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三个女人,其实去哪里都区别不大。

我说想出去走走,winny说好啊,你定地方吧。于是各自定机票,我从北京,她们从深圳,就各自飞过来了。

基本维持每年一次的聚会,无甚目的,无甚计划,也无甚效率。

偏生我找的几处都是穷乡僻壤,飞机转大巴,大巴转三轮车,再拎着行李上下多次,有时柳暗花明,有时下车看见一片破旧泥泞。倒都无怨言,说说笑笑就合力把行李扛过去了。

十几摄氏度的天气下着不小的雨,还偏要各各穿着漂亮长裙子骑上摩托车在不知名也不知方向的乡道上疾驰二十公里,从未骑过车的winny屡次出险,还差半个轮子就直冲进洱海里去,拍拍胸脯惊魂甫定之余,继续上路。也只有我们做得出来。

说好的洱海上的日出,一次也没有看成过。她俩循例大睡懒觉,我起来洗漱打扮冲好咖啡,便立在阳台发呆,然后生拉硬拽阿朱起床陪我去吃早餐,winny继续抱头大睡。穿拖鞋下到楼下与老板娘熟稔地打声招呼,睡眼朦胧地走到屋外榕树下吃白族阿妈的过桥米线,吃完穿着拖鞋继续回屋,winny起身洗澡,三人在屋里不同角落大声对话聊天,小半个上午便过去了。下午穿行熙熙攘攘的集市逛路边小店,照例忍不住买一大堆换一身怪异的乡土打扮,骑着骑着摩托,一人大叫:看那边!便三人齐齐停下来拍照。

旅行没有意义,对话没有深度,游历得亦没有主要内容与中心思想。然而多年以后记得的,恰恰是这些不经意没计划过的小片段。我们已经活过一段不算太短的时间,因此不是不懂得其中的深意,偶尔遇见的便是最好的,遇不着的,便当它不存在,这是保持快乐的小小良方。

晚上打扮整齐了去沿海边的酒吧街,一间太明亮,一间太嘈杂,一间在放最炫民族风,齐齐笑弯了腰。又经过一间,听见里面男声在缓缓地唱: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于是看看彼此,就进去了。

果然便是我们逢见的最好的歌,与最好的歌手。

2、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拥有的梦,如今要向谁诉说。

旧的梦与新的梦,都不易再有。能诉说与不能诉说的人,再难逢见。于是默默开了一瓶红酒,三个人静静坐着听歌。一晚上隔桌有几个男生过来搭讪敬酒,也默默笑笑,喝一口致意作罢。

夜深的时候那个穿蓝色小格子的吉他手说:这是今夜的最后一首歌,送给你们,这首歌很老了,大家也许都听过,希望你们喜欢。

几声寂寥的琴弦拨动,他开口用清泉般纯净丝绒般温柔的声音唱:

晚霞中的红蜻蜓
请你告诉我
童年时代遇到你
那是哪一天

提起小篮来到山上
来到桑田里
采到桑果放进小篮
难道是梦影

晚霞中的红蜻蜓呀
你在那里哟
停歇在那竹竿尖上
是那红蜻蜓


我定定看着吉他手鸭舌帽檐阴影下的眼睛,内心倏地柔软,又如雷殛的一个小小伤口渐渐崩溃成一道裂缝。然而面容依然平静,那是年纪的功力。

3、我们原本身份证上的地址,都在同一个小城的同一条小路上。

早上上学的时候,我先步行到winny家去找她,站在楼下对着二楼阳台大声叫她的名字,然后我们一起去阿朱家,她睡眼惺忪地刚爬起来,我们于是坐着喝阿朱妈妈倒的果汁,那边厢阿朱坐在妈妈身前,妈妈给她仔细地梳头发,扎好马尾辫,再一同背起书包出发。

一起偷偷地去买大人一样的内衣,一起偷偷喝啤酒,一起放学淋着大雨跑进面包店里买新出炉的蛋挞吃,一起编借口逃课,去录像店租林志颖的电影看,三个人哭得死去活来。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回忆,也不知道那是我们人生中的黄金岁月。那时我们年少,健康,被父母爱,也没有出现使我们欣喜又伤我们心的那个以及后来那些男孩。也没想象过多年以后如现在这样,带着伤痕与疲倦,依旧神采奕奕,却又不无憔悴地默默在一起各自听一首童谣。

