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箱里攒了好些篇写了一半,没写下去,或者觉得还没写完的博文,于是留下来,就没有发。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了——原来以为是坏习惯,多年之后翻起来未完的稿子,居然也趣味盎然,于是不给其定性,统称为习惯罢。

一篇关于宋徽宗赵佶以及瘦金体的,是某天练字突发奇想写了一段的。一篇关于梅艳芳和刘德华的,一是因为臆断猜测居多,二是因为图片太多太繁杂懒得整理。还有一篇关于徐静蕾的好像,也没写完,忘记了为什么。

粗看了一下自己的这些乱七八糟文字,其实中心思想都可归结于一个:如果他们是普通人,他们会怎么样?

学禅这么久,多多少少,能多了些平常心。在这个自我与欲望、标签与名片的价值被无限夸张的时代里,我也常常听见某些人,也许因为从副处级跳上了处级,也许因为年底奖金多发了几万块钱?也许因为找到的女朋友比大家想象中的要年轻漂亮,也许因为被叫某总某总的习惯,也许因为突然发现多年前的校花原来曾经暗恋过自己……原因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而言之,我看见他们往沙发里深沉地一坐,目光严肃地凝视着面前的烟灰缸,一字一句意味深长地说:……其实,我也想做一个普通人。或者: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因为年纪也渐大并且老成,不再喷水或者噗嗤一笑,并且很有些恶意的曲意奉承。往往表情一般严肃或者更甚,眼神空洞而眉毛微蹙,沉默而微微点头,以表达对一个高处不胜寒者的同情和仰慕。

亦舒曾经很尖酸地说:……我不明白他老婆为什么突然间就不理解他了,大概是上月多发了五百块钱吧。钱是会作怪的。

比起来,我何尝真正坦白过。从我欣喜地微笑着告诉当年的女上司她穿这件颜色恶心的艳紫色衬衫真好看的人生第一次虚伪以来。唉,统共不是好人,其实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哈哈。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3 14:4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129)
别  人 9:29:23
呵呵,看了一段时间禅宗方面的书,买了全套,上班下班的地铁上就掏出来看
Cindy Gong 9:30:09
厄。。。这么高深
  别  人 9:31:15
觉得挺好的,心里清静欢喜。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3 12:0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334)
忙中偷闲,去看折子戏姐姐的blog。

提到作为职业女性和母亲的艰辛,很是感喟。她说:我得承认,我不太适合结婚这种事(也许与人无关?)就像我不太适合菜场和厨房,以及商店。

想起与月月闲聊,我简单地说了说一日下来的繁琐工作和事务,月月惊叹,天啊,我听了你说的,忽然一点都不想结婚了。也有朋友,多日不见憔悴地挤出空来坐下谈话,谈及婚前婚后种种变化,婚前只需张口闭口嘴甜地叫叔叔好阿姨辛苦了我来帮您刷碗擦桌子吧,已经落得贤惠称号,而转眼举行完结婚典礼后,但凡先生有个感冒咳嗽或是家里家外蒙尘未打扫,未及发觉,已有冷脸和微词下来。于是几番辗转,苦不堪言。

我笑笑对月月说,所以结婚需要有感情,那才有了辛劳的动力。当然,时日长久以后,待感情慢慢淡化而负累日益增加之后,便只余下无穷无尽的辛劳本身。大众总觉得中年女性的感慨最为琐碎可笑,却不知也是最沉重的。经营家务及亲戚关系,何尝不需要企业管理的天分。

待真的事事躬亲死而后已疲于奔命之后,又有别的话说了,比如日日沉迷家务不思进取,或是思想觉悟已被时代抛弃,再不然,顺应时光老去憔悴而不思挽救一张老脸,也是罪一宗。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2 17:5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794)
是的,俺又遁回了惠州几日,嘻嘻~~

有时候你以为他是个单纯的胖子,其实他曾经是帅哥,有时候你以为这是一群胖子,其实他们都曾经是帅哥……(啊,被听到了!不要打脸!%……¥#……)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LLNN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老友及部分家属合照,我的小学同桌站在洋家属边上表示很淡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终于等来了新郎新娘的合影档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祝雄爷与晓燕恩爱偕老,惠州移动蒸蒸日上。哦也,OVER!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1 01:1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270)
生疏了。手机拍一张,记下,勉励自己进步。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0 22:5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436)
老马费解地问我,before sunset实在看不出哪里好看来,闷死人了。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

我沉吟许久不知如何作答。后来想起一句,便打给他:

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

也就是自己记一下。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20 21:53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860)
又与伟斌聊天。伟斌说,兜兜转转,仿佛时空穿越般,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不比原来坏,也不比原来好。也就这样吧。

我问:那你呢?你自己本身呢?总会或多或少有些改变吧。

伟斌说:好像也没有,为什么呢。

我说,因为你执著。

伟斌问:这是好事或是坏事?我微笑着回他:只是事实而已。

再要多聊,工作纷迭而至,再上线时他的头像已灰。

我一直没有问过伟斌:值得吗?因为无需询问。一个人的天性始终住在心里,不肯妥协,需要顺应。那就是一种执著。

常常在想,一个人最坏的状况是什么呢?大约是双目所及之处,不见任何可悦目悦心之物,生无可恋,满目疮痍。看不见这天这云这海,也不觉时空之珍贵,心如死灰吧。

比这好一点的,应该是遇到了悦目悦心之人之物,于是飞蛾扑火。得到了便欢喜,得不到便痛苦,念念不忘,又常常痛哭,若有一丝希望,仍要百折不挠将之夺回。

再往后呢?开始懂得顺应自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然而心内依然是辛酸的,不甘的。只是闭目不看。

然后,有了第二口蛋糕的滋味,第二次吻一个人的唇,有了次爱,有了其余的悦目悦心。会比那一次更刻骨吗?别人在问,自己也问。看到曾有的美好折于他人手,你甘愿吗?酸涩吗?愿意祝福吗?——你只是沉默。

还有呢?当昔日的美好又一次摆在你的面前,当你曾经一生渴求之欢愉唾手可得,当你所求所想赫然在目——你只是微笑,然后默默退后一步,对他说:你好。让我为你唱一支华尔兹吧。然后,挥手再见。

伟斌听闻,当与许多人一般询问吧:然后呢?没有然后了吗?

有的,当然有。

最好最好的,当是你抬起双眼,目光所触及之处,都简单、明净而美好。一花一叶,一树一风,皆我所赏所爱,却不欲独占。那些年岁与创痛,美好记忆与憔悴纹路一般珍贵,林林总总,是缘是劫,一同汇作当下,曼妙欣喜。

我庆幸我有这些岁月,这些动荡的念想和欲望,我庆幸我错过了的种种与偶然拾得的种种,我爱那些在我身边的,与不在我身边的。于是整个世界和生命都因此囊括心中,充满欢喜,那是真正清净而宏大的欢喜。

我很幸福啊,真的。谢谢小鱼。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9 12:1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373)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并不是新片了。

下了A Waltz For A Night,反复地听。我能记起她对他唱起这支歌时,垂下眼睛弹吉他的样子:抑制、羞涩、尴尬又温柔。他支着额头微笑着听,眼睛湿润。他们之间隔着安全的距离。唱些什么呢?一个黄昏预支了一生最大的欢愉?唱他们各自成熟、老去的憔悴生活?还是唱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怎样地改变和抽离了他们的心。

可是她沉郁温柔地唱:我没有心酸,亲爱的。

转一篇影评,就不说什么了。噢我没有心酸,亲爱的,我没有。
Tags: ,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9 10:5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022)
分页: 13/115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