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着那美丽而不如人意的生命

是什么时候你才突然发觉,自己的心门早就已经紧闭不开。

是侃侃而谈后独自开车回家刹那的无比疲倦和落寞,是转身之后不再记得刚刚寒暄谈笑的人的面孔和名字,是不再在新的地方留下笑着的V字手势,还是遇见一场与多年前相似的雨,刹那间恍惚以为这么多年都未曾经过。

所有新看的书籍都记不清文字,新喝的酒都模糊了年份,新交的朋友都张冠李戴。夜深守着电脑,网络那头是相交十年以上的兄弟姐妹,音乐播放器里的歌年年未换,童年少年的往事都还历历在目,上一个异性朋友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却已想不起来。不再有新的爱好,新的悸动,新的食物口味,不听新歌,不认识电视上的新人,不知道新流行词语的意思。

曾以为一直抗拒的被安排的命运,即使你用尽上一段的力气将之拒之门外,转过头来,依然未曾得到如愿安排自己余生的力量。

这是一个在路上,疲倦不堪的高速驾驶年纪。

不不不,我们不是老了,我们只是不再年轻。

《廊桥遗梦》:

“给相逢以情爱,给情爱以欲望,给欲望以高潮,给高潮以诗意,给离别以惆怅,给远方以思念,给丈夫以温情,给孩子以母爱,给死亡以诚挚的追悼,给往事以隆重的回忆,给先人的爱以衷心的理解”。

“我只有一件事要说,就这一件事,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任何人说,我要你记住?在一个充满混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明确的事只能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永不会出现。”

因为那太美好,我们短暂虚妄的生命不能承受太多。因为我们只是凡人,因为生命苦短,痛楚漫长,欢愉譬如朝露。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3/21 22:2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026)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