晚霞中的红蜻蜓 /请你告诉我 /童年时代遇到你 /那是哪一天 /提起小篮来到山上 /来到桑田里 /采到桑果放进小篮 /难道是梦影 ?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像我一样静悄悄红了眼睛。

4、第二晚冒雨再去那间酒吧,还是那两个歌手,然而前一晚的主唱只唱了几首便换了下来,坐在我们身旁的桌前。他的椅子与我的椅子之间隔着过道。

我们坐到夜深,该走了。winny折回去问歌手我们回客栈的路,他抬起头答话。我立在一段距离外,与看不清的他鸭舌帽檐阴影里的眼睛默默对视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开。

回客栈的路上winny说,那个歌手有一张好干净的脸庞。

第三晚再去,酒吧已经没有空位。

那个歌手后来回复我发的微博说:为什么不留下来,这样我们可以好好认识一下。

于是删掉了他。

我并不是生涩少女,也还不是自作多情的中年寂寞妇人。一件事情的发生需要那样多的因素,时间地点人物,灯光音乐酒精,一段艳遇或是一段爱情,所有的齿轮都一一咬合之际,电光石火之间,故事开启。然则其中有一项不对,那就是不对。只得转身离开,留下那刚刚启开一道缝的门。

如果我年轻又自由。倒退五年,我会多留几个晚上听他的歌。倒退十年,一段炙热的目光就能叫我飞蛾扑火。

而如今我只是记住了一个歌手温润如在耳边低喃的声音和一支歌。这是年纪的功力。

5、小时候学象棋,父亲总是说,你走一步之前,得想清楚。

说归说,而我压根不知道怎样叫做“想清楚”,信手一步,便丢了马,又接二连三被吃了车,折了炮,损兵折将。

父亲也并非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屡屡斥责我“你根本没有想清楚!胡下!”

当时只以为是自己笨,很久以后才知道父亲强人所难。我年纪尚幼,并无看过任何一本棋谱,我不知道这一步接下来对方会如何,也不清楚接二连三的后果。我们年少时的目光并未见过丢盔弃甲的败仗与狡诈阴险的敌人,不懂揣测别人心意,也并未吃过轻率的苦头。哪里懂得“想清楚”是一个多么严重的词,那意味着接下来的所有后果你自行承担,不得抱怨。

成年以后的世界复杂得多,然而看多了,也大致摸得清接下来的两步三步,成竹在胸。权与利交织错杂,迷恋掩饰着占有,利用非说成真情,陷阱有时又披着机遇的伪装,有所欲便有弱点,有弱点便有诱惑。用你所有,换你没有。拼将一生休,与君今日欢。换不换?“你自己想清楚”。

有一首歌叫做《痒》,那旖旎的女声放肆地唱:
来啊 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 爱情啊
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 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 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大大方方 爱上爱的表象
迂迂回回 迷上梦的孟浪
越慌越想越慌
越痒越搔越痒
……

写这歌的人,其实是一个清醒得多么可怕的人。

就像你醉眼迷离地看过去,一个女人回你意味深长的暧昧一瞥,但她早已想清楚。

6、带小兰逛后海,酒吧街上熙熙攘攘拉客人进去坐不收最低消费空调开放的热情小帅哥们让她们骇笑不已,问我:你有没有相熟的酒吧?我摇头答无。她一脸不置信地说,什么?你不是天天混这儿啊。

由于熟的原因,只狠狠白她一眼。

坐下后又捅捅我,喂,看看附近有没有帅哥。我笑着摆手求饶道:我老了,放过我吧。她仔细看看我说,你看上去也没超过二十五岁呀!我又失笑:谢谢谢谢,我巴不得我已经四十五了。

