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心间永开不败的精神之花

这个分类中的第一篇,是转的青鱼之石的长文集,并为此特意新开了一栏,我是许久已没有这样澄清淡雅的情绪了,但愿能沾得一丝雅气,以濡毫尖。我便:“合掌为朴素的礼敬 微启又如莲花。”

爱是心间永开不败的精神之花——我的诗性哲学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每天早上上班都会小心翼翼地拭去键盘上的灰,直到一尘不染为止——哪怕只是看上去而已。这样能使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感觉顺滑些,使指尖之舞动有演奏钢琴的优雅与惬意,这就不会让文字也蒙上灰白的细尘,能把每日淡淡心绪都记录于此,奉献给你。请原谅我没有回忆往事,只能给你展示每日所思,我手写我心,虽是词句平淡,断不成章,却也有几分可读吧。

九月二十三日 洗澡所悟:平凡人对日常生活的哲学沉思

   每天,要到千家万户灯火俱灭的深夜时分才去洗澡。万籁俱寂,除去包装与束缚,进入坦诚裸露的状态,得以真切地面对和审视自己——那并不完美的躯体,还有残破不堪的灵魂。在心无拘束的状态下,放任思绪游走,不由自主地思考一些东西,比如灵肉关系,比如生存与爱情,比如个性和环境的斗争与磨合,好让自己迷茫和浮躁的心灵能够平复下来。
   夜。站在浴室中央,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处于黑暗之中,只有一缕微弱而淡凉的月光洒在窗台上。窗外,连绵的城市森林像一头沉默不语的巨兽伫立在茫茫夜色里。遥望天际,月色迷朦,一股挥之不去的残缺感在不经意间袭上心头,我们究竟失落了什么,而我又在找寻着什么呢?
   拧开水龙头,水流激荡,凉凉的水流喷射在肌肤上,将一切伪装冲刷掉,“超我”遁去,“本我”现形,虚伪、浮躁、贪欲、自私和轻浮从体内浮现,是社会的大染缸快将我吞噬之征兆,还是成熟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善是本心抑或是表相?人性的种种缺陷是与生俱来的吗?在抗拒与妥协之间,我不自觉地苦苦挣扎,不断追问。或许可以洗去身体上的污垢,但心灵的污垢又如何能洗掉?如影随形的沉重使我在暝思中沉默无语。
   我的沐浴暝思并不属曾子的内省功夫,而是不自觉的心灵历险旅程。也许每个先哲面朝月色的时候,总是会思考和总结这种天人问题的吧。然而,先哲们是自觉去找寻人生的意义的,而我是不得不去思索,去寻求一个答案,来安抚自己浮躁的心灵。这是解脱、还是逃避?我不得而知。
   一直以来,都对儒家哲学持否定和批评的态度。大学四年,虽身处孔孟之乡,不时听师长学友描述曲阜孔庙孔陵之青松苍柏,凝重肃穆,凛然有浩然之气焉,却终未亲赴孔府拜谒瞻仰孔老夫子之圣像。我生性飞扬脱跳,不喜束缚,而儒家先哲注重克己复礼、端身正性,以道德律令绕开逻辑思辨而直逼人心,这种强塑超我的伦理体系自非我所喜。如今,愈深入社会就愈发感觉自己离圣人的哲学日益疏远。周星驰在电影中塑造的小市民形象将谦卑如我、渺小如我、好色如我、猥琐如我刻画得淋漓尽致,而他高扬的平民意识和反英雄主义,使我不再跪倒在圣人面前自惭形秽。也许,在陈独秀、鲁迅、胡适那个新锐思潮激荡、文化英雄辈出的时代,圣人就已经死了,他们都是弑父的文化英雄。当历史之车驶到德里达、周星驰的后现代之站,岂止圣庙坍塌,连英雄都已被无厘头所解构和颠覆。①圣经《旧约•创世纪》上记载,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原来想要在这世界上找寻光明,需要有上帝般的神力。惜乎仁慈如主,却始终没有发现迷途的我。于是,何以安身立命成为无法回避的“斯芬克斯之谜”。于我而言,修习数年的西方自由主义固然博大精深,却因阙失了基督教信仰这一精神内核而终是无法自救。无法信仰基督耶稣,就只有回归儒教,以儒家的理性、智慧和“仁德”来拯救自己的心灵吧?也许中国人总免不了要回归儒家,去找寻根的哲学,这即是作为中国传统“本源”的文化特质所在,但经历了欧风美雨之后中国文化已经注定不能回头了,熊十力、杜维明等新儒家就真能做到返本开新么?她将向何处去,又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五四以降,革命狂飙而传统凋零,十年浩劫,更使得文化家园寸草不生,如何在心灵的一片荒芜中重建精神的家园,便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所在,尽管,我们这一代更可能是作为暗夜穿行者和精神拾荒者的面貌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流浪着。

