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妹妹问我,你看上去还不沧桑,身材也还可以穿连衣裙,还没有一脸的老气横秋和怨气氤氲,为什么还老是感叹年岁?你又没有因为年岁失去过什么。

句句在理,我竟答不上话来。

最近忙,没有时间看电视,偶尔跳着看了几集最新赏心悦目的俊男美女剧。那个曾经玩世不恭的男人对纠缠他不死心的女二号说:爱情我比你透彻,你对我只是执念。爱情很简单,对方说结束,那就结束了。非要让不愿意的人跟你一起相爱,那就是执念。

忍不住莞尔,这是真话。

故此对于身边的离合,越发沉静而不动声色。纠结痛苦,欲走还留,欲擒故纵,仿佛都是很年轻的时候,夹杂了很多不甘、愤怒、怀疑与自我怀疑时冲动的副产品。而到了这个年纪,时间越发宝贵,明知货不对板,何苦留下来讨价还价,抽身便走便是。

不是不疼,只是能忍。而因为越发珍惜自己的缘故,断不愿意将自己的感情错付。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4/09 17:4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75971)
1.子芮腿上割破了伤口。

到底是孩子,一沾水钻心地疼,于是坐地上哇哇大哭。怎么劝都无用,又不肯敷药,不肯让人碰伤口。

我要她从地上坐起来。我说,我知道很疼,你哭没关系,但是哭不能帮助你。妈妈可以帮你清理伤口,医生可以帮你敷药,爸爸可以讲笑话逗你开心,但你说,谁来把伤口长好呢?

她想想,含着泪说,我自己。

是的,你自己。因为这身体是你自己的,伤口是你自己的,妈妈爸爸和医生都已经帮了你,现在你也要帮助你自己,除了你自己,谁都不能把伤口长好。如果很疼,你可以哭一哭没关系,但哭太久的话,伤口会继续疼,还会发炎,你要继续坐着哭吗?

不。她说。

那就起来吧,帮助自己快一点把伤口长好。

好。她说。然后从地上爬起来了。

后来她的口头禅是: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我四岁了,我自己伤口我自己长好。

2.与Paul偶有小别扭的时候,妈妈比我还着急。

她给我打电话,给Paul打电话,劝告连带训斥,“不许这样啊”,或者“你们这不是气我吗?”

我笑着跟妈妈说,我们都超过三十岁了,有解决自己夫妻矛盾的能力。实在解决不了,离婚的时候,会通知您的。

妈妈立刻不悦:你这是什么话!

往后却再也不说什么了。

3.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则笑话。

一位客人看到丘吉尔在擦皮鞋,便问:“首相先生,你经常擦自己的皮鞋吗?”

丘吉尔回答,是啊,不然你经常擦谁的皮鞋呢?

单位一大姐说,你什么都自己来,补衣服熨衬衫带孩子讲故事做饭都会,真是要强。

哪里是要强呢。不过是自己的婚姻,自己的衣服,自己的饭菜,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就如自己的脸自己洗,自己的牙自己刷一般自然。哪里需要什么超能力。

年岁渐长,我想我也能像子芮那般慢慢强大起来,说,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我三十岁了,我自己的伤口我自己长好,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办好。正如她一般勇敢和底气十足。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4/02 15:4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73656)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十年之后再听张国荣。那个兀自半出着神永远有一双做梦般眼睛的男人,从前并不十分了解和钟爱,然而岁月过去,许多歌竟才听出况味来。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真真是极美极美的句子,又叹息着唱出来。

是有这样的宠儿,妩媚又敏感,万千宠爱又孤僻冷清。你还在沉醉于余音袅袅,他却如何宝荣一般用妖娆的弧线一个转头,瞬间就飞下了他想去的地方,任性地连道别一声也不曾讲。

还要如何呢。我已令你快乐,你也令我痴痴醉。

再强求些什么就俗了。

2、深夜长谈。朋友惋惜地说,没关系的,一切会慢慢地淡忘,放下。我还是希望你像原来一样,你从前那样单纯,天真,温柔又有些任性,我一直在想,是怎样一个幸运的男人,才可以终身照顾你。

我微微触动,转脸看他,却只是笑。初衷与愿望虽然美好,然而却免不了事与愿违。

我轻轻说,永远不了。

痛楚会过去,但伤痕永在。如同受过一次伤害的小野兽,永远心存戒备,不再踏入禁区。起初我也以为只是一次教训而已,但我再也没有在寻找终身倚赖的路上走下去,永不再托付全部,交身交心交灵魂。一次偶然的碰撞,就改变了原有的运行轨道,我们都始料未及,但毕竟都得接受现实。我不是一个十年后的长大版少女,我成为了本来也许不会成为的另一个人,更倔强,冷硬,理智,时刻紧绷。