过后我在群里对朋友说,不知什么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到后来,纠葛了半生的老男人与老女人平心静气地在一起聊天。老女人说,现在这个年纪的人出去约会,都可以注册网站,网站帮你挑选,保证你一年有一定数量的约会。然后每次,你打扮得体地出去吃一顿饭,重复那些对白。一次又一次。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多少岁了,做什么职业,家里都有谁呢,你住哪个区,房子多少平方,开什么车,平常都有什么爱好。

实在是厌烦了啊。

如果有一个国度夏天很短,秋冬很长很寂寥,不需说话,真想去那儿住下。

我说完良久,朋友说,不如静静等天凉好个秋。

我说,嗯。

于是静静等天凉好个秋。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8/21 12:3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81834)
手机拍照,勿求画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8/20 15:3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79823)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电影《挽歌》。

Ben Kingsley 与 Penélope Cruz。光是这一对组合就值得再看一遍。

乍眼看去,仿佛是一个毫不新鲜的老牛吃嫩草的故事。然而当你洞悉了人生,洞悉了婚姻,洞悉了所有的美学、历史,洞悉了时光的自由与残酷,回过头来再逢见一次回光返照般的爱情,从你眼里看出去的每一分钟都是有限而弥足珍贵的,因而每一分钟都是哀伤。

Ben 把这沉默的哀伤演绎得压抑又鲜明,淋漓尽致。在宏大的宇宙和宿命面前我们无分男女老少,皆是张皇失措的孩子。

故事最后她说:“David,真可笑,我现在觉得我自己比你更老了……”她的残缺,竟然是为了圆满。

Ben 饰演的教授在一次书评采访的时候说:“……人们总有个美丽的误解,以为他们能够拥有名画。而事实上,是名画俘虏和拥有了他们而已。他们在短暂的时间占有它,拥有可以尽情欣赏它的自由。这就像从理论来说,你也可以买下埃及金字塔。但一千年以后,金字塔仍在,而我们却……”

那个年老的男人在话筒前低了低头。

2.世间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属于你的,包括你最爱的人,养大的孩子,包括你的财富,你的身体,最后也会回归尘土。世间的一切我们只有使用权而非永久拥有权。世间的一切,我们都不过是借用。

所以,凡事都有缘起缘灭,有始有终,强求不得。

3. 一次一个小女朋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给我打长途电话: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你教教我,教我怎么得到他的心,教我让他爱上我,我愿意付出所有代价来报复他。

我在电话这头长久地沉默下来。

原谅我不能教你,这世上谁不是个拙劣的只修了半堂课的学生呢。我知道它是如何开始的,却还学不会如何好好结束。就像教一个人学会引爆,却永远无法教会他不炸伤自己。

长大以后,你再不会羡慕玩世不恭者的潇洒,以及心静如水者的平淡。当一个人告诉你他已经洞悉世情,平和淡然,不再有特别的恐惧与伤害。你当拥抱他,当温柔怜悯地待他,因为那意思是,他放弃一切冒险,也不再有切实的快乐。

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即使壮士断腕,也一样会痛会失血过多而死。区别只是你对自己下不下得了手。

4.继PUA风潮刮起以后,网络上又一批婚恋教学、交友培训应运而生。

出于好奇,听后辈津津有味地聊起过这类课程。如何外形抢眼,如何发出好感信息,如何过滤可能对象,如何分析对方肢体语言,如何深入一步,如何TD。。。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有详尽教程,甚至ppt与实践课程,教人叹为观止。

所有的课程都很诚实,它们说包你找到女朋友,教你学会社交。没有一个课程敢说,包你遇见爱情。

在过来人眼里,大约是与我一样的失笑罢。大学引进一门基础社交课其实是应该的,再进一步,如何利用一切资源,挑起对方的荷尔蒙,产生征服欲、保护欲、占有欲、嫉妒……那都是有迹可循,更何况还有先进科学设备可以衡量的。然而,那跟爱情,真真是半毛钱关系没有,甚至背道而驰。在你第一次运用技巧获得对方的一个好感信息之前,你已经斩断了从这个人身上产生爱情的可能。

一切伟大的事情所以伟大,在于它不能被安排。古有灵符,有降头,有催眠,今有迷幻药,有心理学,有房车具备无不良嗜好的高富帅条件引诱,然而骗得了一时与对方,骗不了一世与自己。

