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当我说完一个笑话以后我微笑地加一句说,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

大家闻言以为是另一个笑话,又爆发出一阵大笑。我也笑,然而还是笑着坚持加一句:真的,百分百内向啊,人格测试都说了呢。

大家鉴定道:这个人格测试太搞笑了。又是一阵大笑,笑完以后也就各自散了。

与CZ聊天,我又说了一遍,CZ也依然笑,末了她说:腼腆有些人是在心里,有些人是在脸上,你是前者,我是后者。

我就只好但笑不语,说,哇,为你这句话,我再来写篇博客。

我不怕在舞台上和人群里说话和歌唱,我肆无忌惮地摇着脚在公交车上哼曲子,我有时为一件事愤怒而面红耳赤地与人理论,我不惧怕与陌生人谈天说地,吃饭逛街,我拥抱伤感的朋友们,无论他是男生或是女生,我拍过桌子也挺身而出过,我唇干舌燥地给人出主意,如何博得对方的欢心,如何正确地告诉对方你爱她或他,我调侃小朋友们或者大朋友们,我在路上遇见帅哥,也会吹口哨。

只是当我爱一个人,我要如何对他说呢。我不能抬头看他的眼睛,也不能伸手去触碰他的手指,我提出的话题回味起来都带些笨拙,我开的玩笑也变得有些没轻没重。我的发型一定凌乱,衣着不够精致,而我想说,我想说的那些,一张口却全然不对。

原来无论生活的段位增加多少,工作上又是如何游刃有余,全部都于事无补。你若真爱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会说不出话来,甜言蜜语,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这话竟是真的。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8 16:3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325)
   是在飞机上看完的。这样毫不新鲜的题材,能拍摄得这样舒缓、平静、淡然又动人。我窝在幽暗的机舱里交叉着手指看它,眼睛一眨不眨,略有泪意,可是嘴角始终又含着会心的笑。

   让我赞叹的是那些旁白,那样简单、明了,坦率,真实又不做作地提问,又如此贴切心境。

 “对于那些弥足珍贵的清明时刻
 那些从静好的岁月中领悟到的生活点滴
 我会想拼命留住它们
 生活黑暗时 它们能带来光明希望
 而那些空无的大道理 看似深奥的生命真谛
 则是虚假惑人的
 最后 最本质的问题 始终应是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 一周 或一个月 你要做些什么
 让你继续生活的动力是什么
 还有何秘密要倾诉
 还想看哪个乐队的演出
 还要向谁表白爱意
 还想达成什么未了之愿
 还有哪家异国的咖啡店 值得你去尝一尝
 还想写本什么样的书?……”

   哪些是你真心想做的,而不是因为你必须去、别人希望你去、你应该去、或者大家都去而你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甚至你以为的深爱,何尝不是一种已被你接受的温柔桎梏。即使这桎梏是这样温柔,美丽,大方,善良。

   起先,谁都会是困惑过的吧。你记得那个人枕畔的呼吸,记得她睫毛的弧度和嘴角微笑的样子,你记得她头发上的光晕和说笑过的时光,你想要拥抱她,想要与她度过余生的大半个内心——那些真的是爱吗?还是出于惯性?

   当时间开始倒数,又真的可以不必理会繁杂琐事。你就不得不忍受与自己内心的对质。当做着的、爱着的一切都理所当然,Ben忽然觉得不可遏制地要追求真相。他一路向西骑行,去看河水掉头,看夕阳沉下,看孤寂天空下的巨大雕塑,在异乡的墙头他偶然不经心地问陌生人:你们相爱吗?你如何确定那就是爱呢?

   那个也曾罹患绝症的陌生人用缓慢而有深意的眼睛看看他,说,如果你需要问的话,那就不是了。你早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他怔住,眼中夹杂着豁然与酸楚。

   在生命行将走到尽头,而忽然希望做一个诚实的人,也是一件空前自私的事吧。

   因为这诚实付出的代价空前巨大。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和妥协,然而总有些时候,有些人凝视自己满满的抽屉,忽然走火入魔,情愿清空,也不承载不对的东西。

   总看见那样陈旧的桥段:世界毁灭,或是生命末日,他与她最终冲破心防,不再欺瞒自己的真心,不顾一切地朝对方狂奔而去。也被问起过,如果是你呢?在生命最后一刻,你走吗?