我们都这样长大了。只有很少很少的夜里,很静很静的时候,有稀少的几样东西能够真正地松弛和温暖人心吧?酒,性,音乐,以及爱。

再短再短,即使刹那也好的爱。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4/01 19:3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69049)
1、与小女朋友聊天,她在苦恼一个月收到好几个红色请柬炸弹,我便安慰她道:没关系,这几年是这样的。等过几年到我这个阶段,该结的都结差不多了,就陆陆续续都开始离了。

小女朋友顿时噤声。

虽然日常总一块儿玩笑哄闹,总比她们大着几岁,于是倚老卖老越发心直口快,也不怕犯忌。事实如此,不说也一样存在。

身边的朋友以及听说的朋友的朋友,生活无非分为以下几类:婚姻和谐的,相互厌烦的,准备离婚的,以及离了再找的。

我就不告诉大家比例了,免得大家对生活失望。

岁月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它起先是一股脑儿地给好处,如信用卡宣传单般铺天盖地而来,又积分又打折又不用担心利息,比如年轻时又青春粉嫩又朝气蓬勃又人人让着你又异性缘超好又有胆识有资本乱活一气,叫你不由得不骄纵起来。然后再狡猾狡猾地一样一样连本带利收回,账单比想象中的数目巨大?不好意思,您没看清小字,这是利息和滞纳金。

早几年你做错过的事,这时候都一笔一笔地找你算起账来要求付清,于是拆东墙补西墙,团团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谁能怪谁越发小心翼翼逐字逐句推敲任何合同条约和承诺呢?都是吃过亏的人。

2、Vincent来京,对坐聊了整整一个晚上,从下班一直聊到午夜。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将多年来的事情细细碎碎地和盘托出,不时又插进一句:哎呀我想起来了,你记不记得你跟女朋友分手给我打电话的那年,那年我遇见…………“。他托着腮听,耐心沉稳的样子一如既往。我越说越多,有时拊掌大笑起来,也有时忍不住转看别处,泪凝于睫。

我停下来的间歇Vincent说,小猪,从前到现在,你一直给我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好像活在云上。我都不知道,这些年来你经过这么多事情。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内心比我想象的强大很多,我相信你会好,一切都会好的。

我用力点点头。台灯下我们忽然有一阵短暂的沉默,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静默地笑。

然后我说,这世界真精彩,值得来这么一趟。值得的。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3/25 19:5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3965)
1、车子驶上环市东路的时候我忽然对身边的朋友说,你知道吗?我是个视觉记忆者。

朋友被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糊涂了,问:哦?

嗯。比如说,一个名字可能听过就忘,但给我一张名单,看过后基本就能记下来,容易混淆的只是视觉相近者,比如说,姓汪与姓江者,姓余与姓佘者。又比如说一件衣服,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商场的大致装修,它挂在什么位置什么衣架上,都能记得,但价格却记不清楚了。

朋友又小心翼翼问,那代表什么呢?

我又没头没脑地沉默起来,只是看窗外的林荫道。

那代表许多事物场景,不看见,就以为忘记了。而多年重逢大吃一惊,原来这里每条街道每棵树,我都记得。

当然,还有树下一同走过的什么人,也都一并记起来了。

司机问:从哪个门进校园?

西门,当然是西门。

实惠多超市和沙县小吃依旧在呢,十年不改。我下车站了一会儿打量四周,触目微笑,又微微有些心酸。

在校道上缓缓踱步走着的时候,给大刘和黎光发短信:学校里的树都长高了。还有行政楼下一棵鸟儿爱开会的树,还是那么嘈杂着叽叽喳喳。

忽然就不太能理解,自己是如何在一个没有这样的树的城市里生活了如许岁月的。

2、在酒店大堂酒吧里见到了vincent,瘦,疲惫又精神奕奕。为了赶回来聚一聚,他一路从国外机场开会回来,起先很是不好意思,相视一笑,却又觉得不必客气。

vincent说,小猪你瘦了呢。

从前十几岁的时候,爱我的那个男孩叫我小猪,vincent因为友好的缘故,也跟着叫我小猪。后来跟那个男孩分了手,几乎不再联系,世上便只剩下他一个人这么叫我。饶是彼此都做了父母了,还是改不过口来。

有的人是在心里有VIP通道的,久别重逢,就如进家门一般自在,也不必脱外套换鞋,笑笑照面就进来了。

聊起来,我忽然说,你觉不觉得,以前小时候,看电影看电视,或是看小说,看到主角贸贸然地要踏入一个险境,或是起身去赴一个圈套,或是刚硬着要吃一个明亏,总是忍不住替他着急,几乎要叫起来:不要这么傻啊,不要走这条路啊。说个谎,绕个道,退一步,或者骗骗这个人,不就好了吗?皆大欢喜了吗?