所以才有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帕里斯,才有付出了整个江山的温莎,才有连命都送了的梁山伯与罗密欧。给他们一千个心理医生,抵不过那意中人出现的一个瞬间。

爱情这种倒霉彩蛋,有时候真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苦苦求着中它。

5.又一次出走,在大理洱海边住了四天。

每日清晨在鸟鸣中醒来,独自在天台对着洱海立一会儿。蓝得不似真的的蓝天白云下面,懒懒缓缓的白族人们与猫狗,记忆中几十年前才有的集市与镇子,熙熙攘攘的陌生口音的人群,以及天底下飘着的红尘里的炊烟。

水里泊了一条小船,船头蹲了一个包蓝头巾的人,在水里细细捞了什么上来,又低头摘了什么,又捞,又摘。也不像捞鱼,也不是捞水浮莲,不急不缓,一直就那么蹲着。身边的水面上一群白鹭飞过,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晨光升起来又斜过去,渐渐地一个上午便过去了。

我竟也就这样注视了他一个上午。

在高原上我的声音一直沙哑,真希望可以一直一直不必说话。

即使说,又能够说些什么,你要说给的那个人,他是否能够听见。

这是杨丽萍的故乡。忽然记起杨丽萍说,世上有的人是来赚钱的,有的是来传宗接代的,而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看这天空是如何蓝,水是怎么流,树木是怎样生长的。

我们就是来一边圆满着一边遗憾,一边记载着一边遗忘,一边注目着一边错身而过,一边沉默着一边发声的。

6.飞机降落在大理机场。我边拖着行李往外走,一边眯着眼适应这明媚灿烂的日光,打开手机,伊迪发过来一张粉扑扑的婴儿的脸:是个男孩,六斤三两。

啊,他终于做爸爸了。我仰起头对自己微笑,机场大玻璃窗外的日光那样刺眼,又快乐得忍不住落下泪来。

终于长大,变强,终于可以用全心和一生,去爱一个新的,鲜活的,完整的,永不背叛离弃的一个人。真好。这命运对我们还是好的。

伊迪问:叫什么名字好呢?

如果可以,愿这孩子如我现在眼前的日光与苍山洱海一般,简单,温润,明媚,安宁。

欢迎你来这世界啊,它那样精彩美好,值得好好走一遭。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8/08 14:0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7754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从楷书转行书,又自己临隶书,总是不得其法。趁子芮到惠州度暑假,便找老师指点一二。

老师一望是个深爱书法又认真的人,起先从书法史讲到大家,又讲到十大行书杰作。一下笔,我便知我错了。

我哪里是在写书法呢,不过是在写字而已。

罢罢罢,再临两年帖方有脸说略有基础了!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7/24 11:3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56945)

不指定

他们都说,时间是以加速度过去的。会越过越快,越过越快。

这是真的。

闲暇的时候抄几篇书,抬起头天就黑了。与从前埋头做完几套题而下课铃还迟迟不响的少年时期比起来,仿佛是两个不同的次元空间。有时候等人,两周前约好时间地点,提前洗完澡喝杯咖啡不慌不忙地出门,到了发短信告诉对方不用着急——渐渐都忘了,两天两小时甚至两分钟见不到一个人便觉煎熬是在什么年纪。我常常怀疑,并不是我们在长大、成熟、世故又麻木,一切只是时间的加速度在捣乱,它偷偷拨错时间篡改事实,瞒过了我们。

你是那个我一想起“time”这个词,便会想起的人。

那天读一首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走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做一件衣服,要用一年种成棉,三月纺成线,一月织成布,再熬十个晚上,临行一针针密密地缝上。从前一个人远行,去三年,归三年,音书杳然于路上,但凭一句约定,说好了就不忘。

若都还是从前,那多好。低头做几件衣服,看几回秋雁,一生倏忽就过去了。你我白鬓斑斑,正好携手,到公园里看夕阳西下与江水东流。不似如今,走过了十倍的路,枉爱了那许多人,时时觉得已经苍老,而日子却还没过完一半,不知何日是归程。