十月三日 爱情的境界:功利与超功利——《黑客帝国》观后感

   国庆长假,因为不喜欢被浓浓的商业化气息所重度污染的所谓黄金周旅游,于是赖在家里,在verycd.com下载高达5.2 G的高清晰DVD版《黑客帝国》(The Matris)三部曲,开始了我科幻与哲学的精神之旅。
   最初看这部片子是在1999年底,一个集体宿舍的幽冷冬夜,那时我还在念大一。当时宿舍兄弟们租回的D版碟片被盗版商拙劣地命名为“二十二世纪杀人网络”,而其中扑朔迷离匪夷所思的情节让我们看得云山罩雾目瞪口呆。当时我尚未经过柏拉图、存在主义、圣经等西方哲学文化的洗礼,因此在叹服导演沃卓斯基兄弟天马行空的想像力和好莱坞一贯流行的电脑特技制作之余,就只有为尼奥和崔蒂妮一身装扮极酷的炫目墨镜、黑色风衣而惊艳倾倒了。
   这几天,我独自待在家中重温了一遍这部集哲学意蕴、暴力美学和视觉特技于一身的好莱坞大片。时光已然流逝六年,我终于能剥开它包裹着圣经故事、希腊神话的外壳和层层哲学隐喻的对白,跨越异族文化挖掘的鸿沟,深入探寻其主旨思想,感悟自然也就深入了许多。
   尼奥(The One)的使命,在于“发现与反抗”,发现真实世界,反抗异化。原来,大千世界,繁花似锦,皆是虚妄,惟有深埋地底的灰色之城——锡安(Zion)才是那唯一的真实栖身之地。如同5世纪的奥古斯丁所告诉人们的那样,这世俗之城并非我们的家园,上帝之城才是得于永生的灵魂归宿,但我们去哪里找寻那遁去的“锡安”?
   24号晚上,在广州天河一家幽静的咖啡屋中再会永康兄,一位刚结婚的十年旧友,脸上的神情分明仍沉浸在新婚燕尔的甜蜜和呢喃里,谈到娇妻,目光中流露出微微的羞涩,似乎微醺在烛火摇曳的空气中。我忍不住问他,到底是什么能让男人下定决心,对一个女人做出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担负起无限责任的终身承诺呢?他的回答平实而清晰:为了一份安定的感觉。
   是的,爱情的功用就是提供安全、安定和温暖吧?一个27岁的男人漂泊在异乡,渴望有一颗善良的心可以相互感应,有一双柔软的手能相互扶持;可以在下班的时候大声宣称我要回家而不是回单身宿舍,回家所见不是散乱的床单被褥,满壁寂静,一地鸡毛,而是窗明几净,笑靥如花,生气盎然;夜凉如水,可以携手漫步西湖鹅岭乌衣巷口,不至于每天下班的自行车后座上,都没有体重的感觉,只有那黑夜嗖嗖的凉风刮过衣衫单薄的背脊;中秋之际、七夕佳时,举头望皓月咏清词,不会落寞只身无人应和,徒有秋风萧瑟对影三人,而有蕙质兰心,星眸流动,十指相扣迎风轻吟,两望烟水里,共醉枫林间。何等惬意,何等醉人?
   这世间的爱情有多少是孤独的产物啊!诚然,生活是现实而冷酷的,我们需要找寻温暖和安定的感觉,我们是被上帝放逐的罪人,在欲望之海上沉浮挣扎,无法辨明方向,只能向未知的海域奋力游去,而她,爱情,是一座悬隔于世的孤岛,是我们唯一的栖身之地,它漂流在无边无际的幽深海面上,而只有登上这座神秘莫测的岛屿才能生存。
   但是,爱情是超功利的,将爱情庸俗化,就永远不体会爱情的真谛和美妙,将爱情市场化,就只能过琐碎不堪的平庸生活。人的一生这样毫无精彩地度过,等于将生命最有活力的那部分自我阉割。亲爱的,我不要你的小鸟依人,相夫教子,我要你的心灵共鸣,相互辉映。
   我恍如黑夜中的舞者,只为心中的光明而舞。任世事沧桑变换,却又怎能及得上我心扉瞬间,那顷刻微光?

