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了

近日记事流水账如下:
1、子芮要上公立幼儿园,在托人打探良久以后,我们终于决定放弃挤破头屈尊卖笑去给孩子换一个尊贵的学位,于是改上单位内部的幼儿园,于是必须搬到离家近的地段去,于是打算把如今的房子租出去,改在幼儿园附近租下一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三居室老房子。于是一边厢收拾现在的房子,一边厢对要住进去的老房子稍稍进行改造:比如杀蟑螂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比如请师傅扒掉了上世纪特优装修风格包着暖气的层层木头,比如修地板,比如换坏了的马桶和水龙头,比如找收废品的将原来的沙发拖走卖掉,又四处逛找新沙发新餐桌,并琢磨着将环境稍微美化,哄子芮心甘情愿地住进去,又找植物来吸掉新装的橱柜的味道……种种种种,不一而足。

在天朝帝都,折腾是生活必备技能。

要搬家了。妈妈一来看到那房子便几乎不肯涉足进去——她大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便未住过这样的老旧屋子了;子芮也一天到晚闷闷不乐地问我:为什么要搬呢?那我的小熊可以带过去吗?我的魔法棒呢?我的贴纸呢……;Paul更是一个念旧的人,能看出对我们自己添置的一针一线都有些恋恋不舍。只有我倒还好,并不流露什么,每日依旧淡淡的按部就班,不特别踊跃,也不特别消极。

借着看家具修房屋,不小心便说到以前合租的时候窗子漏风冬天凉飕飕,或者跑老远到二手市场买回破旧家具来,又或者是笑说以前的厨房有个老旧声如发电机的抽油烟机,每回做完饭都像从战场硝烟中回来……妈妈总是闷不吭声,实在忍不住问我:“那你——住过比这还破的房子啊?”

实在不忍说实情,只好笑着打开岔去。

又想起非非来北京住地下室的日子,我陪着她一块到老市场去买盆桶扫帚,再买一个西瓜抱着穿过市场,忽然用一种置身事外的眼光刹那打量了一下自己几年来的生活,嗳,过得真快!

拿着白金信用卡穿着真丝大花长裙去边远地区住半个月酒店体验风土人情,或是美其名曰寻找失落的故土啊前世的旧梦啊之类,与真的拔出根来去流浪,完全是两件事情。不幸我常常被误认为是前者,连亲人也不能避免误会。

2、一次出去吃饭,年轻出租车司机健谈得简直要把平素不喜熙攘聒噪的我与Paul侃得流泪跪下。后来谈到籍贯问题,那个穿得很潮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肯定地说:你是湖南人!

我和Paul都不无讶异,从口音到外表,我不止一次被认为是东北人四川人江苏人北京人甚至新疆人,但很少有人一眼斩钉截铁地认出我的籍贯。那个男人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去:我在湖南,当过五年兵,那时候在部队里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长得就像你这个样子。后来……各自退伍,两方家里都要求我们回去,就分开了……然后又笑笑说:湖南妹子不管长得多清纯,心里辣,野。能让你快乐,也真能让你吃苦头……

我们到了,那个司机的话还没说完,于是掉转车头,带着不无唏嘘怀念的那个让他吃过苦头的琐碎旧梦开走了。

3、何事惊慌。

看电影,《机械师》。一个特工跟踪另一个资深特工,一直到一辆无人的公交车上,四下无人,他在对方面前坐下。

问:几点钟开车?
对方答:十五分钟以后。

表情、声音平淡而漠然,仿佛演练过,又仿佛面前真是个问路的陌生人,而不是来取你性命的死敌。

真正的高手何须惊慌。他无须如惊弓之雁一般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也不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跳而起。他知道自己的本领,也知道几乎再没有人能够伤害自己。如果有,那就是命,慌张一样无用,不如淡定。

近日在练太极拳。看似缓慢柔软的动作,怎么看怎么不像制敌的劲招。然则那又如何呢?不慌不忙,吸气吐纳,底盘坐稳,步履舒缓,眼随手动,意先身后。先练内,后练外。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将徐徐练到位的推挡掌拳几乎烂熟于心,化作笃定的本能,一朝用到,心神不乱,挥手便是招式。

Paul总是看我打太极拳便笑:你什么时候能练成绝世奇功呢?

