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孩子你好。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电影《挽歌》。

Ben Kingsley 与 Penélope Cruz。光是这一对组合就值得再看一遍。

乍眼看去,仿佛是一个毫不新鲜的老牛吃嫩草的故事。然而当你洞悉了人生,洞悉了婚姻,洞悉了所有的美学、历史,洞悉了时光的自由与残酷,回过头来再逢见一次回光返照般的爱情,从你眼里看出去的每一分钟都是有限而弥足珍贵的,因而每一分钟都是哀伤。

Ben 把这沉默的哀伤演绎得压抑又鲜明,淋漓尽致。在宏大的宇宙和宿命面前我们无分男女老少,皆是张皇失措的孩子。

故事最后她说:“David,真可笑,我现在觉得我自己比你更老了……”她的残缺,竟然是为了圆满。

Ben 饰演的教授在一次书评采访的时候说:“……人们总有个美丽的误解,以为他们能够拥有名画。而事实上,是名画俘虏和拥有了他们而已。他们在短暂的时间占有它,拥有可以尽情欣赏它的自由。这就像从理论来说,你也可以买下埃及金字塔。但一千年以后,金字塔仍在,而我们却……”

那个年老的男人在话筒前低了低头。

2.世间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永远属于你的,包括你最爱的人,养大的孩子,包括你的财富,你的身体,最后也会回归尘土。世间的一切我们只有使用权而非永久拥有权。世间的一切,我们都不过是借用。

所以,凡事都有缘起缘灭,有始有终,强求不得。

3. 一次一个小女朋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给我打长途电话: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你教教我,教我怎么得到他的心,教我让他爱上我,我愿意付出所有代价来报复他。

我在电话这头长久地沉默下来。

原谅我不能教你,这世上谁不是个拙劣的只修了半堂课的学生呢。我知道它是如何开始的,却还学不会如何好好结束。就像教一个人学会引爆,却永远无法教会他不炸伤自己。

长大以后,你再不会羡慕玩世不恭者的潇洒,以及心静如水者的平淡。当一个人告诉你他已经洞悉世情,平和淡然,不再有特别的恐惧与伤害。你当拥抱他,当温柔怜悯地待他,因为那意思是,他放弃一切冒险,也不再有切实的快乐。

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即使壮士断腕,也一样会痛会失血过多而死。区别只是你对自己下不下得了手。

4.继PUA风潮刮起以后,网络上又一批婚恋教学、交友培训应运而生。

出于好奇,听后辈津津有味地聊起过这类课程。如何外形抢眼,如何发出好感信息,如何过滤可能对象,如何分析对方肢体语言,如何深入一步,如何TD。。。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有详尽教程,甚至ppt与实践课程,教人叹为观止。

所有的课程都很诚实,它们说包你找到女朋友,教你学会社交。没有一个课程敢说,包你遇见爱情。

在过来人眼里,大约是与我一样的失笑罢。大学引进一门基础社交课其实是应该的,再进一步,如何利用一切资源,挑起对方的荷尔蒙,产生征服欲、保护欲、占有欲、嫉妒……那都是有迹可循,更何况还有先进科学设备可以衡量的。然而,那跟爱情,真真是半毛钱关系没有,甚至背道而驰。在你第一次运用技巧获得对方的一个好感信息之前,你已经斩断了从这个人身上产生爱情的可能。

一切伟大的事情所以伟大,在于它不能被安排。古有灵符,有降头,有催眠,今有迷幻药,有心理学,有房车具备无不良嗜好的高富帅条件引诱,然而骗得了一时与对方,骗不了一世与自己。

所以才有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帕里斯,才有付出了整个江山的温莎,才有连命都送了的梁山伯与罗密欧。给他们一千个心理医生,抵不过那意中人出现的一个瞬间。

爱情这种倒霉彩蛋,有时候真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苦苦求着中它。

5.又一次出走,在大理洱海边住了四天。

每日清晨在鸟鸣中醒来,独自在天台对着洱海立一会儿。蓝得不似真的的蓝天白云下面,懒懒缓缓的白族人们与猫狗,记忆中几十年前才有的集市与镇子,熙熙攘攘的陌生口音的人群,以及天底下飘着的红尘里的炊烟。

水里泊了一条小船,船头蹲了一个包蓝头巾的人,在水里细细捞了什么上来,又低头摘了什么,又捞,又摘。也不像捞鱼,也不是捞水浮莲,不急不缓,一直就那么蹲着。身边的水面上一群白鹭飞过,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晨光升起来又斜过去,渐渐地一个上午便过去了。

我竟也就这样注视了他一个上午。

在高原上我的声音一直沙哑,真希望可以一直一直不必说话。

即使说,又能够说些什么,你要说给的那个人,他是否能够听见。

这是杨丽萍的故乡。忽然记起杨丽萍说,世上有的人是来赚钱的,有的是来传宗接代的,而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看这天空是如何蓝,水是怎么流,树木是怎样生长的。

我们就是来一边圆满着一边遗憾,一边记载着一边遗忘,一边注目着一边错身而过,一边沉默着一边发声的。

6.飞机降落在大理机场。我边拖着行李往外走,一边眯着眼适应这明媚灿烂的日光,打开手机,伊迪发过来一张粉扑扑的婴儿的脸:是个男孩,六斤三两。

啊,他终于做爸爸了。我仰起头对自己微笑,机场大玻璃窗外的日光那样刺眼,又快乐得忍不住落下泪来。

终于长大,变强,终于可以用全心和一生,去爱一个新的,鲜活的,完整的,永不背叛离弃的一个人。真好。这命运对我们还是好的。

伊迪问:叫什么名字好呢?

如果可以,愿这孩子如我现在眼前的日光与苍山洱海一般,简单,温润,明媚,安宁。

欢迎你来这世界啊,它那样精彩美好,值得好好走一遭。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8/08 14:0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177539)
David 说:
2013/08/09 16:24
把一门课学得太透彻,是喜欢这门课,还是喜欢高分?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