   你猜呢?我反问。

   我不走。不管旁人如何理解。

   如果我明天死了,我也就是这样寂静地死,作为Paul的妻子,子芮的母亲。一生沉默、温柔而慈爱。那就够了。

   年少时我们不明白,有许多时候,真、善与美,并不共存。

   而假如你情愿一直到死,都维持一个温柔的承诺,一直到死,都忠诚地履行职责,一直到死你都希望使对方幸福、快乐、舒缓疼痛——我只知道,那也是爱的一种。

   虚幻么?残缺么?不够童话么?可那已经是我尽了所有心力,能够以我唯一的方式,能给的全部。

   而最后的最后,当我与Ben一般倒在路边的草地上,当我倏忽安静下来,闪烁着睫毛又看见清澈的蓝天,我想我也会微笑的。这样就好。无论如何,生命真好。

   hi老天,我这样乖,是不是应该有奖励呢?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8 15:4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437)
因为朋友向我要微博地址,这才登录了一下。

看见一句话:时间败落,我对你的赤子之心永存。

心就倏地柔软了下来。

在时间之外,在空间之外,那个爱过你的我,依然那样温柔纯净地爱着你。永远永远。

因了这曾有过的,因了这永远的,我与你也就都超脱了,淡泊了,安宁了。此身短暂,此心欢喜。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8 13:3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759)
跟往事死磕,是一件费神的事。

有时会间歇性发作一种病症,如果取个名字,也许叫做“人前幽默感一触即发不可抑制症”。东扯西扯,预备好的话题和笑话一个不落,表述得也恰到好处地到位,时有哄堂大笑的效果。

直到某位仁兄直直地问我: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或者好好听我说话?

我就老实坐定,闷声大发财,并且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已经喝多了。

竟然要我做我自己,真是疯了。并且,我不说说笑笑,难道非要我哭么?姐我不再泪眼汪汪地扮琼瑶,也已经很多年了。

闺蜜们拉我去show bar,说是要找找新体验。甫一到门口便不想进去,推却不得,坐进去受了一晚震耳欲聋的轰炸,灯光明灭刺激,俊男美女无数。一瓶一瓶流水般的酒,浓郁的假睫毛和香水,暧昧的交头接耳,狂野的腰肢舞扭……我们一桌默默坐着,越发显得苍白。

日光之下,何尝有新事。哪有什么新体验呢?无论在哪个城市,这样游荡不归家的年轻的夜,有什么不一样。妆越化越浓,酒越喝越烈,心越夜越空。一代的青年人不再来了,又有新一代的同样惆怅和无处发泄的放肆欲望。旁桌有男生过来敬酒,闺蜜问我:认识么?我说,不认识,有什么关系呢。都是可怜的寂寞孩子。闺蜜笑倒,称我为最有母性情怀的夜店大姐。

其实我并没怎么喝酒。要借酒抒怀,要壮胆面对一个不敢面对的人,说平时不敢说的话,或者流平日不敢流的泪,那也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而现在,只是不面对,不说,也不流泪。就作罢了,多么简单。

不说,打死你我也不说。直到海枯石烂,直到月上窗台,直到白发耄耋,直到盖棺定论,要么是老得真想不起来了,要么是真淡得不值得铭记了,它就自己烂掉化掉,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不去动它,不去动它。乖。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18 12:0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1259)

(以下内容来自手机编辑)风中的2010秋天,蓝天的颜色澄净纯粹,大风追逐着金黄的叶子在脚边纷纷乱绕,想起一句再贴切不过的词:碧云天,黄叶地。

    人在秋来的时候总有些沉默和疲倦。热闹的喧哗过后,呼啸而来的寂静冷清,还有在年少故乡里,不曾见过的萧瑟枯萎。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可是这表面浮华的好景过后,风中再不见当时的少年。一年一年,那萧瑟渐渐病入膏肓。

    不再等一个人一句话,于是落空的企望茫然了心头,在时空巨大的洪荒黑洞面前,一切遥远虚幻,而近处又是无穷纷扰和寂寞。这寂寞在深秋来时,最是赤裸裸。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07 12:4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160)
(以下内容来自手机编辑)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枯萎。如果一个人说他永远爱你,这“永远”也不过是他的短短一生。

值得吗?值得的。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06 17:3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831)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再不道歉,当年的被迫害者与做恶者就都要太老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05 13:5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373)
损友太多,无益欢乐。

是损友才会倚着熟悉,漫无目的地这儿摸摸那儿看看,揭揭疮疤,刨根问底。

不过,常常重新记起自己还有值得泪湿眼眶的事情。也是幸福的一种。

听刘东虹絮絮叨叨,他说:“爱情绝不是一个瞬间里,美妙而短暂的感觉,如果它存在,它就会永远存在下去,所有那些可能妥协的感情,都不是爱情。”这荒谬的教义叫这个男人低沉创痛的嗓子反复念叨,念得人有点眩晕,几乎相信。

它们有自己的价值 甚至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这一切都很重要;但它们像树叶一样,而不是根。它们随着季节到来, 随着另一个季节的到来而离开。

我从来也没有相信过爱情能够在我们的现实中存活,但在我终于接触到你的时候, 这巨大的奢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我们彼此的思念和关怀如此强烈,而争执和伤害也接踵而来。焦虑、嫉妒、绝望,和疯了一样的快乐,在我体内平衡着,把我全部的生活简化成一个唯一的愿望。


焦虑、嫉妒、绝望,和疯了一样的快乐。你有过么?然后你就知道自己爱没爱过。

啊对,那一切都是叶子。但你怎么能忍心扒光一棵树的所有,然后赤裸裸地追问她的根。
作者:norah | 时间:2010/11/05 11:4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067)
分页: 14/115 第一页 上页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