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翅膀

在刘凌的blog上看见这么一篇:

关于诺拉,关于北京……

2006-06-21 00:27:19


也许真的是巧合。

昨天贴完《怎么了……》之后,失散多年的诺拉老师就在我的博客上现身留言了。城市的变换忽然让我们的距离遥远了许多,也曾为她的消逝而担心,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一种兄弟般的感情,可她却是女的……

我曾经想过她就是我的音乐剧里的女主角,她的气质、她对生活片段的把握和演绎都会为Floyd's Wednesday添色不少,可惜在我结束潜伏期的时候,她却消逝得无影无踪……
那怕是在我到北京的时候,她也未曾露面……

就像我对北京的执着一样,她的执着更为立体化,只是我还是没有回到北京……
从五道口到豪运,从高地到蓝旗营,我依然在找寻着些什么,她或许也是floyd,她又在找寻些什么呢?


忽然想起了故去的许多片断:

片断一:01年的夏天,我在北京上TOFEL,刘凌去山西实习,然后在北京会合,他拉我陪他去豪运酒吧看演出,至今记得很清楚,那支乐队叫做“陈尸”,一进去,我发现场内坐满帅哥美女,个个打扮妖冶,然而我梳了两个马尾,穿大篮球背心,还背了一个双肩大书包,刘凌也一本正经。坐在吧台前,我用粤语对他说:“我觉得我地好傻啊!”刘凌说:“你旁边果个人仲傻,仲啰埋相机来添!”正在这时候,他说的那个人回过头来,也用粤语流利地对答:“喂,我听得明嘎!”……原来也是中大的学生,汗!

被金属摇滚轰炸完已经是半夜,两个对北京毫不熟悉的广州来客走出酒吧,对着黑灯瞎火的街道瞠目结舌,终于打了一辆的士,到附近唯一24小时营业的“永和大王”坐下,喝了一点东西,永和里的空调太冷,我每坐一会便不得不起身到门外走动一下,有时索性坐在门外街角,抬头望一望北京陌生的夜空,那个时候我可不知道我以后将在这片天空下生活。

我们对坐着翻他带来的音乐杂志至深夜,我还记得看了很多颜骏的乐评,五体投地,以致后来见到颜骏真人的时候忍不住兴奋得要给刘凌发短信。深夜我终于又困又冷,对他说:我可不可以做一件很丢你脸的事?他点头,我于是立刻取出书包里随身带着的雨衣穿上御寒,倒头便趴在永和的桌子上睡着了。及至天明,走到公交车站各自等车的时候,还感觉晕乎乎的。

片断二:在广州,我和NN,CZ去刘凌他们乐队的band房看他们排练,末了我们几个跑到渔珠码头去坐渡轮,到长洲岛上四处逛了逛,然后在黄埔军校的码头立定。我们都记得,在我们小时候,曾一起坐船到这里来过,满船穿白底蓝条校服的男孩子女孩子追逐打闹着,然而一切往事都在我们眼前缓缓崩塌,感觉我们像三个离开了家的孩子。我有一种说不清楚是预感还是伤感的情绪,后来我在自己的日记里说:一切终将过去,我们将再也没有青春,也没有歌。
   广州沙漠吧里,不止一次地看刘凌、NN和YD上台去赶下歌手,开始自己弹吉他,唱自己的歌,我含笑看着。我好像是他们最初的、最忠实的,也许也会是最老的听众,不是他们的一员,又像是一员。刘凌说得对,像是兄弟。很长很长时间里我一直想动笔写一个故事,我与他们的,并不纠葛,也不千丝万缕,也不煽情,也不复杂,可是每每看着他们,心里会涌起一种温柔,很纯净很诚挚的。调音试音和排练的时候我常常沉默地含笑坐在一边,我对刘凌说,我要跟阿梁学打鼓,学会了我来当你们的鼓手。刘凌连说好啊好啊。

