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时间是以加速度过去的。会越过越快,越过越快。

这是真的。

闲暇的时候抄几篇书,抬起头天就黑了。与从前埋头做完几套题而下课铃还迟迟不响的少年时期比起来,仿佛是两个不同的次元空间。有时候等人,两周前约好时间地点,提前洗完澡喝杯咖啡不慌不忙地出门,到了发短信告诉对方不用着急——渐渐都忘了,两天两小时甚至两分钟见不到一个人便觉煎熬是在什么年纪。我常常怀疑,并不是我们在长大、成熟、世故又麻木,一切只是时间的加速度在捣乱,它偷偷拨错时间篡改事实,瞒过了我们。

你是那个我一想起“time”这个词,便会想起的人。

那天读一首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走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做一件衣服,要用一年种成棉,三月纺成线,一月织成布,再熬十个晚上,临行一针针密密地缝上。从前一个人远行,去三年,归三年,音书杳然于路上,但凭一句约定,说好了就不忘。

若都还是从前,那多好。低头做几件衣服,看几回秋雁,一生倏忽就过去了。你我白鬓斑斑,正好携手,到公园里看夕阳西下与江水东流。不似如今,走过了十倍的路,枉爱了那许多人,时时觉得已经苍老,而日子却还没过完一半,不知何日是归程。

想想又觉得岁月实在慢,而这生涯时而苦短,时而又苦又长。

我活得很忙,扎进喜爱的东西去就不知深夜,不爱逛街,也从不去美容院。她们总吓唬我说:你这样很快就老的!我说,老得快一点才好呢。

她们总是以为我在开玩笑。你知道我是说真的。苍老,就是指六十岁吧?我们见几次面,道几声保重也就到了。

岁月无声又温柔,上一回给你写的信,字迹已模糊了吧?只有那少年时的余晖,那几分暖意,不知能照耀到什么时候。直到爱过与否成为一桩悬案,直到彼此微笑注目胜于牵手,看那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孩子们的青春还是美丽又哀愁。你再看见我,会不会像他们一样,说是扑朔又复杂,还是依然知道我是那个孩子,在中山纪念堂,在西湖边上,在你前排的浅黄色桌椅上,与当时一模一样?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离上一封信已经十年,我们再等等、再等等,等该做的做完,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7/23 14:1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63039)
cc 说:
2013/08/01 01:33
认识你,看你的文字,是因为曾经那个他,一个很喜欢你的人,你的读书时代的伙伴,跟我提起过你,如今他不知去向,而我却深深迷倒在你的世界里,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子,我是男人也会为你痴狂。paul真是一个幸福的人。
norah 回复于 2013/08/08 14:17
太过奖了。所有善良的人们最后都能达成理解,于是共鸣,所以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都在路上呢,互相加油吧。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