vincent说,嗯。微笑地看着我,他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也微笑。说,再后来,以为这是命的缘故,因为他们身在其中,不如我们旁观,他们不知道前面的险境,也不知道剧情,他们别无选择。

再再后来,又知道得更深了一层:其实他们并非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也并非都不能预见自己的结局,但是,他们只能做当下自己认为的选择。你以为处处是路呢,却不明白其实他们并无选择。

不能做自己不认同的人,不能做自己不认同的事,那行不通。

所以,没有重头再来,没有假如多一次机会,没有要是那样多好。即使有后悔药,也是不一定比当下好尝的苦杯。

3、看西游,她临死前他说,我爱你,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以前总觉得这句台词烂俗,不足为信。而现在大约是对世上越来越多的事心存善意的缘故,我相信事实便是如此。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一眼,再也不能忘记那容颜。

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这不是常常发生的事。一棵树下一群少年少女热闹地说着笑着相遇,在人群里他瞥见了她,而她注视着另一个他,接下来的怯懦迷恋纠结一直延续到他们成年许久,影响他们几个至关重要的选择,因而多年后他去了那儿,她留在这儿,他又不知到了哪儿。那些疯了一般的想念,酒后嚎啕的疼痛,欲走还留的纠缠,并不像电视剧般播完还有。以为还会发生的激情,察觉时当年竟已一次用讫。

当时只道是寻常。远在经历之前,我们早已选择了它们。之后的所有时间只是一场送别而已。

4、回惠州。坐在夜色里的西湖水边喝茶,夜凉如水,听见水波轻轻拍打岸边,汩汩作响,一如多年以前。

我的茶技拙劣,高冲低斟,品不出太多清奇。只是一杯杯清澈的茶汤缓缓斟在杯中好玩。聊一会时事工作,又夹少许昔日风花,再添几件新奇八卦。间中彼此沉默。

子芮正是语言爆发期,总在话与话的间隙好奇地问我:妈妈,为什么大家忽然都不说话了?

是话说完了,也是话还没有说。

怎么与她说分明呢?这静坐一夜,所有该说的话都竟在寒暄之间的些微静默里?

不到年纪是不能清楚的。如同思念都在心头而不在字句,如同懊悔都在转身而不在对面,如同珍惜都在过后而不在当下,如同心心相印都在别后而不在怀中,如同一颗星芒在亿万年前发出的炽热,待你凝眸时那光源其实早已灰飞烟灭。

你我只有静默,静默久后竟有热泪在喉。

与君别离久,各自远扬,路茫茫。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1/30 09:4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6415)
跟一个业务毫不相关,年纪也比我小的男生,因为同路的缘故聊了几句。
聊得比较放松的原因吧,男生忽然说,其实你虽然比我大,但要是好好打扮起来,还真看不出是三十岁的人呢。唉,可惜你都结婚有孩子了。
因为是姐姐,并且也不是第一次听见这类言论,于是只是淡淡地笑。
大部分孩子都是有口无心的,并不意识到这是种侮辱,相反,他认为他在称赞你呢。尽管情况相反过来,我(除非我是形象顾问)绝不会指出对方的领带颜色不对,西装全不合身,发型不是我喜欢的style,并且年纪轻轻已经略显肚子,同时,他的职业、身份、思想也绝不是我欣赏的类型。
一部分是因为那样无礼,另一部分是因为——干我屁事。

但他是男人,也即社会较为公认的“甲方”,他认为社会默许给他特定的权利——即对另一方“卖方”货比三家,品头论足,挑三拣四,退换自如。即使你挂个“非卖品”或者“已售出”的牌子也无济于事,他们仍然有评论的特权:”啧啧,吊高了卖吧?真值这么多么?“或者”谁这么倒霉买了个性价比这么低的货色“,再抬举一点,他们会如上说”唉,可惜晚了一步,没买到。“,再肆意yy一番假如他买到占有了该如何如何威风惬意。

在我们生活着的这片神奇的土地,此类自认甲方的比比皆是。无论自身条件如何,周旋于异性之间视为天经地义,并且很有一点自视情种的飘飘然。但由于厚道的缘故,一直没有女生屏住笑上去问他:其实你一直都不是个情种,而是个笑料。这件事你真的不知道吗?