想想又觉得岁月实在慢,而这生涯时而苦短,时而又苦又长。

我活得很忙,扎进喜爱的东西去就不知深夜,不爱逛街,也从不去美容院。她们总吓唬我说:你这样很快就老的!我说,老得快一点才好呢。

她们总是以为我在开玩笑。你知道我是说真的。苍老,就是指六十岁吧?我们见几次面,道几声保重也就到了。

岁月无声又温柔,上一回给你写的信,字迹已模糊了吧?只有那少年时的余晖,那几分暖意,不知能照耀到什么时候。直到爱过与否成为一桩悬案,直到彼此微笑注目胜于牵手,看那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孩子们的青春还是美丽又哀愁。你再看见我,会不会像他们一样,说是扑朔又复杂,还是依然知道我是那个孩子,在中山纪念堂,在西湖边上,在你前排的浅黄色桌椅上,与当时一模一样?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离上一封信已经十年,我们再等等、再等等,等该做的做完,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7/23 14:1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63040)
1、连续高强度工作两个月,然后病了。算作对自己久未写片言只语的交代。

虎子与我聊天,提到对婚姻的困惑。我问:你觉得婚姻里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虎子说:信任?扶持?物质基础?精神交流?分担家务?你倒说说是什么?

我说,我觉得是——忌惮。

同乐何难,共苦何易。而最最考验人的,莫过于同苦而各有其乐,人间夫妻,几对不得经受如此的考验和沟坎。最最重要的是,在自乐的时候,还能有所忌惮。“怕你不高兴”,已经算作爱了。

也不止夫妻吧,但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失了忌惮,“你不高兴又能把我怎么样”,那就已经玩完了,无论是否举行了仪式分割了财产发下了永世不见的毒誓,从失掉了忌惮的一刻起,就已经玩完了。

所以老人常说:肯骗你,已经是把你放在心上了。原来竟有这样深的智慧。

2、在婚姻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它只是个party。服装要华丽,发型妆容要完美,亲友要团圆,酒要喝尽兴,照片要照得好看,视频要剪切漂亮。一切工夫做足等待这一天,仿佛就此幸福永驻。

谁都没料到的是party散场后那不无乏味而漫长的收拾局面才是誓言的真谛。

与Paul自然也有龃龉的时候,我们常常待子芮睡后对坐着喝点酒,漫无边际地聊天或者说笑一会,或是分别发泄一下最近的负面情绪。喝多了什么都说,包括暧昧对象,或者有过的动心,或者面临的诱惑。互相捶一拳,继而哈哈大笑。

在家人面前,不惧做一个混蛋。关键是,在世界上所有的混蛋中,我最喜欢你。

也谈及以后的漫漫人生。我说,哪怕遇见再大的诱惑,我想我还是会坚持初衷的吧。一半为你,因为爱你。一半为我自己,因为我要做一个守信的人。

一点也不浪漫,不过说到做到而已。哪怕当时并不知道这誓言的沉重,一言既出,落子不悔。

3、“守信”二字,越来越落人笑柄了。比如那抱着柱子不肯放手的尾生,多少培训ppt里各色讲堂里将之作为不懂灵活变通只知傻傻遵守的反面案例。

我不担心这世界,这世界因为有了这许多懂得变通权衡利益的聪明人才得以进步进化。可我只爱做傻子。

又看《一代宗师》,教人扼腕的总是世情的偏差一步。差一点他就去了东北;差一点她就诉说真情;比武的刹那鼻息相通,差一点就按捺不住心动;他们多年后一起在戏堂子里听戏,人群里距离不过一寸,身躯差一点就靠在了一起。

多年后流落香港重逢,两人皆孤苦寂寞,情投意合,郎心有你,你也痴恋着他。为何两个肠断人在多年之后偏偏守之以礼。

她入了道,退了婚,发誓不留后,不传艺,不婚嫁。年轻时的意气不得不用余生的憔悴寂寞一一偿还。而他的发妻子女尚在远远守着一句承诺: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无悔么?“人生要真是无悔的,那该多无趣啊。”就算推翻了誓言,放任了情欲,又有谁会知道,谁会谴责呢?——用一句老的江湖话罢: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于是皆各自远远苦守着自己的信。我心里是有你的,你知道便罢了。守得一世无望也不知有否来生,守得红颜凋零,守得一缕青丝成灰多年后方交到他手上,守得鸡皮鹤发独影孑然。