十月十六日  爱情与哲学——谁是终极快乐的源泉?

   生命的本质就是挣扎和矛盾。上帝造人,在他脆弱的躯壳中比别的生物多造了一份灵性、智慧和感情。这三件东西,使人类永远在挣扎和矛盾中翻滚和浮沉,无法解脱,无法快乐。
   佛家有云:求不得苦乃是人生六大苦恼之一,每一种追求皆是心灵的苦役。为摆脱心灵之苦,先哲发明了哲学。
   还记得那个佛家的譬喻吗?一个旅人吊在一口井的树枝上,上有猛虎眈眈,下有毒蛇环伺,他只是全心全意地享受树枝上的一滴蜂蜜。只要全身心尽情地投入过,刹那的欢愉也就算永恒了!
   这就是爱情。也许,我的爱情亦如风中之烛火,因心灵的撞击而燃亮,绚烂整个夜空,下一刻却又旋即熄灭。灿烂过就足以无悔了。也许,宇宙的每一次永恒便是由这样无尽的绚烂瞬间所凝成的罢。
   而哲学呢?哲学也许没有什么终极目的,所谓的意义和目的可能都是人从自身局限性的对立面中探寻出来的。因此,有了功用论(实用主义)、超越论(超验主义)、发现论(亚里斯多德)、去蔽论(存在主义)、解脱论(基督教、佛教)、人的全面发展论(marxism)、反异化论(法兰克福学派)、虚无论(后现代主义)等等各种迥异的解答和论证。我比较喜欢和倾向于“超越和解脱”这一命题。个性使然,也是气质使然。我想,哲学是一门奇妙而个体化很强的学问,不同的心智、性格和人生体验,对哲学的终极目的一定会有不一样的看法和感悟。而真正的答案,也许是维特根斯坦的不可言说。

