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这是朋友日志游记里的一句,偶然瞥见便很欢喜,拿过来当标题。

后来一搜,知道是一部日本漫画的名字,内容也很美好,过往的青春,期望的落空与更新,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年纪一大,光听见“青春”二字,都觉得清凉之气扑鼻而来。

常常混迹的一个qq群,群人天南海北,平时聊天瞎侃,四处旅游时也会合见见,相互寄明信片,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也动真气,动辄有人得罪某人被踢出群去,或者又某人负气自裁不见踪影,过几日又全然不见恼意地回群谈天说地,若无其事,大家也司空见惯,继续相互揶揄。线下南方的几个群人时有聚会,一次夜深聚会了打电话给我轮番说,来,过来喝酒!听见听筒那方热闹非凡,只是莞尔。真真是一群精彩可爱的孩子。

后来总算有几个群友游经北京,拉我去后海坐坐。那日天气清朗,坐在楼顶树荫下的大沙发里,一切舒缓静谧,只是笑,替他们拍照。后来他们回去说,啊,老别原来是哑女。

忍不住又笑。

网络是个好地方。因了陌生感,因了距离感,更因了同类相伴的惺惺相惜,许多平素淤积的情绪得以释放。博客如此,微博如此,有人响应有人理解的聊天更是如此。日渐坚硬僵实的躯壳下,还存有一方小小的柔软和空灵,有时想想,不知应喜或悲。仿佛夏日午后的青草地上不知从哪儿飘来一个肥皂泡泡,睁大眼睛贪婪地凝视其上的五光十色,光彩流溢,不忍触动,又不敢接近,十分忐忑。

对于此事,子芮有她的见解。她说:那天,我一共抓到了七个泡泡,它们就是我的了,不过它们现在不见了,它们藏起来了。

那就是我的了。如同我有了麦田的颜色,现在我又有了一个美丽纷呈非凡的泡泡。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6/18 11:1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6766)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