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何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模糊记忆里,外面下着很大的雪,在一座古城清晨的微光中,有人轻轻对我说:你的名字恰如其人。有时温润如玉,有时又臭又硬,如石。

我并没有回答他。

小的时候,以为沉默只是沉默。长大以后发觉沉默可以代表许多东西,也许你不想说,也许你想说而不能说,也许你不愿说,也许你愿说而不知怎么说,也许你想说愿说,也知道该说什么,你只是不能说。

也就因此一直沉默下去。相对良久忽而转眸,掩饰狼狈的泪光一闪。

2、也是很多年前我起身要离开前,一个人忽然一改平日的骄傲,轻轻问我,我能不能拥抱你一次?就一次。

年少的我回头看他,内心不无纠缠。于是也是这样沉默。

后来我缓缓摇头,说,不可以。

一次也不可以?

不可以,因为那对你不好。我轻轻说。

很多年过去的酒后,他还在说我当时的决绝:一丁点回环余地都没有,一丝毫温情都不留下,一点点犹豫都不曾有。

我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说出口。

其实有的吧。我清楚记得问过自己可不可以因此留下来,答案是不可以。

如果接受一个人的爱,就好好保管。如果不接受,就原封退回,一动也不去动它。这是我知道的唯一方式。

至今我仍然不知道,这原封不动是不是也是一种错误。

3、今年我就要满三十岁了。

仍然有许多未知数使我踌躇满志。可是总有些事情不可逆转。

比如时间是怎么样爬过了我皮肤,比如子芮是怎样出生和长大,比如渐渐低沉的姿态,和一颗渐渐不肯轻易交付的心。

你还要什么呢。温存转瞬即逝,永恒我已托付别人。

人说他懂得收放,我也依旧只是沉默。

就像每一只飞蛾说,我会没事。但何必强求谁做那一支灼伤它的烛火。

不原谅又如何。今年我就要满三十岁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1/07/06 14:4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8353)
小楼听春雨 说:
2011/07/14 23:57
听着。果然,也是《暗涌》。
norah 说: Email Homepage
2011/07/12 10:50
我想起的却是另外一首《暗涌》:
夏日将你运往世界,
领略整个八月的喧哗。
我抱着你安静无声,
近在咫尺却在天涯。
小楼听春雨 说:
2011/07/11 23:58
《暗涌》呀。忽然觉得这首歌很衬这几段文字。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