我也总是不以为忤地笑:急什么,又不是明日便要上擂台。

看访谈梁冬,从以前娱乐串串show里的贫嘴小胖子,到后来年轻气盛的百度副总裁,再到现在开了一家医馆,一身素朴大褂轻缓微笑的中年胖子,只有说话,依然如从前一般滔滔不绝甚至不着边际。

主持人问他创立医馆的过程,他却说起了修葺现在这个小四合院的老房子的经历。他说,到一切快要完工的时候,坐在院子里泡上一壶茶,抬眼看见层层叠叠的青色瓦顶错落有致地排列在青天下,院里老树荫然,默默不语。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人不止是草生一秋的微尘般转瞬即逝的存在,他也可以是一个长久的存在,是一个万古长存的人。如果你要做的是一件百年的、万古的事,那么,当下的烦扰有何紧要呢?何事惊慌呢?

像愚公移山。当下每一铲看似于事无补的土,都是对这座山一点一点些微的变化。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呢?

当你知道你所做的是一件见效缓慢但正确的事,当你知道这件事本身源远流长,当你知道它最后将会善终,当你知道你不仅仅是个孤独微薄的颗粒,而是一条亘古不变并且一直流传下去的河流里的一份子,你的肉体将泯灭,但灵魂将承上启下,骨血将延绵不绝。那么,何事惊慌呢?

当下的国人,有几个人敢说自己现在所住的居室超过三十年,并且三十年后,子孙还将居住于此?我们丢失了祖屋,家谱和祖坟,也丢失了自身本可以依存并以之为延绵的根系。与其四出旅游所谓寻求心灵家园,不如归去,守在祖坟祖屋山前与老祖宗的灵魂喝一夜茶,身净心明。

4、但是,在这片现存的土地上,能做到笃定的内心强大,实非易事。

也许你捻着胡须在梅花桩上白鹤亮翅微微一笑的刹那,木桩因为豆腐渣工程腐朽而一下子断了;也许你徐徐拨着算盘在你的医馆里称药开方子,工商城管来查你的健康证营业执照乃至未曾听说过的树木砍伐许可证了;也许你开着车迎着清风顿觉身心涤荡,忽然下暴雨把道路淹了;也许你漫步在人行道上感悟一天的忙碌,闻闻路边花香之际,道路忽然塌陷出一个大坑掉下去了;也许你含笑蘸墨正要写“真水无香”四个大字,忽然断电跳闸一片漆黑,也真无水也真无电了……

举世浮躁,独一身稳正。未之有也。

子芮晚上睡觉的时候说,妈妈,房顶的角落里有个黑黑的东西。我说,那等明天天亮的时候你去看清楚。第二天晚上子芮说,我看清楚了,是窗帘竿的头,一关灯就像个黑影,现在我不怕了。

一个朋友的妈妈是个一辈子目不识丁的家庭妇女,谈天时我问到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她可有告发过自己的邻居,批斗过什么人。阿姨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没有,我觉得那就是胡闹。

真理从来朴素,无须自证清白。什么是正确的,问老人,甚至问子芮,都能知道。大道至简。保持清醒和笃定,安抚身边的人自省内心即可,真相固然有时恶心,但哪有什么醉生梦死自欺欺人能够长久。

5、八月了,今日立秋。蝉鸣日渐悠长。

据说今年并不太平,八月中旬时请少出门,家中杂物收拾好,陪伴家人安心度日便可。望一切朋友安康健好。


作者:norah | 时间:2012/08/07 11:03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67329)
非非 说:
2012/12/13 16:58
生活真不容易~一晃眼,好的,不好的,都过去了。
回头看看,也走过来了,挺好。
愿安康健好!!
lina 说:
2012/08/23 17:52
太像了,我们也是为了上公立幼儿园要出租自己的房子,在幼儿园附近租一个房子……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