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说话的人,宛如爱不开花的植物,爱隐秘的热情,压抑的光亮,沉淀的惆怅,陈年的酒。生命有张力始能醇厚。

直觉叶是庄重的,开成花便浅薄了。是偏见,却改不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7/05 23:5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2336)
1、《饥饿游戏》。
居然过了广电的审,我开玩笑说:哎,又相信爱情了。

只有一点觉得遗憾,即无论获胜者是一个还是两个,我都一厢情愿地希望胜者选择自杀。如Peeta在游戏开始前对Katniss说:……“我还不知道…我没有想到什么途径,我想到那个场景下我也会杀人的,为了生存……”他皱起迷惘的眉头,“但总有什么办法,能够不一样,我不想如他们所愿,我不愿因为他们改变自己。”

那一刹那这个看似懦弱迟疑的少年的眸子透出他坚硬的内心来,使得他的眼睛瞬间明亮无畏。

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我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小时候跟着妈妈看的一部电视剧,名字早已忘记了,画面是茫茫的戈壁,女人极目天际,忍不住赞美天地间顽强生存着的一丛丛骆驼刺。她问:你不觉得很美么?它那么顽强地生活着,不畏干旱和风沙。

画面里的男人忽然却暴躁起来:你以为骆驼刺美么?不!恰恰相反,它活下来因为它懦弱,因为它屈服了。它因为畏惧干旱而将自己的身躯缩得如此矮小,改变了它本来的面貌。你看那边,那样大的一群白杨树,全都枯死了,因为它们不肯屈服!宁死也不肯屈服!

我压根早就忘记了这部电视剧的主要内容,这一幕戈壁里的话语却竟记到如今。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然则世上总有一群不那么聪明的人,在做着与自身生存利益相悖的事情,倔强刚烈而不顺从,不将南墙撞碎不回头。

你将我当棋子,我便玉石俱焚。你要攻城使我为奴,满城自尽,只得空城。你可以刺痛和毁灭我的肉体,但不能辱没和取笑我的尊严。

伊迪推荐一辑摄影作品,关于日渐式微的京剧,一个拒绝商业演出开出租维生的演员说:当英雄没有用武之地的时候,宁可选择毁灭。照片结尾处一名花旦穿着整齐的行头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行礼谢幕,架势尊严庄重,优雅依旧。

我爱这样愚蠢的人,一直爱。这爱使许多空茫乏味的事物具有意义。

2、群里常聊的一位朋友有天忿忿地对我说:我看出端倪来了。虽然你容易获得男性的倾心,可是在你骨子里,你是轻视男性的。

性别歧视这罪名非同小可,我连忙正襟危坐,仔细审慎地自我反省了一下。

从前轻视一个人,或许因为ta的性格,后来年龄增长渐渐容让,轻视一个人也许因为ta的品格。再无因天生性别而轻视一个人的道理。

我对女孩子、女性,不论年纪个性如何,的确诸多怜爱包容与尊重。盖因为自身受过其苦,或将要受其苦。我知道如今这娇嫩恣意的女孩子,总是要委屈、受挫、生育、劳作和枯竭的。物伤其类,难免纵容。男人固然有男人的苦,只是易地而处,未免隔靴搔痒,同感不那么直接。

将要解释,忽又觉不必解释。男女之间这笔糊涂账,多一句少一句又能如何。

于是只笑。

3、月月独自身处异国,某天忽然问我,师姐,你如何消解寂寞。

这问题太大难以回答。让人欣慰的是,她总算没有问:你现在如何还会寂寞。

放几十年前甚或十几年前,已婚妇人叹息寂寞,总会牵连到妇德作风问题上去的吧,嗳,社会是真的进步了。

一次参加一个婚礼,身边的女友忽然问我,嗳,你说新娘子知道不知道新郎那些不靠谱的轶事?还有那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风流情感债?

