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

1、生了一场病,颈项周围长了一圈大大小小的火疖子,剧痛无比,又牵扯着神经,整个上肢动弹不得,连续一周吃止疼药方能入睡。

后来朋友推荐去看中医,一服药熬完喝下,第二早醒来,疖子已经开始愈合结痂。壮哉我中华医学。

只是留下了大小几个深粉红色的印子,领口处隐约可见,后颈处的更为明显,远远望去,像是蚊子叮起了一个大包。

Paul十分痛惜,说唉呀,落下疤痕了,好好的留个瑕疵。

我却颇为满不在乎,撇撇嘴说,管他呢。算了,反正以现在的年龄和姿色,看来选中国小姐也是无望了。

Paul于是不得不被我逗笑起来。

又一次聚会,久闻其名初见其人的朋友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个遍,事后一一细致地还能说出我当日的衣着围巾甚至手机套和发卡的颜色样式,最后不无遗憾地说:其实你长得很齐整,就有一点——好好的女人爱喝什么咖啡,染得牙齿不够白。

我闻言在电脑这头亮出不够白的牙齿哈哈哈哈笑起来。

2、阿朱在大理的床上盘腿坐着的时候,叹一口气说,以前总觉得自己腿太粗,皮肤不够白,左右眼大小不太对称什么的,现在呢——

——习惯了!我们异口同声地顺着往下说出这三个字来,纷纷笑得前俯后仰。

原来真是会习惯的啊,自己所有的不完美,爱犯的毛病和小脾气,日益变化的身体与心态,会找更宽松的衣物和环境来迁就自己。

说不清好或是不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样比较容易快乐。而谁不是人生一世呢,在无伤大雅的小节里,就让我们姑且快乐一点地过这漫长生涯吧。

3、小时是个十分乖巧且不算笨的孩子,母亲十分骄傲于她的早教成果,于是在当地电视台慕名而来采访“小神童”的时候,让我背诗,我便背诗,让我唱,我便唱,让我跳舞,我便跳,然后记者拿出一个小算盘,让我表演珠算,我把手背在身后摇摇头说,我不会。

妈妈的确是没有教过我珠算,记者笑说,小朋友,你就拿着算盘摆摆样子,不用真的算。我的犟脾气发作,断然摇头,不肯妥协。

最终那个采访当然无疾而终了,妈妈为此还狠揍了我一顿。

不肯装作不是自己的犟脾气看来要贯彻人生始终。

4、最近的起床闹钟是那英的《春暖花开》,曲目好听又不吓人,那姐的歌喉始终暖暖的。

歌是好歌,词也是好词,不知怎的,总觉得沉甸甸的。

世上是有这样挖心搜胆的付出的:你要一滴水,我倾一片海。你要一片红叶,我给一片森林和云海。你要一个微笑,我张开怀抱等待,你要是约好明天见面,我便想好了十周年的庆典……

一次次失望倒是其次,主要是累死不偿命。

后来在微博上看了一篇不无煽情的破镜重圆的故事: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说服自己,等我爬出悬崖,等我缝好胸腔来看你。 可是全世界没人在等。是这样的,一等,雨水将落满单行道,找不到正确的路标。一等,生命将写满错别字
,看不见华美的封面。 全世界都不知道谁在等谁。 而你又在等谁。

为了证明我离得开,我就离开了。为了证明你放得下,你就放下了。我没有等你,你也没有等我。所以习惯了世上没有永恒的诺言,不反悔的等待,不要回报的付出。

忽然希望是我们错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13/09/13 16:34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0) | 阅读(162210)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