采访章子怡说,得知宫老爷子去世,宫二是有一场痛哭的戏的,哭得肝肠寸断,旁人闻之皆大恸。然而在成片里,删得一干二净。叶问在宫二死后方知宫二的信义,观众也以为他会有一次压抑不住的情感爆发罢,然则他在门口默默立了一刻,回首望望这个他思恋了半生的女人的名字,便提腿走远了。

王家卫是必然要删的,筹拍八年,他要的不能是一时的情感高潮,历史的真实也并非只是刹那淋漓和快意。余音袅袅,余温尚存,余哀不已,余下的怅惘被岁月一再拉长却不能消逝,有的人快意一瞬便决然去了,谁知那留下来守灯点灯的人,一生的孤寂与哀愁。

所以叶问在接过丁连山那枝烟之前,从不抽烟。但结尾他凝视着一个又一个徒弟一招又一招、一日又一日地操练,一根接一根地抽着剩下的漫漫郁结生涯。

纵情的是人,守信的是侠。许多人的期许失落,大约以为一代宗师便应如一场比武的擂主般意气风发,而哪里是是这万具枯骨中存活下来,忍着辱,点着灯,熬着老汤一般浓稠的寂寞的一个瘦小老人。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悔则悔矣,不能改初衷。

4、微博上有个可爱的女孩子说:我很想知道有多少人和现任一起去看《致青春》,但是整场电影中满脑子都在怀念和自己一起度过狗血青春大学时光的ex或eex们,所以带现任去看《致青春》的你到底有好好考虑过吗!!

我回了一句:难道说,带前任一起去看就显得更道德些么。。。啊哈哈哈。

于是为了以示尊重,必须自己一个人去看。

一个未谋面的朋友一次说,喜马拉雅山脉的春夏短暂急促,那里的花开得猛烈,直接,不犹豫,不计算分寸,开得疯狂,败得利落。人生有一段时间就该像这花朵,错过什么都别错过时节,荣枯早有定数,别错过那痛快。

一字未改地,就做了《致青春》的影评。

后来再生了多少事,那都是对既往的怀念与不甘而已。

独自夜晚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电脑里一遍一遍在放秘密后院的《晨钟》,小匡苍凉的声音一板一眼地叹唱:半世情由不明,一生风波未定,一晌贪欢初醒,此身虽在堪惊……

听着听着就几乎潸然了起来。

谁能够不贪欢呢?那最好的时光最美的自己,最纯净的爱情,最痴恋的人。多情应笑罢,但谁能不企盼多留一阵、再来一次呢?

因了这,就原谅了《致青春》看似庸俗的结局:只不过是电影而已,放任一下,修改一下结尾,有什么不可以。

5、别担心,我依然是个倔强的守信的人。也放纵过吧,不过完毕之后,重头守信,并无什么不可。

我爱你,是认真的,说到做到。

我说再见,是认真的,说到做到。

这次没做到,下次就争取做到。一生尚早,为时不晚。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6/18 14:0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20901)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短暂的狂欢,以为一生绵延。

漫长的告别,是青春盛宴。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4/18 21:0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6489)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你说吧 要我等多久
把一生给你够不够
背离了冥冥中的所有
离乱中日月依旧

告诉我你要去多久
用一生等你够不够
驱散了征尘已是深秋
吹落山风 叹千秋梦

前世天注定悲与喜风雨里奔波着
如今已沧桑的你
那去了的断了的碎了的
何止是一段儿女情
所以生命的传说里 因为你已变得
如此的美丽
就让我知道他知道天知道地知道你的心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
落满山黄花朝露映彩衣
我再次看到你在爱的故事里
起阵阵烟波你往哪里去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4/16 17:3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74912)
分页: 2/115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