我答得实在又苍凉:准时下班,回家吃饭,上交收入,重视家庭就够了。妻子何必了解丈夫不作为丈夫的那一部分。未婚的女友闻言噤声,想必并不赞同我口中这种简单直接的婚姻关系。

又有个清新美好的天真小微博一直被转发:“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看你写过的所有状态,读完写的所有微博,看你从小到大的所有照片,甚至去别的地方寻找关于你的信息,试着听你听的歌,走你走过的地方,看你喜欢看的书,品尝你总是大呼好吃的东西……只是想弥补上,你的青春——他(她)迟到的时光。。。”

看见只是笑着摇头。如此投入,如何长久。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那么奇怪。敌进我退,你低我高。最最健康持久的一种状态,永远是来来回回地跳慢四,进二退二,找准节奏,方可保持平衡,一直跳下去。如若一步一步贴过去,直至墙角,灯光也不那么氤氲了音乐也不那么清晰了,方才显出对方脸上的浮粉痦子和睫毛膏印子来,大吃一惊,彼此原形毕露演不下去,只好罢休。

小时读《倾城之恋》,到后来“柳原现在从来不跟她闹着玩了,他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旁的女人听。那是值得庆幸的好现象,表示他完全把她当作自家人看待──名正言顺的妻”。怎么也不能理解白流苏的释然和怅惘,盖时候未到矣。

对于伴侣而言,渐渐需要的只是实用的那一部分。有时笑笑说,对对方而言,只活买菜做饭照顾孩子那一小半足矣。然则另外的一半灵魂,你热爱自己的那一部分,那些不能落实到日子点点滴滴里,不能转化为生产力,不能言说也不能释放的那一半灵魂,总要找到自己的支点。如同你会跳的其他华尔兹狐步与伦巴恰恰舞步,总得有个自己哼着歌起舞过过瘾的角落,又如范柳原不吐不快的俏皮话,总得找个人听听,蹙眉笑笑,娇嗔一声“你真坏~”,方才解痒。

自然也不能毫无交汇,身体灵魂共鸣的一刹那,“嗡~~~~”的一声余味悠悠,相视一笑,足够度日。天天撞钟鸣鼓找共鸣,真真是吵死个人去。

4、近日又钻进石头珠子里去,翡翠,琥珀,银,珊瑚,蜜蜡,绿檀,砭石,松石,菩提子,沉香……不一而足,给家里众人又穿了诸多佛珠,很是自得其乐,改日专题汇报。

5、画板买回来总共用了不到十回,该打!

附作业一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6/27 15:5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8002)
想起从前看过的两个故事:

1、一个富商,从年少时就开始反复做一个梦,开始是一年一次,后来是一个月一次,再后来,几乎每天都做。

每次梦里,他都梦见自己的前世,是近百年前北方村里的一个青年,被心爱的女人串通同伙谋财害命。梦里的创伤、血腥与痛苦,历历在目,压得他几近精神崩溃。醒来发誓要找到这几个人,报仇泄愤。

鬼使神差,几个同伙转世后都死在了他的手下,只有那个女人,又于今世转世成一个美貌的女子,又与他相识,堕入爱河。

一次酩酊大醉后他对知情人说:我知道她就是翠莲,但我对她没有杀心,我依旧爱她,我不报仇了。

翌日噩耗传来,两人同居的寓所出了凶杀案。死的不是她,是他。

这一世,又是她杀了他。

富商临终的表情,大惑不解,又是不服,又是不甘,又是痛苦。

女子对他淡然说,焉知在上上一世里,你对我做了什么,要我杀你两次才能还清。

他听之,释然合上双眼。

也不知还清了没有,但这一世就这样吧。

2、一对男女劫匪抢银行的时候被通风报信,男劫匪与一警察枪战后都死了,女的逃脱。

男劫匪的灵魂念念不忘,借了警察的身体还魂,去找他的妻子。

种种情节纠纷下来,在最后关头里才发现,当时通风报信的人就是妻子,她早已不爱他,为了独吞钱财摆脱他, 蓄意害死了他。

一切揭晓真相大白,他又一次死在了她的手下,死不瞑目。

是《X-file》里的一集,叫做“至死不渝”,真讽刺。

3、当我们深深的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的时候,总希望这爱是前世注定的,这恨是会有报应的。

