绒如羽翼又郁郁葱葱的清幽,又有翠叶竹芋,那叶子纹路翠绿得可爱,忍不住又买了一盆。小心翼翼在车尾箱放好,又回家一一摆上。第二日起得床来,看见上午的日光透过窗子,一室绚烂,又洒在翠叶上,生机勃勃,看得人心里愉悦。

与Paul说,它们真是好运气,难得今天阳光这么好。

一语既出便发觉自己荒谬。其实,日日阳光依旧,门窗也没有挪移。我所不知道的空空居室里,子芮的小木马和洋娃娃,都每日如此地自在享用过我没有看见的日光与清辉,暖意融融,也许也交头接耳些我永远不曾听说的话语。谁知道呢。如今又多了这几盆绿叶,它们亦有它们的好时光,为我所不知的。

记起多年前去买鱼,挑好一尾红的,一尾黑的,小屋里卖鱼的大爷仔细替我捞出来用塑料袋装好,打入氧气,切切地叮嘱我,如何喂养如何换水,最后说,要是养不好,就拿回来也行。他冲门口的桌子指指说,那尾小鱼,被大鱼咬成残疾了,客人拿回来说要扔,我便留下来自己养着了,到底也是一条命。

门口摆放的空荡玻璃水缸里,一尾瘦瘦小小的红鱼儿,失去了一边的鱼鳍,然而以一种奇异的安宁保持着平衡,独自在缸里游摇弋,看上去静谧而自由。

以悠游的态势生存,享受日光与水,难道不是此时此刻的事。莫非真得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等某日身无病痛没有琐事缠身,方能做到?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2/01 11:1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149)
晚上,手机响,一个几乎没有联系过的朋友。

说,没什么事。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说,那我说些什么呢?他说,你念书吧。

于是拿起手边的书,我开始念:万物皆由心起。你有你的天国,我也有我的天国;你有你的地狱,我也有我的地狱。或许你会在你的天国里看到我,我也可能会在我的天堂里见到你,但无论如何,你的天国和我的就是不一样。对其他事物来说也是如此。

只有当两个人的心是完全一样的,他们才有可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在禅修里,我们把这种状态叫做一心。如果一个人的心念散乱,就不可能体验到与其他人相同的世界……

我停了停,问,还要念么?他说,要啊。

我无奈,又继续:

苦由心起。根据佛教的说法,通常有三种情况的心会造成苦。第一,是无始以来的无明。西方宗教会谈到一个开端,而西方科学则用理论去探讨宇宙的开始,但佛陀说一切其实都没有开始。要寻找那个开始的源头,就像在一个圆周上找起点一样。你可以尽管去试,但依然无法找到起点,这就是无始。如果你问:那么苦是从何处来的?佛教徒会这样回答:苦没有源头。所以我们不能借由找到苦的源头来消除苦……

朋友突然打断,问:这是什么书?我回答:《禅门第一课》,圣严法师。他在那边点点头,然后说,与你聊天很愉快,再见!

于是挂断电话。后来在微博上看到他说,你的声音是治愈系的。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kk又在微博后回复说:我同意。

再没有听到过更让人欣慰的评语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5 10:5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258)
分页: 12/115 第一页 上页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