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给诗霖。

诗霖不是一个长发与白裙同飘飘的画样少女,这个多少有点诗意朦胧的名字属一个183cm高瘦结实黝黑的大男孩子所有,小时这个小孩就有着黝黑皮肤、大嗓门、单边酒窝,性情憨厚,往往随我的意给他穿上女孩子衣裳,脸上涂脂抹粉地化了大浓妆,教他跑去给奶奶看,诗霖便屁颠屁颠地跑了去厨房大声道:奶奶你看我!奶奶回头看见一花脸,惊厥地要晕过去,一叠连声地说罗珞这妹子又调皮了,我便前仰后合地笑,诗霖看我笑便也格格地乐,小圆脸上一边酒窝越发深而且甜。

还有一次奶奶替诗霖剪头,中途有事放下剪刀出去,诗霖乖乖坐着等待,我在旁看了多时,忍不住手痒,对他说,霖霖你坐着别动,姐姐来给你剪,诗霖便点头,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我嚓嚓嚓几剪子下去,诗霖的头上多出数条凹凸不平的沟坎,像新修了几条草皮,我左看右看甚是得意,及至奶奶回来,大吃一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法补救,只好给整头剃短,那往后的一段日子里,诗霖便常常晃着将近光头的小脑袋,露着半边酒窝憨厚地笑。

这些片段随着年月过去都流传为家里的经典,奶奶时常要说起,我每天中午去上学时,诗霖便扒在窗边看我,隔不久便亮开大嗓门叫我:“姐——姐!”我便回头同样洪亮地回一句“哎——!”,又走数步,诗霖又大叫“姐——姐!”我再回:“哎——!”,渐行渐远,一直到看不见家里的小楼,我总疑心诗霖还要在窗边等许久以为我还要回头应他,心里便不忍,放学便快快跑回家。诗霖小时害怕虫子,喜欢汽车,学的第一句完整的话是路边车辆播放的“倒车请注意”,第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是我送他的……倏忽时光过去,诗霖今年已经二十二岁,而我,咳咳,我的年纪就不说了。

上大学后,每次回家,都与诗霖许久不见。诗霖一直是一个憨厚老成的少年,话语不多,常常沉默地笑,亮出的一边酒窝才流露出些许孩子气。带诗霖和陈果去爬罗浮山,我对诗霖说,你是做哥哥的,陈果的安全你要保证哦!话音未落,我这个做姐姐的跑得踪影全无,及到爬上山顶,方看见陈果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到草地上连声嚷嚷累,旁边立着依旧沉默四处看看风景的保镖般的诗霖,说到做到。又与朋友弟妹一起去游泳,冲浪池里立不住脚,一群老大不小的人吱哇乱叫,最后全数攀在个子最高的诗霖身上,诗霖无奈,轻轻“唉呀”一声,却也不着急,我一边冲朋友嚷嚷:好意思么!这么大人还攀在我弟弟身上!一边自己紧紧攀着诗霖胳膊,诗霖笑笑,默不作声。带诗霖去吃自助餐,挽着手遇见同学,同学惊问:你男朋友?!闻言既好气且好笑。诗霖连声道歉:是我长得老,没关系,没关系。

诗霖父母离婚那天,家里托了我去看看诗霖。坐在惠州世贸的顶楼上,姐弟俩相对无语。我问他,喝酒么?姐姐陪你喝酒。诗霖摇头。沉默很久,我对他说,真无奈,是不是。十八岁二十岁以前的生活,多数由不得自己,无法选择父母,选择出身,选择亲人,也无法为之做些什么。即使骨肉血亲,生、老、病、离、死,也依旧是一件各自孤寂的事,除了旁观,毫无力气。你父亲,母亲,都不容易,不要记恨他们。诗霖摇摇头,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可是他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我比谁都清楚。

这次对话就此打住,后来聊别的,我笑着问诗霖,高中班级里可有喜欢的女孩子。诗霖还是习惯性沉默,呵呵一笑,然后说,喜欢有什么用,没有未来,不如不提。高考后心情不佳,我问诗霖,可愿意跟我一起去广州住两天,诗霖点头,然后陪着我漫无目的地在陌生的城市乱转,从安静小城骤然出来的诗霖皱眉说,很吵很乱,人很多。我点点头。诗霖,一切才刚开始呢,世界何其大,而可供舒服窝进去的小楼又是越来越狭窄,因为你要长大的。

到南京上大学后,诗霖的签名改成“跪求御寒衣物!”,于是心急火燎地寄了一大包毛衣羽绒服过去,诗霖回来说,谢谢老姐哈。又一次,看QQ改成“甲沟炎太tm疼了”,打电话过去,诗霖轻描淡写地说,没事了,最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打麻药生生拔掉了右脚大拇指甲。——隔着网络和电话线不知如何说好。世界何其大,而我的弟弟诗霖,已经开始独自与之对抗了。

只有独独那么一次,诗霖流落过短暂的落寞和脆弱。他问我,你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了么。我觉得,我很像那个刘大凡,呵呵。

妈妈闻言,惊问:刘大凡是个什么人?

我说,是个电影角色。赵薇演的。东北女人,会抽烟,性格倔强泼辣,是个厨子。

妈妈不解,半晌说,你们年轻人说的话,我越发听不懂了。

许多次许多次,我回放电影里那段生活琐碎的片段:空间狭小嘈杂,亲人冷漠自私,一旁挣打叫骂着出去,另一旁烧水泡茶吃早餐……栩栩如生,像一场闹剧——生活有的时候确实如此,像漫画一般,明明是个悲剧,画面却那么喜感。看完我笑着摇头关掉视频窗口,踱步过去看窗外,总是悲从中来。

每个月亮很圆很大的晚上,我都隐约记起诗霖说的那些话,我在每个窗口都能看见童年的诗霖,以及后来的那些历历在目的悲喜漫画。

诗霖,不知道你有没有把那部电影看到最后。最后那个小男孩与刘大凡一起坐着,屋顶升上来一轮大得吓人的黄色满月。那么大,那么亮,那么美。千百年亘古不变,不理苍生百转千回。欲求不遂,可望难即。

诗霖,若果真有那么一轮月亮,我与你坐在月下,你会想什么,会说什么。或是与我一样,什么都不说。

还有,那电影里依依呀呀唱的锁麟囊: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浮生如梦,为欢几何。诗霖,至少还有这月亮,至少还有姐姐,至少,当我们想起那些如今残缺的人儿,他们也年轻和真心相爱过,或许(我猜想)从无悔意。如宽宽所说,在瘸之前,反正他也不瘸过。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6/19 23:4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7524)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