其实,都是执念。不变的只有无常。

不如简单一些,不要轮回,不要报应,也不要缘定三生之类,下一世,一定要遇见不同的人,过不同的生活,做不同的事。才叫重生。

一世不变,已经够乏味了。这一生的破事和垃圾回忆,也已经够够的了。那些美好的,美好过也就算了,前头将有更好的。

为什么多年过后,单单对这两个故事记忆深刻,盖也是执念吧。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6/18 15:3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1934)
1、对大部分事物与人,还是不太较真的好。

如同时下消费,质地无法辨认的时候,穿穿款式色彩也好,超A也好,价廉物美。反正,谁也没有想过要一件衣服穿一世。

一认真就输?倒不是输赢问题,只是失去乐趣了。恋爱与爱情的区别,大约相当于魔术与魔法。明知是障眼法逗得开心一票一场,有乐趣便好,那人若演出特别卖力为博你一笑,便越发要使劲鼓掌感谢以资鼓励,最后圆满谢幕,彼此满意,欢迎光临下次再来,留个好评不伤和气,可以购买长期票哟亲,只要你百看不厌,对方又演不累的话。

至于魔法,那就是传说中的事了。半夜在自己床上披个床单骑个扫帚幻想自己就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要走火入魔。

有人问我:不觉得悲哀么?

去问散场后的魔术师。魔术玩得越好的魔术师,活得越绝望。常有入戏太深的魔术师,以为自己掌握了魔法,曲终人散之时,愈发寂寥难堪。

听周董拍拍手唱:听我说,拿出你的钞票,笑平常买不到。先生小姐们赶快来赶快来,再慢就看不到,座位没剩多少,还能跟乔克叔叔拍一张照。

听听音乐,碰碰酒杯。相互娱乐,适当入戏,适时抽身,且尽欢罢。谁不是寂寞的呢。

2、深夜从深圳机场开回惠州,错过了高速口,又错过了快速路。PAD和手机都电量不足无法导航,一路张望,不无惊惶。

仅有的电量打给不同的人,有的替我干着急,有的瞎拿主意,有的不停重复废话,还有的干脆打蛇随棍上说,别走了,今晚留在深圳吧,我请你吃夜宵唱k!我也渐渐脾气急躁,说三两句便索性挂掉。

又打给许久未联系的老友,连寒暄也无。老友问清位置,告知我前方约两公里处如何入高速口,然后说,现在说太多怕你记不得,到了那个高速口再给我打电话,再跟你说下一段怎么走。

挂了电话,误打误撞就找到了路,一路疾驶。良久,电量所剩无几的电话响,老友打来问:怎么还没到,是不是又走过了?听完我说即不悦:不是说了要给我打电话吗,怎么不打?

年少的时候便是这样,说他脾气耿直,太过认真,不会让着我,也不说悦耳的话语,开不得玩笑。被宠溺惯了的我于是赌气便走,他也不会哄。于是从未真正在一起过,渐渐就成了老友。

后来我长大,日益圆滑随和,本身对人际要求又极低,不轻易信人,有时也信口开河。有空一起吃饭啦你这件衣服真好看在哪里买的怎么那么久不联系我想死你了……之类,自己说十句,信三句,别人说十句,信一句,或者竟一句也不信。故此从未失望,倒也偶有惊喜。

十多年了。只有他还如故。当他说在忙不方便打电话,那他就会在做完事后立刻打电话来问什么事;当他说你先忙吧我等你,午夜十二点你过去,他还坐在那里;当他说我也不太清楚先问问别人,一天或几天后他会来电话说,上次的事我问清楚了,如此这般……

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年少时满眼繁华色彩光影,只懂讲究款式,如何懂得辨认那些珍贵朴实的天性与质地。然而人来人往的记忆中,只有这样一个质如磐石的人毫无流转地留在了生命里,沉甸甸的一如初见。那摩挲起来的拙朴与粗糙,沉实与无华的温暖触感,竟一再让阅尽光影的我泪湿眼眶。

