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且只有一种玩法?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很久之前在微博看见一张图片,是一个白衣红唇的女人的小半张脸孔,和指间夹着的一支香烟,原文写着:女人,可以帮助我们穿越生活的沙漠。

我转发道:这个女人真美,是那种你不到年纪不到阅历不会明白的美。

却没有料到那一两天引得不少朋友留言或者直接私信问我:她美在哪里?有的说太瘦了,有的说太老了,有的说连脸都看不见,有的说没有身段,有的说女人抽烟,老气横秋。

我万万没有料到有这么多较真的朋友穷究不已,非要问出个水落石出来,仿佛中学时流行看一种3D图片,直直瞪得眼珠子几成斗鸡眼都不肯放弃,一个劲追问:你看出来了吗?你呢?在哪里???

OK。都改成青春面孔丹凤大眼美瞳高鼻尖下巴好了,除却范冰冰,其余人等可死也。

----------------------------------------分割线--------------------------------------------------

又新闻报道,某地一对年纪相差30岁的老妻少夫长期相敬如宾幸福美满云云,一姐们瞪着眼睛问我:我真想不明白,这能有爱情嘛?!那女的六十岁了,长得一点也不年轻,满脸褶子!怎么这么邪门?!

又某女嫁入豪门,世人顿足道此女无貌无德,偏有此命。一谈及夏姬萧氏之类终身艳冠群芳者,则纷纷感叹定有容颜停驻之秘术,若不然,则定然是巫蛊邪术,招得该男子魂不附体,毋庸置疑。

在大多数人看来,爱情与男女之事,有且只有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夫尊妻贤一种玩法。牝鸡司晨?女大男小?不贤不孝?定然是走不远,没有好果子吃的。这代表了堂堂主流媒体以及三姑六婆古往今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的伟大价值观是不容挑战与小觑的。“主流”是一个可怕的群体,他们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道德制高点、言行指导欲、同化异类使命感以及要命的规则最终解释权,跟他们斗争,简直是既无乐趣也无胜算。

但总有主流价值观解释不清的时候,朋友又来问我:某女又年轻又美貌又单纯又可爱,为什么该贱男非不爱她,而改去爱那个既不美也不富甚至脾气还不好的老女人?

我踌躇半天,眼光一瞥发觉问者早已有定论在胸,于是立刻唯唯诺诺道:该男犯贱,那简直是一定的。

事实上,为一张无暇的脸孔一双红唇一条腰肢就砰砰心动冲上去献身献心献青春,那是很小很小,荷尔蒙分泌特别过剩的那个阶段才发生的事。而如老莎士比亚所说的,再美的一张脸孔,也只在起初的时候起到提醒它存在感的作用,日久天长,熟悉的脸孔就失去了这个功能。而当一个人成长起来见惯大小异性特别是高清屏幕上的完美明星面孔以后,爱情的发生,几乎跟色相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们并不一定懂得爱情,可是我们应该接纳人性。人性喜爱新鲜的,有挑战的,能留下印记的刺激,而选择忽略那些理所当然的、完美无瑕的、司空见惯的元素。清新的空气远不及一阵酸涩的醋味来得醒神,摸一只可爱的小狗还不如被一只猛犬咬一口记得深刻——原本就是如此,我们都不是天使。

--------------------------分割线----------------------------------------

一次我说,我很低落,于是朋友不停发问:是因为扣工资了?因为跟谁吵架了?因为想买的衣服没货了?想家了?孩子不听话了?生病了?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你上次追的韩剧已经结局了吧?在以上皆否以后朋友纳罕道:那你还有什么好低落的?

我诚实道:我没想好接下来几年的人生规划啊。工作到了一个平台期,开始重复熟练,生活又无暇他顾至暂时还无法提升自我,步调减缓,力气减弱,我开始对自己的速度和效率感到不满——这还不够好好低落和焦虑一阵的么?

朋友还是问:你老板对你不满?收入不够?在单位不开心?——那就不要想太多啦,想太多,很容易老的。不如想想周末去吃什么好吃的吧!

我“嗯嗯”做声,不再言语。

从少年开始,我便深知自己是一个没有定性的人。对一件事、一个人、一个地方,及到看清了全貌,便很难持续专注下去。就像幼年玩俄罗斯方块,不分昼夜连续三天玩出了那台机器的历史最高分;大家都玩呼啦圈,我练了又练直到能轻松将两个圈转两千多下……然后便丢开,直至现在,再未玩过。

一辈子一种简易流行玩法,日复一日周复一周?这种游戏别来找我,会闷死我的。

友人又一次要问我为什么留在北京,后来说,哎,习惯了也是好的,将来孩子在那里长大,一辈子生活在那里也就习以为常了。

我很是纳罕,道:我没想过一辈子就待在北京啊,我长这么大,并未想过要在哪一个位置一个地方呆一辈子这么长远的事。我留在这里不过因为,我想保留我随时能到别处去的选择与能力而已。

年纪使然,我当然渐渐明白,人的顺利成长,需要一个稳固的规律的环境。子芮生下长大,生活里为她搭建起来的框架日益稳固,子芮有时也说:妈妈,等我长大了,我想把那间小的房间当我自己的房间。等我长大了,你的自行车能不能给我骑?等我长大了,你和爸爸的车我也能学会开吗?等我长大了,我也像你一样坐地铁去上学上班吗?

我总是温柔地说,可以,可以,可以。不过很有可能,等你长大了,家不再在这里,这辆自行车不一定还在,车也不一定会是这辆车,我们也不一定上班,你也不一定上学。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依然是你的妈妈,依然陪在你身边,依然爱你。

每夜安睡前知道明天会与今天一样,是使人安心熟睡的理由;而每日醒来前知道今天会与昨日不太一样,是使我精神奕奕醒来的理由。

不一定比昨日好,不一定比别人好,可是要一种不一样的快乐,那是我至今没有长大的简单追求。
作者:norah | 时间:2012/10/20 14:5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69515)
非非 说:
2012/12/13 11:40
每次读到子芮的话,都觉得暖暖的,却又会让人酸酸的。
David 说:
2012/10/20 16:20
这次来京还是没有去看你,怕你老了,又怕你还没有老。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