十月三十一日  冬瓜猪骨汤与多啦A梦

   入秋了,广州地处南国,却也已秋风乍起,青枝微黄,开始泛起丝丝凉意。于是换了一件深蓝衬衫去上班。着装之际,凝望镜中人,那是我么?经过三年的历练,竟然已然斯文老成,一本正经,不复见往昔校园中那青涩少年了。
   一日大好时光忙乱在文件、传真和稿件之中,匆匆过去。下了班,只觉腹中空空,疲惫不堪,连忙乘搭电梯奔赴食堂。阔畅的食堂里头空荡荡的,只有十几个身着脏兮兮的白褂子的食堂师傅和杂工在埋头吃饭。我取出饭卡刷卡,掌勺的姑娘瞥了我一眼,似乎在打量我这生面孔是否骗吃骗喝之辈,我定睛望向她,颌首微笑,她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才仿佛不情愿般往我盆中撂了一勺粉丝腐竹——这不过是中午吃剩下的回锅菜罢了。我却并不在意她的怠慢,心怀欣喜地伸手去拿盛汤的大勺,因为今天的汤是我爱喝的冬瓜猪骨汤,那是顶滋润人的。只可惜锃亮的白铁皮桶中已没有多少存货,我费劲地拉直身躯,将长柄勺探入桶中,捞起几块残缺不全的冬瓜,猪骨头是一块也没有了。
   望着沉浮在灰白汤水之间的三五块皮开肉绽的冬瓜,我已是心满意足。大摇大摆地坐在白天供领导就座的第一排餐桌前,开始享受我的清汤白饭、粉丝腐竹。冬瓜汤入口极清淡,只觉一股暖流从喉间缓缓蔓延至胸腹中,甚为受用。仅花两元的晚餐能有如此美味,不亦乐乎?
   这时,悬挂在屋梁的宽屏电视开始放映《机器猫》,呵呵,久违了的叮当、大雄和静宜,让我会心一笑。深深感谢藤子•F•不二雄(作者藤本弘、安孙子素雄合署之笔名)这两位日本男人,把我们小时候那一个个简单而又朴素的幻想化为屏幕中的现实,给全世界的孩子们送去了如许快乐。在商业化高度发达、竞争压力无处不在的日本社会还能坚持如此清新活泼的画风,保有色彩斑斓的孩童之梦,稚子之心,殊不易乎!

地理信息系统博士

     广州很大,走在高耸入云的大厦间,那份恍惚犹如闯入仙境的爱丽丝。
   人生身不由己,随波逐流,沉浮无定,有人奋勇直前,有人沉在昏暗污浊的河底,这些人是儒家,有人却爬上了岸,躺在岸边草地上晒太阳,这些人则是道家的庄子、犬儒学派的狄奥根尼。
   前些日子我和朋友一起到中大跑了一趟。 以前在念大学的时候很反感坐在名牌轿车驶进校园的家伙,觉得他们是一堆俗物玷污了校园的宁静,而现在轮到自己坐着一部本田车进到中大,感受却已截然不同,坏坏地调戏路上的女孩子,这才知道心里面竟然如此羡慕校园里大学生的纯真,妒忌他们的青春。
   总是在有风的时候想象自己长发飞扬走在风中的样子,而真实的我总站在紧闭的窗边,将自己封闭在小宇宙里头守候;想象自己是个野性的魔羯座男子,可以不动声色的无所畏惧的独自走过戈壁、高原和海岸,眼底只有淡漠;近乎疯狂地迷恋梵•高画笔下的《鸢尾花》,和他那股让人为之着迷的决不向世俗屈服的顽强生命力,可是我终究还是以物喜以物悲的平凡人;我的内心在阴暗的苔藓地里疯长,可是头上永远顶着明媚的太阳花。

茶叶蛋与离婚经济学


   法律工匠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生动实例——这就是我到省里来上班的感受,比起以前,技术含量和知识层次自然高了不少,但也无非是个司法流水线上的高级钳工罢了。违宪的律师法草案、带着硬伤的审计法修正案、土洋结合、不伦不类的关于死刑复核程序的司法解释、违反教育机会平等原则的政府规章、侵犯公民生育权的地方性法规……我的工作就是审查这些立法生产线上的产品,挑出瑕疵,让它们打道回府、重新返工。
   晚上边吃茶叶蛋,边看刚买的《离婚经济学》。

我的死亡哲学:如何免于死亡的恐惧
——观高桥留美子《人鱼森林》后感


    很小的时候,对死亡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每当深夜躺在床上独自面对黑暗的时候,想到自己青春年少无限美好之身终有投入永恒长眠之日,不禁充满了悲伤和沮丧,心想天地真是何其不仁。后来上了大学,视野大开,思想疆界解禁,逐渐接受了灵魂不灭论,坚定地相信灵肉可分,肉体不过是灵体暂时的寄居之所耳。如此,在绝望中找到些许希望和安慰。近些年读了好些介绍和讲述世界文明的书籍,更随着生活阅历和人生体验的不断丰富增长,深感人之一生何其渺小平凡,食米碌虫而已,并无特别值得贪恋之处,而人之生命历程比之宇宙历史,亦不过是一株寂寥开放的小花,一秋枯荣,转瞬即逝,又何必为此微躯而自寻烦恼呢?纵然身化微尘,不正可超越沉重之肉身,乘风逍遥游于天地六合之间么?得悟此理,对死亡便不再有以往那般浓烈得让人窒息的恐惧了。

