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 路漫风寒,有人取暖

只是没有话说。
图文汇报吧。

1、从鼓浪屿说起。

在岛上住了五日。与winny静默相对,不停拍照发微博,夜晚喝得微醺,海风吹来,嘴角微弯,有时悲从心起。

带回一枚翡翠平安扣,挂在随身的钥匙包上。温润平和,一如一段不能提及的记忆。

谓我心忧,谓我何求。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子芮上了幼儿园,母亲回广东,生活骤然忙碌紧张起来。

每天早上子芮睁眼的时候我往往还在厨房忙碌,听见她细嫩的声音在房里问:妈妈,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有时还没睁眼,她也这样问。

我总是一口应着,一边解下围裙放下锅碗,千山万水地赶紧奔回她身边去。

妈妈在这里,会一直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3、妈妈走之前,陪她去了一趟唐山,探望多年不见的亲戚。

顺便去乐亭的浅海湾走了走。奇异的是阔别六年的海,都还如记忆中一般荒凉寂寥,一模一样。

六年前因了这一湾海和银河的星光,我就留了下来。后来,成为Paul的恋人,成为妻子,成为子芮的母亲。

默默在海边立了很久,暮色里的海风开始寒冷,Paul把相机递过来给我看,顺便搂着我取暖,旁人“咔嚓”下了一张留影。

所有的冲动和癫狂都如青春一般,卷在生命的潮汐里缓缓退下。余下的呢?

我发微博,简单平实两句话:
路漫风寒,有人取暖。

人生苦短,也就如此而已。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4、又是关于六年。

六年前一起喝酒的时候,她叫做妖精,我叫eleven。都是不无张扬,过分强调个性的阶段。

六年后,兜兜转转通过另一个朋友见面,再喝酒,大家都已经沉实下来。我有了固定的生活和内容,她有了她的旅途、记忆,和三本书。

一直说,人活着,不过是缺什么,要什么。

不过是用我尚有,换我没有。从无遗憾和怨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5、活在这个时代,只要你稍稍打开窗子,就能感觉到室外的不太平,暗潮汹涌。

一方面由于工作,另一方面,由于已为人母。时常过分谨慎:与winny在鼓浪屿住酒店,放下行李,第一时间查看消防通道。家中角落常备应急包,水和干粮,必要的药品,救生哨和电筒之类。常常惹人嗤笑,过分惜命。

吾命不足惜,可是我有了子芮。

工作的时候,也常常认真过度。看见稍有不慎造成的后果,以及无辜受害的人,大约是这个年纪唯一能使我血涌上头并泪盈眼眶的事情。

塑化剂是最近的热词,新鲜,但不足意外。

在没有底线和规范的情况下,一个企业在追逐利益的本质之外,是否应该讲求良知。而一个仅仅凭企业良知维持基本秩序的环境,又是如何悲哀的。

怀念那些曾屹立在历史中铁骨铮铮的百年老店,即使在急功近利的时代被利欲的浪潮一一冲垮,也是值得敬佩的。

你还有没有底线,有没有骨气,你敢不敢说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有益的,有积极意义的,最起码是无害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6/14 16:0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7561)
鲸鱼与蝴蝶 说:
2011/06/14 16:56
沙发。。。。
子芮上幼儿园啦,真快。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