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地

1、对大部分事物与人,还是不太较真的好。

如同时下消费,质地无法辨认的时候,穿穿款式色彩也好,超A也好,价廉物美。反正,谁也没有想过要一件衣服穿一世。

一认真就输?倒不是输赢问题,只是失去乐趣了。恋爱与爱情的区别,大约相当于魔术与魔法。明知是障眼法逗得开心一票一场,有乐趣便好,那人若演出特别卖力为博你一笑,便越发要使劲鼓掌感谢以资鼓励,最后圆满谢幕,彼此满意,欢迎光临下次再来,留个好评不伤和气,可以购买长期票哟亲,只要你百看不厌,对方又演不累的话。

至于魔法,那就是传说中的事了。半夜在自己床上披个床单骑个扫帚幻想自己就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要走火入魔。

有人问我:不觉得悲哀么?

去问散场后的魔术师。魔术玩得越好的魔术师,活得越绝望。常有入戏太深的魔术师,以为自己掌握了魔法,曲终人散之时,愈发寂寥难堪。

听周董拍拍手唱:听我说,拿出你的钞票,笑平常买不到。先生小姐们赶快来赶快来,再慢就看不到,座位没剩多少,还能跟乔克叔叔拍一张照。

听听音乐,碰碰酒杯。相互娱乐,适当入戏,适时抽身,且尽欢罢。谁不是寂寞的呢。

2、深夜从深圳机场开回惠州,错过了高速口,又错过了快速路。PAD和手机都电量不足无法导航,一路张望,不无惊惶。

仅有的电量打给不同的人,有的替我干着急,有的瞎拿主意,有的不停重复废话,还有的干脆打蛇随棍上说,别走了,今晚留在深圳吧,我请你吃夜宵唱k!我也渐渐脾气急躁,说三两句便索性挂掉。

又打给许久未联系的老友,连寒暄也无。老友问清位置,告知我前方约两公里处如何入高速口,然后说,现在说太多怕你记不得,到了那个高速口再给我打电话,再跟你说下一段怎么走。

挂了电话,误打误撞就找到了路,一路疾驶。良久,电量所剩无几的电话响,老友打来问:怎么还没到,是不是又走过了?听完我说即不悦:不是说了要给我打电话吗,怎么不打?

年少的时候便是这样,说他脾气耿直,太过认真,不会让着我,也不说悦耳的话语,开不得玩笑。被宠溺惯了的我于是赌气便走,他也不会哄。于是从未真正在一起过,渐渐就成了老友。

后来我长大,日益圆滑随和,本身对人际要求又极低,不轻易信人,有时也信口开河。有空一起吃饭啦你这件衣服真好看在哪里买的怎么那么久不联系我想死你了……之类,自己说十句,信三句,别人说十句,信一句,或者竟一句也不信。故此从未失望,倒也偶有惊喜。

十多年了。只有他还如故。当他说在忙不方便打电话,那他就会在做完事后立刻打电话来问什么事;当他说你先忙吧我等你,午夜十二点你过去,他还坐在那里;当他说我也不太清楚先问问别人,一天或几天后他会来电话说,上次的事我问清楚了,如此这般……

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年少时满眼繁华色彩光影,只懂讲究款式,如何懂得辨认那些珍贵朴实的天性与质地。然而人来人往的记忆中,只有这样一个质如磐石的人毫无流转地留在了生命里,沉甸甸的一如初见。那摩挲起来的拙朴与粗糙,沉实与无华的温暖触感,竟一再让阅尽光影的我泪湿眼眶。

三十好几了还说永远一词,仿佛童话一般。但我执着地孩子气地对他说了一遍又一遍:我永远信赖你,我知道你永远不会骗我。

3、对于给别人的忠告,总是越来越稳妥而家常。

关于恋爱,说来说去我的做法只有一个:让他过来。他若不过来,那就转身走开。

我知道临渊纵身,飞蛾扑火的那种冲动,我也知道有的人,天性吸引别人的目光和好奇,他屹立着或者坐在那里,人们就身不由己朝他走去,希求取悦他。我也知道在相当的程度上,人性本贱,伤痛成习惯,愈发无底线。

有的人在编织的过程中,已经由于碰撞和撕扯时有破漏,或是织得稀松垮塌。质地如此,无论裁成什么款式都不够保暖。而无论你多么喜欢这款色彩和花纹,说来说去,这件衣服,你是想穿一世的。

也有伟大的人,终身织补,后天奉献。而我只会摇摇头,一则时间宝贵,想用于其他有趣的事;二则织补完毕,不过是件失去原味的普通衣裳;三则,在光着身子缝补的漫长年岁里,我会怕冷。

故此敬而远之。那衣服色彩款式真美,不过质地不适合我。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6/07 15:3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656)
game0751 说: Email Homepage
2012/08/21 18:05
我觉得不错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