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泊东吴万里船

是从东吴来的船呢?还是船要到东吴去呢?……

争辩许久,无果。

又上网看了看,没有直接提到这个问题的材料。但是想了想,有如下三点:

一.杜甫以对仗工整闻名,从格律和对仗上讲,这首诗几乎无可挑剔,从音、字、义、色、境几个方面看来,无一不工: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窗含”句,雪在西岭,已有千秋,那么,船自东吴,已行万里。字句相对而意义呼应,这么一来,应该是从东吴来的船。

二.杜甫写这首诗时,已经五十四岁,告老还乡,清闲度日,“名岂文章著,官因老病休。”名利之心大已淡薄,年少壮志也犹如隔世。遥望门外船只,未必真是老人出门实地调查后方落墨书写,而极可能只是诗人由己抒发出的情绪和猜测。人已休,船将泊,应是远航已久,该停泊了。

三.杜甫当时身在成都,唐朝时,东吴(即苏州)已是繁华商业城市,往内地运输商货茶叶船只必然常见,也在情理之中。

再想想,有点为自己的较真好笑。罢罢罢,不想了。在座各位看客如有高见,便请赐教罢!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5/25 13:06 | 分类:误人子弟 | 评论(2) | 阅读(3279)
铁牛 说:
2006/10/26 20:10
这首诗中的画面不一定是作者当时眼前看到的景象,很可能是想象出来的画面啊。象这种古诗主要是写意而不是写实的,由画面的意境来烘托的心境的。就象毛润之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惟余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这些画面,作者不可以同时看到,只是诗人想象出来的,所以,当我们去读这首诗的时候,不必要去考究“是从东吴来的船呢?还是船要到东吴去呢?”,仅从字面的意思是无法解释诗人当时眼前的景况的,只能从这首诗所创造的画面和意境中了解、解读到当时诗人的心境。
再者,创作格律诗本来受到格律的限制,诗人们经常会采用变化和折衷的手法,以求得符合格律上要求。比如诗人会在采用同音字,或者把诗句倒装,等等手法,以求得和前面诗句的呼应。比如,杜甫另一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这两句如果按顺序来读是无法理解的,但是我们却能感受到这句诗的意思,什么叫“香稻啄余鹦鹉粒”?其实是说“鹦鹉啄余香稻粒”。但是你一读““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却能理解它的意思。这就是诗歌创作中的变化。这种手法在书法上也是经常使用的,比如颜鲁公写的“永”字最后的“一撇一捺”是连写成“竖弯钩”的,这是为了和前面的“永”字区别开来,不会显得雷同,而进行变形的,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里的有很多“之”字,但是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也是这个原因。
norah 回复于 2006/10/27 10:13
嘻嘻,铁牛哥果然言之有理,是我太钻牛角尖啦!
之前的回复 说:
2006/06/11 17:34
评论人:norah   2006-05-26 12:46:05      
要为狂刀鼓掌才是,所言极是。


 - 评论人:天涯狂刀   2006-05-26 06:26:27      
古人曰:诗言志。
年少气盛,朝气蓬勃,必然踌躇满志,将行万里,固此船必是整装待发,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指江南富庶之地。
多年宦海生涯,沉浮不定,加之郁郁不得志,早已年老体衰,雄心不再,万里沧桑已阅,只待告老还乡,以慰残躯,焉能还有青年人的壮志雄心?


 - 评论人:情深不寿   2006-05-26 01:15:44      
房子、房子,多少人为你叹息。


 - 评论人:天涯狂刀   2006-05-25 18:29:35      
小白飘逸洒脱,老杜雄浑抑郁;小白出世,老杜入世;小白浪漫主义,老杜理想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小白多血质,老杜抑郁质……


 - 评论人:kava   2006-05-25 17:10:25      
可以写一篇论文了。估计能得奖。


 - 评论人:norah   2006-05-25 15:02:23      
小的时候叹李白才气横溢,贬杜甫迂腐陈腔。现在却不然了,大概还是年纪渐长的缘故,开始懂得抛却文字的外壳,欣赏沉郁的气质。李白的灵魂再优美,也还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他袖间的花朵太高太远,落不到世间民众的手中来。杜甫啊杜甫,一句“愿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已经让人落泪了。


 - 评论人:情深不寿   2006-05-25 13:24:30      
把老杜和老李放在一起,很容易就察觉到,两人的风格是各走极端。老李不拘一格、自由奔放的才气,把那些看起来打破规则与成规的语句,变成经典中的经典。老杜却正相反,比教科书还教科书一般的滴水不漏,同样的让人叹服不已。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