不公正的社会——死刑断想

     为什么至今还无法废除死刑?一是社会不公普遍存在,大多数人在不得不忍受着种种不公平的时候,反对边缘人群享有公平。二是大多数人成为死刑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平安与秩序的产出受益者——尽管可能仅仅是心理上的收益。三是统治者的暴政和大多数人的暴政结合了在一起。

新《公司法》与实用主义

   整整两年,在断断续续地研读中国的法律体系。追踪立法动向,解读最新法条。研读法条并非仅是纯粹的记忆,包括了理解和运用。
   当然,如果依照我在念大学时的气质和志向,我是不愿意去钻研法条的。因为研究法条是一个实用主义的进路——当然,现在多了一种解释学的进路,而我倾向于批判主义和形而上学。但是我需要通过研修法条,从而形成法律专业技能并以此挣钱去养家糊口。我曾经以为,象牙塔圣殿中的高头讲章、坐而论道,只能在梦里和网络中出现了。
   合作-秩序义务。从单个主体来看是一种纯粹的义务,但如果一个集体都完全履行了这个义务,即大家都采取合作策略的话,则会产生出现一种理想的秩序,每一个人都能从中获益,此即为合作-秩序义务。最为典型的就是交通秩序问题。

读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

   刚刚进入法学院的时候,看的法理学书籍都是从宏观的视角去阐述法律的,堪称宏大叙事的法学。我一直认为这是法理学的基本特征的时候,后来我阅读了卡多佐的《司法过程的性质》,我才得以看清,以实用主义哲学为内核的美国法哲学是与中国的法理学大不相同的。不仅有着迥异的精神趣旨和进路,而且有着别样的语言风貌。

也谈男女平等

    从黑羊谈论的女人之天性,想到了女性的解放。
   男女平等也许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层面:比如常见的经济平等、机会平等、权利平等、地位平等……但是归根结底,应该还是归结为人格平等,在制度层面上表现为法律平等,在社会层面上则是机会平等、地位平等,在家庭中是经济平等、思想平等……
   从圣经里头夏娃是亚当的肋骨的叙述,到波伏娃的《第二性》;从美国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运动,到当代中国“女人是否应该回家”的大讨论,可以看出“人生而自由”这一古典自由主义命题不仅指引着男性社会从君臣结构到公民结构的演变,而且深刻影响了妇女解放运动。
   正如人的发展是全面发展一样,女性的解放也是全面的解放。我曾经问过很多女性朋友,“女人真正最想要的是什么?”eleven告诉我,她的答案是“要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是的,没有对自己人生和命运的把握,没有独立自主的权利,匍匐于父权、夫权之下的女性,谈不上解放,更谈不上平等。
   小脚是束缚,父权是束缚,天性论也是束缚。欲求平等,必先破除男权对女性之主宰,打破对女性的种种束缚,使女性的身份由男性之附庸变为平等之伴侣,使其拥有和男性一样全面发展之权利和机会。

封闭的魔羯座

    别人不容易进入我的内心,我也对别人的琐碎生活没兴趣,只是想寻找自己命中的那个“一”,将自己的丰富内心向她无界限地开放,并将自己与她的内心世界相交融,在相互辉映的光芒中不断升华、成长,求真、至善、臻于极美之境。

东山书展

     应同事之约前往东山书展淘书。不料书城中举办的乃是古旧书展,多为文史典籍,并无社科类学术书籍,于是无所获,悻悻。然书展中有多件魏碑拓片、宋代版书,勘称珍本,更兼书展中文化界人士云集,苍颜白发、斯文雅致,余混迹其中,犹如流氓,亦为一乐也。又,二楼中偶见《金庸全集》修订三版以及《诛仙》,心甚乐之,任意翻阅却无须买,窃喜而归。

