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your light.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1、路上在听Jon Allen, in your light.他沙哑的声音随着吉他摇摆着唱:
I don't feel alone without you, 'cause I'm living in your light...

活在你的光里,活在你的影里,活在你留下的气息里,活在你给过的欢愉和创伤里。是的我活着。

明明不是首悲伤的曲调,听着听着却很怅惘。

2、做了个奇怪的梦。甚至不关己事。

他是个孤独的失婚男子。酗酒而不思上进,伤害了许多爱过他的人,没有好好照顾孩子。然后身体渐渐腐败陈旧,最后孤独终老。

那个孩子长大,也与她的父亲一般,失去了爱与信任的本能,精神残缺使她无法停驻在某一处或某一人身边,她在每个独自醒来身旁空荡荡的早上静静躺着,在晨光下泪流满面。

那个走掉的女人回来与我一同观看屏幕上的这两个人的一生,如两部小电影对比:如果她不曾离开,她的孩子会如何甜蜜依偎在母亲胸口述说自己的小委屈长大,他又是如何像所有平凡的男人一般满足而发福地变老,担心血压和心脏,偶尔想入非非地偷瞄一眼邻居的美貌太太,喝一口小酒,煞有介事地教训孩子,睡觉打呼噜,时常发牢骚。

而屏幕上是他狂躁而粗暴地挥拳赶走了一个爱他的亲人,而她的十三岁女儿老练地点燃一支香烟,在明灭不定的灯光里凑过去与一个陌生男人接吻。

如果她不曾离开,他最后会死在家里的床上和亲人的环绕里,而不是醉酒后栽倒在污秽的呕吐物里。她的女儿会像同龄人一般结婚生子有琐碎的烦恼,而不会一直孤独沧桑下去。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那时那地有另一个人深情的注视和理解,以及每天送花。

她泪流不止。她说,我不曾设想会这样,我不是有意。

我知道。我温和地说。因为你不知情。

你只是角色,你不知剧情,没有下一幕的剧本,导演也不曾告诉你结局。编剧肆意妄为地改写你的思想和心态,你不知道你将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他安排你在这一集信誓旦旦与一人永结同心,但下一集又用一场意外将这次信仰和誓言推翻得干干净净。这一集你遇到了一个拯救你生活于黑暗的人,下一集他又将你推入更黑暗的深渊,这一集你的台词是“我永远爱你”,下一集又空降一个角色使你怦然心动。每一集你都卖力演出,然而戏份多少,人物发展都不由自己设定。最终它是个喜剧悲剧或者烂片,都不在你的手里。

我们都是无辜的角色,我们只能做当下自认为最对的决定。

你有没有贪恋一时欢愉,但不知道对方拼将一生休尽君今日欢。你有没有痛楚怀疑,试图将这种情绪传染给离你最近最不设防的那个人。你有没有忽然不想玩了,取走对方喜爱的牌,推倒一切重洗。你有没有偶尔涌上厌倦,觉得生无可恋,用尽了信任和依恋。你有没有在不知情的时候,用一个小小的决定无意改变或者毁掉了一个人的一小部分,然后当你走开,这伤口渐渐蔓延长大,侵蚀了他的人生,而多年以后,你回来作为始作俑者旁观他的残骸,你想也许当时不应如此,但是无力回天?

我们还不知道,但是会知道的。这部戏不考核收视也无须评断正派反派,但是我们会知道结局的。

3、但我有时又是一个悲观的积极分子。

如果你赋予一个人无限伤害你的权利,那么你也是杀害自己的刽子手吧。

割掉那些坏死的组织,清理干净那些伤口,寻求帮助,积极治疗——这比找一种麻木而不感觉疼痛的方法挥霍剩余生命困难,可是你需咬牙闭眼摒弃这个诱惑,选旁边那个难的,选那个疼痛的,选那个能使自己强大的。因为伤口只是伤口而已,它不能肆意蔓延成掌控你的绝症。

如果你被安排做一头狼,那就祈祷它尽量善良和被原谅。如果你被安排做一头羊,那就尽量强大以及豁达。因为我们都是无力且无辜的角色。

到结局尽头你终于有机会质问那个掌控一切的编剧和导演,你会问为什么吗?还是在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后清清嗓子,笑问一声:我演得好吗?

活在你的光里,活在你的影里,活在你留下的气息里,活在你给过的欢愉和创伤里。重要的是我依然活着,还要活下去。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1/11 11:2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29087)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