片断三:刘凌是他们学院的艺术团长,我是我们学院的艺术团长。我们常常商量个相互交流演出之类的事情,我们学校配音比赛的时候我是主持并参赛,请了刘凌他们来作表演嘉宾,中场介绍的时候,他和临时来的吉他手还在争辩他们这个组合的名字,由于来处不同,最后没有定论,我上台半响,最后只说,接下来是我的朋友,刘凌为大家演唱。回到后台,刘凌抬脸笑笑,又低头继续试音。
   演出完比赛继续进行,其他嘉宾都已陆续回校,唯独刘凌留了下来看完我比赛和颁奖。我拿了最佳配音奖,一切结束后工作人员忙乱地收拾着,也没有顾及他。刘凌后来在半夜发短信对我说,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很美。你很优秀,我为你骄傲。
   我呆了一呆,做朋友这么久,第一次听见他这样直接地称赞我,不适应之余,眼睛于是湿,只是笑笑。

   学校之间离得远,他常常来天河,我们一块在肯德基或学校附近吃点东西,也一起看电影。不多说什么,也不提谁。聊得最多的,我记得第一是音乐,刘凌有些可爱的口吃,说起话来给人的感觉总在一边迟疑地思考着什么,他的手机标题往往是他新写的歌名,我记得挺长一段时间,便是“散落的昨天”五个字。聊得第二多的应该是他的女朋友,他带来的女孩子脸孔常换,我一个也记不住,每回他总是口吃着,说上次那个不、不、不是的,还磨着让我给他介绍女朋友。有时他和NN一块来,两个大帅哥与我一路笑闹走来,我总担心在学校里被人看见坏了我的清誉。
   听过刘凌他们排练时随便练的王菲的《光之翼》,鼓点紧密起来,高潮迸发:“张开透明翅膀……”,那一句常常让我泪湿眼眶。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懂音乐的人,更多的时候,我只是站在他们旁边,站在音乐身边。置身其中,能听见旋律辽阔,自由高远,会看见天地的延伸和终于界限模糊,人们置身其中,寂寞高歌。有一句话我一直怕刘凌觉得“酸”而没有说。我想他便是一个有着透明翅膀的人。

   刘凌问,在找什么呢。也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也许找寻的是找寻本身,又也许,已经拥有翅膀,飞翔便理所当然,不论方向。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1 11:09 | 分类:猪朋狗友 | 评论(6) | 阅读(3125)
YP.YUYU 说:
2008/12/14 23:55
随手点的这篇~触动啦心里以为藏的很好的东西~
norah 回复于 2008/12/15 10:09
嘻嘻~~~
kava 说:
2006/06/25 00:17
哈哈...这段对话真精彩~
norah 回复于 2006/06/26 21:57
喂,在一边傻笑那个,买门票没有啊?看谁呢?说的就是你!
upman 说:
2006/06/24 00:31
我是说我现在的工作……sweat
norah 回复于 2006/06/24 09:54
哎?这个……那个……
upman 说: Homepage
2006/06/23 00:41
你一定想不到,我现在就是在做广告……
norah 回复于 2006/06/23 22:36
sweat居然擅自在我版面上做广告……要收费的啊!
upman 说: Homepage
2006/06/22 16:15
诺拉老师的记性真好,当然我也没全忘……
但有一点要澄清,我可从来都没有带不同的女孩子,我们最后见面的那个女孩一直到现在都是我的最爱……
你也很久没听我唱歌了,我变得更简单,更透明了,只是我还没有翅膀,还得小跑着去追逐我的梦想……
回来吧,不然就真的有点陌生了……
norah 回复于 2006/06/22 17:22
马上回来马上回来,广告之后更精彩……
陈年美酒 说:
2006/06/21 16:17
只能说11的经历注定你一生的不平凡
norah 回复于 2006/06/21 16:39
呃……美酒言重了啦……至少我现在就没看出自己的凡人胚子里有啥超凡的因素,呵呵……只是我很幸运,认识了一些不平凡的朋友。
还有啊,美酒你每回都来去不留影踪,留个联系方式嘛!sweat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