很可惜的是,有的小女生还真的被教化得很是符合市场规律。

百度说,买方市场的特征如下:
1.市场商品丰富,货源充沛,消费者能够任意挑选商品。
2.卖者之间在产品的花色、品种、服务、价格、促销等方面展开激烈竞争。
3.卖者积极开展促销活动。
4.消费者需求是企业生产与经营的轴心。
5.顾客能够获得满意的售前、售中、售后服务。
6.商品的市场价格呈下降趋势,卖者削价竞销。


另一个女人会不会伺机过来抢走这笔生意?我把眼睛画大一点嘴唇画厚一点是不是更能吸引男人?她虽然比我高,可是我腰比她细还会做饭呢!现在的男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你不会离开我吧?牵了我的手就是一辈子的事,不许放开,说好咯!他看上去比我还年轻,外面的年轻小女孩真是防不胜防啊……真真是典型的”卖方思维“。

以及层出不穷的买方”面试“言论:有稳定工作我就娶你;漂亮一点我就娶你;连家务都不会做,这种女人怎么嫁(卖)得出去?你看看你这个鬼样子,哪有男人愿意多看你一眼?……

我一直在问不同的小女生:那样的男人你嫁来作甚。是学雷锋?做好事?还是为了献爱心让世界变成美好的人间?问了多次,终是无解。

在这片土地上,做女人最难的并非事业蒸蒸日上,也不是相夫教子,也不是谈情说爱,也不是自己交房租水电。最难的是在做这些所有事情的同时维持一个淡定强大的内心,做非卖品。

做非卖品,无需搭售车房保证身体健康良好教养,无需承诺售后服务终身保修结婚包生仔,无需强买强卖合同一纸定终身货物售出概不退换,无需卖力包装踩低同类表演性感女人味,无需绞尽脑汁考虑老板需求以及近期心情靓不靓,无需焦虑年岁渐长卖相渐衰。婚姻与生活都是一次有诚意的合作,若无诚意,即无需放低自尊去维持。

与PZ聊天,说到,如果离婚的话,我打算去一个舒服一些的城市生活,带着子芮,努力工作,多培养兴趣和朋友圈子,拍拍散拖谈谈有质量的恋爱,才不要再结婚呢。PZ也说,嗯,在孩子小一点的时候,可以离父亲近一点,多些见面,培养健康心理,再等他大一点,就可以考虑移民。说着说着我忍俊不禁地弯下腰去笑道:现在男人的压力真是大呀,妻子都把离婚的退路打算好了,行李一拿,孩子一抱,转身就走,留下孤家寡人继续生活。

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是不爱丈夫。但终归一纸合约若有一拍两散之时,都还能强壮愉快地活下去,并且,只要活着,就得有活着的样子,对得起自己的岁月。缺不缺男人这回事,真真是丝毫未曾挂在心上,该来的自然会来,要去的何必留他。

知道的一个父辈长者,在年过半百之时觅到了”真爱“,抛妻弃子与年轻外遇重组家庭生下幼子。传统观念极强的阿姨一开始如遭雷殛,夜夜痛哭,自觉无面目见人,又时时感叹人心炎凉易变。然则半年过后,她一边参加各种老年社团,一边含饴弄孙,淡定地笑笑说,我已经接受了,现在过得很好。只是看他头发都斑白了还要憔悴吃力抚养孩子,到七十多岁送上大学才能喘息,真心祝他顺利幸福。

个中冷暖,如人饮水罢。

看王石离婚的闹剧。网上一色人等艳羡赞叹吃惊,又忙不迭以强势视角对看似”惨遭抛弃“的糟糠之妻表示同情、嘲讽、以及”社会就是这样啦男人都喜欢年轻貌美的“之类的开解,此类同情者也许自己还吃着方便泡面跑着招聘场所啃着老用父母的钱请小女朋友吃着成都小吃呢,却纷纷跑来同情”我还有整个世界,哦对,刚少了个男人“的一个女子,这甲方思维实在是太强大而幽默。

阿弥陀佛。只愿买卖和谐,甲方的美梦能做得长久,还有,没事勿登非卖品的场,无他,没空。
作者:norah | 时间:2012/11/16 16:4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7579)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关于一个不存在的故事。

我写道:她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住在一个不存在的城市,在一间不存在的公司工作,每天看一份不存在的报纸。她爱过一个不存在的男人,吻过一双不存在的眼睛,生过一个不存在的孩子,有着一个不存在的丈夫。她有时听一张不存在的唱片,想着不存在的故乡,在一些下着不存在的雨的夜里,落下过几行不存在的悲伤。

好友们被我晃得很晕。

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好梦一场。

愈发恍惚。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2/11/07 14:13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58951)
哪儿也没去,就是呆着。雨后逛逛久违的校园,嗯,这就是度假。

传照片若干。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2/10/20 16:07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0696)
分页: 3/115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