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能够开口了

看完那些久未谋面的朋友的日志,似乎茅塞顿开。如果哪一天,她们也找到这里来,我如何介绍自己呢?

我不是一个擅长将生活琐事记录下来的人,可是我仍然希望,某一天,某个跟我在一棵大榕树下做过早操,听过校长训话的,或是也在滨江公园放过风筝的,在校门口吃过牛腩粉的谁谁谁,如果一头撞进了这个博客,能够记起我:“啊,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样的,总是——什么什么样的谁谁谁。”并且也能够知道,我过着自己选择的生活,那种清澈而高远的自由——并不是不快乐。

我在大学做了三件事情:在宿舍深夜上网;在自习室熬夜抱佛脚准备考试;晚上在教学楼下的草地或是空篮球场上喝啤酒。无论是上网还是考试还是喝啤酒的时候我都在想同一件事情,那便是我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也许是某一个深夜我关机,到宿舍外面的水龙头洗脸的时候,冰凉的水掠到脸上,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去北京。

于是就来了。

于是生活开始了。朝九晚五,没有座位的公交车,所有人的一口类似广播员发音的标准普通话让我常常听错电话里的声音,我花了很长时间适应北京的交通和天气,后来我甚至放弃适应——也许是因为当时有余地每天打车和整天吹着空调的缘故。我躲在空调室里终日隔着玻璃看着窗外杀气腾腾的世界,于是顺理成章地得了空调病。在北大工作半年后,我因抑郁症不得不停止工作。

那都已经过去了,请不要为我担心。

我现在在教书,固定的课本固定的内容,我从前以为我不会安心于这样枯燥而没有变化的日子,可是此刻我深深喜欢着它给我的安定感。我已经没有棱角和锐气了吗?还是我从来就没有过。亲爱的朋友们,我说不上来,谁不在无时无刻地变化着,谁又能最终了解谁呢?

下课的时候,我常常捧一杯热水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往下望,孩子们的生命真是完满,生机勃勃,不停地感叹和宣泄。我常常微笑,为琐碎浪漫的韩剧流眼泪,但是不常忧虑。是没有忧虑了,还是许多事情再不足以忧虑,我已经不太习惯细想。

朋友给我拍过一些照片,不过是迎合别人的设想摆各种姿势而已,我独独喜欢一张坐在地铁站台上的,脸色素净,在路上,没有家。

会有的,有一天会幸福的,我深深相信。

我始终不懂得如何转贴照片,也难得记起自己msn地址,当作记录一下罢。http://spaces...om/letgonorah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20 00: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1) | 阅读(2211)
之前的回复 说:
2006/06/11 17:35
- 评论人:绿了芭蕉   2006-06-06 10:03:59      
呵呵,是Helen吧?真是许久不见了,你在伦敦可好?听24说起过你,独自身在异乡,万事保重。希望你能在远方找到你寻觅的东西,愿你收获爱情,享受生活。常常联系。^_^


 - 评论人:成吉思汗   2006-06-05 19:17:35      
到了同学录,才知道了昔日同桌的博客,许多话竟然说不出来。 过的好快,看了你的一篇又一篇, 忽然那久违的想念重袭,只希望你很好,希望你快乐。


 - 评论人:陈年美酒   2006-05-22 10:59:39      
我曾经在鲁豫有约看过一集有关抑郁症的专题 其实没想象中那么糟 他们形容无非就是一场小感冒 不要太在意 随它去 就象家里来了客人 招呼一下它就会走的

总觉得喜欢上网写文字的人都会这么那么一点点的抑郁症

试用工作总结上 领导批示最后一句是同意如期转正 名片也给我印好了 只是电话号码错了

昨天和妈妈在家煲韩剧 有这么一组剧头 定格 从各个角度慢慢摇到主角的脸上 很振憾 我喜欢这样的解构 人的肉眼永远不能在同一时间把关周边的方方面面 不再从事新闻业 却突然无比的怀念


 - 评论人:天涯狂刀   2006-05-21 21:55:06      
厌倦变幻,安于宁静。差不多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心路历程吧。


 - 评论人:情深不寿   2006-05-20 02:11:45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