三十好几了还说永远一词,仿佛童话一般。但我执着地孩子气地对他说了一遍又一遍:我永远信赖你,我知道你永远不会骗我。

3、对于给别人的忠告,总是越来越稳妥而家常。

关于恋爱,说来说去我的做法只有一个:让他过来。他若不过来,那就转身走开。

我知道临渊纵身,飞蛾扑火的那种冲动,我也知道有的人,天性吸引别人的目光和好奇,他屹立着或者坐在那里,人们就身不由己朝他走去,希求取悦他。我也知道在相当的程度上,人性本贱,伤痛成习惯,愈发无底线。

有的人在编织的过程中,已经由于碰撞和撕扯时有破漏,或是织得稀松垮塌。质地如此,无论裁成什么款式都不够保暖。而无论你多么喜欢这款色彩和花纹,说来说去,这件衣服,你是想穿一世的。

也有伟大的人,终身织补,后天奉献。而我只会摇摇头,一则时间宝贵,想用于其他有趣的事;二则织补完毕,不过是件失去原味的普通衣裳;三则,在光着身子缝补的漫长年岁里,我会怕冷。

故此敬而远之。那衣服色彩款式真美,不过质地不适合我。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6/07 15:3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642)
一时无话。先传几张图,偷懒,光影魔术手自动处理似乎色彩重了,再说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5/04 17:5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912)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1、从前很年轻的时候,一度以为,那些过了三十岁还说自己不老过得很好的女人,多半是强颜欢笑。年轻人真是一种奇怪而残酷的动物,不过不打紧的是,比他们老的人都不再介意这一点了。直到自己渐渐成熟,接近又过了这一坎,才发觉曲径通幽豁然开朗,别有天地。嗳,真好。

当然有人问我,好在哪里。

答:大约是从前知其然,现在知其所以然吧。

观人观心,开始直达根本。不看他说什么,看他为什么说,不看他做什么,看他为什么做。从前对方愤怒跳脚的时候,总会失措,现在却能安然笑笑,安抚他冷静下来。一切回环,渐渐从心所欲。

替老友相亲,看着照片说,这是个好女孩。老友说,哪里能看出来?

指着照片说,看她的姿态,双腿并拢,双手叠放在膝盖上,下巴低含目光朝上看着拍照的人,脸上是乖顺而不张扬的笑容。还有她的衣服,常见的粉色衬衫,珍珠口子与细碎的蕾丝边,有着小公主梦可又不敢张扬露出来,还在衣服外加了一件可要可不要的沉闷外套。她选的姿势、笑容、服饰,都在不知不觉传达一个意思:看我,我很乖巧很驯服,我会听你的。自小我们怎么走路说话选衣服,都是有意识的,尤其服饰,女孩子的任一件衣服都是自己从千万件里挑出来买下的,都是希望自己看上去是那种自己想成为的人,怎么会与自身性格相悖。

老友讪笑,说,你的谬论有点意思。我也笑道,听听罢了,不能当真。

2、子芮开始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昨天草还是黄的今天就绿了。为什么妈妈小时候喜欢娃娃现在不喜欢了。为什么我以前不会单腿蹦现在会了。为什么奶奶说抱不动我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绞尽脑汁耐心解释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一切疑问,最后归根究底,竟大部分是同一个答案。

时辰到了。

宝宝长大,妈妈变老,山坡变绿,过去喜欢,现在不爱,忘记一些,记得一些。 都是时辰到了。过去纠结的,不再想了,是因为时辰到了。过去不重视的,如今要了,是因为时辰到了。

我们还以为是自己在做选择呢,不过是幻觉支撑我们活下去。

谁说就不迷惘了呢,不惑,从心所欲,都还远着呢。山竟是山,水竟也是水。

3、又有讨论说,坚持自我。

从你生命里割裂出来的那个小小的人儿,算不算是自我的一部分呢。

于是她蹦跶跳脚长大,索要空气阳光雨露教育与陪伴,所占空间越来越多,于是你不得不腾出这个那个空间给她,直至一日她要够了,蹦跳着走开,只余下你与倏然空荡下来的洞穴。那人说不定还回头补一句:唉,其实这十几年我过得真不自由!

报应呗,谁叫自己也是这么长大的。笑。

不能不顺应时辰。笑着摇头又叹息。

4、PZ问我,这么久不更新,你在想什么。

我哑然半响,说不好。

很多时候我只是立在自己过去与未来的生活交界处徒然沉默。

前三十年,你在做什么?大部分时间学习罢;又用了不少时光结识恋人相互思念依偎一起又吵架分手换人重来罢;与朋友彻夜聊天闲逛厮混打闹罢;结束一段规律的生活又重新进入另一个阶段和另一个圈子罢;再剩下很少很少的时间,闲时陪陪家人打理一下头发,也就过去得差不多了。

我不知道大部分人接下来如何了。

当你不必再用大块的时间学习,也不再有资格和心情恋爱,工作和收入都日趋稳定,一个7天连着另一个7天;而你的朋友们也与你一般,在自己固有的圈子和生活规律里疲于奔命,出来吃个饭都要电话报到3次“马上回来马上回来”,更不再能够抽出奢侈的一整夜与你谈理想和人生。甚至连你的衣服类型和发型也几乎固定下来,不必花时间挑选,定期整理便可。

你有没有问过自己,我应该再做些什么,还可以再做些什么呢。

还是日复一日直至退休那天?

回惠州,老友请我去办公室喝茶,看着他一道一道地浇上热水使茶叶舒展开来渗出汤汁,又一遍一遍烧开水烫茶杯,煞是眼花缭乱。老婆打过几次电话来,答道:就回来。坐下继续。

他说他心如止水。我笑。因为熟稔的缘故,问得也尖锐:你这止水,有朝一日遇见一个投入湖心的石块,能经得住么。

他也答得坦诚:说不好,估计经不住。

相对微笑,继而沉默,一起看那壶盖一揭冒出的热气腾腾。

很多人说平淡,说人间至味是清欢。是真的已经折腾不动了,是根本没得选徒然逃避与安慰,还是一个个真的都品味出这茶里悠远迂回的芬芳与回甘,入定得道了?

我不擅品茶,只觉淡而涩,无味,不如咖啡。是为修行不够。

5、安妮宝贝的一段微博:花树下酣睡一觉,以为度过了一生。醒来后拍拍衣袍,起身即走。停在何处,去往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当所有花瓣脱落完尽,过去现在未来也是浑然一体的。你原本就充满自由。

我转道:“起身即走”四个字充满佛性,原来不懂,渐渐好像透彻了些。

若问我佛性在哪里,只好拊掌大笑道,嗳,吃茶去。

还等什么,起身即走,好茶不留。

6、大乔小乔出了新歌,小乔长大了。

《空等》。冷笑太多,毫无结果,眼中期盼从未有过。大雨磅礴,与泪交错,沉落的晚霞盛放沉默。抖一抖天上啰嗦的银河,有无意的星辰滑落。

说空等,一生都是空的。说不空,一生都是满的。

空等就空等吧,等等也是好的。我空等你时逢见的那日落那人与那白鸽那样美,我心想等你来了告诉你,可是余生再未见过。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4/11 11:2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563)
一句是: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一句是:我很喜欢,可是我不能要。

能同时说出这两句话的姑娘,是为真性情,也是真勇敢。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3/23 14: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7272)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很多事情发生,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轰然一声炸开你本以为坚固无比的保护墙,未及反应过来一切已经不可逆转地告一段落,满目碎末横飞,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也许你会尖叫,哭喊,躲避,捂住眼睛和耳朵。但更多的时候你会比你想象中的冷静,漠然面无表情,蹲下来开始一块一块收拾残局,整理思路与语言,想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还能挽救什么,还能改善多少。

    一切都很冷静。除却你的耳畔一直被爆炸的轰隆震得嗡嗡作响,使你听这世界比原先遥远隔膜得许多。使你不再细听,也不再观望,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触碰什么,只缩在自己冷硬的外壳里木无反应。

    我便在这个自己的结界里困了许久。日日重复做应做的事,奔波应有的奔波,并不张惶或者惨痛,也不号哭。只是话比平素更少,表情也比平素更少,也不与人目光交流,也不太听外界的声音。

    已经不太清楚时日过了多久,Paul看着我说,走吧,你需要出去走走,喘息一下。

    就上了夜航的飞机。就走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3/15 22:0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0917)
分页: 5/115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