试解老杜名句之门泊东吴万里船


    十一mm是位语文老师,教的学生都是韩国的小dd小mm们。
   一日教杜甫之名句:门泊东吴万里船。
   问:是从东吴来的船呢?还是船要到东吴去呢?……争辩许久,无果。
   试解之:古人曰:诗言志。年少气盛,朝气蓬勃,必然踌躇满志,将行万里,固此船必是整装待发,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指江南烟花富庶之地。多年宦海生涯,沉浮不定,加之郁郁不得志,早已年老体衰,雄心不再,万里沧桑已阅,只待告老还乡,以慰残躯,焉能还有青年人的壮志雄心?
   顺便比较下小白和老杜个性的不同:小白飘逸洒脱,老杜雄浑抑郁;小白出世,老杜入世;小白浪漫主义,老杜理想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小白多血质,老杜抑郁质……(*^__^*)





人权的法哲学讲义

Ⅰ.人权的本体论
人权概念
自由说、尊严说
人权体系
人权的逻辑状态:应然人权、法定人权和实然人权
天赋人权论:从天赋人权到社会契约
Ⅱ.人权的价值论
文明、人道、仁慈
Ⅲ.人权的历史论
人权的代际:三代人权观:自由权、生存权、发展权,第四代人权:环境权
人权的历史演进:从消极人权到积极人权,古典人权到现代人权
Ⅳ.人权的法经济学分析
言论自由的经济分析
Ⅴ.人权的逻辑、人权的体系与人权的功能
Ⅵ.人权的结构

碎玉集



     冷月清幽,漫卷诗书。掩卷遐思,与其纵横千古的风尘,不如做你窗前一株迎风摇曳的花儿。
   车窗外暝色朦胧,偶然间经过农田,飘过野姜花的暗香,会是你淡若烟雨的微笑吗?
   雪花飘落,凝结在你长长的黑色睫毛上,像精灵之翼。
   你如同在冬季中抱着脚掌酣睡的冬眠小笨熊,复苏在鹅黄色野郊的一漫春光中,欢心无限。
   面对你,我有尽情倾诉的热望,一如面对蓝天因仰慕而流泪的感动。可是,只能远远地窥见你的衣角,不敢上前。见面,你那一笑嫣然,而我却低下头去。      
   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活在彼岸,而未曾谋面的你,将我留在此界。为什么总是沉默不语呢,而我却能听见你的心跳声,甚至那细微斑驳的墙壁所散发出来的幽冷气息。是的,广州没有昏黄街灯下碎影纷飞的雪,却依然有徘徊心门之外的人,在琴声消弭的月夜,轻叩那紧闭的小轩窗。
   浓酒残梦,花落无声,我的精魂飘过了茵梦湖,到三生石前读你留下的无题诗句。林中细雨,夕阳如氲,君山空灵,洞庭寂寥。湖山之迷离不若你双眸的深邃,雨气之飘逸不若你颦笑的明艳。你是娇柔的一片云么,投影在我的波心,只是命运的偶然?
   寂寞梧桐,缥缈孤鸿,再回首已然物是人非了。长夜梦回,那清丽淡雅的脸庞依旧,疑幻疑真的吻如昨。内心的惊喜甜蜜尚未褪去,醒来我已泪流双颊。
   雨点在车窗外淅淅沥沥,温柔地犹如C小调小夜曲,在林间低语。是谁酒入愁肠,化作的相思泪呢?
大巴缓缓驶出门口。那棵屹立在门前的木棉树花团锦簇,鲜艳夺目。一如你脸上叫人沉醉的嫣红。又有多久没有见过木棉树了呢?
   喧歌哗乐,我隐于暗处,独饮苦茶以驱浓酒。世间种种,百味掺杂,岂只悲欢二字所能尽言耶?
一定看过郭沫若的《凤凰涅磐》吧,其实,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都诞生于无人分享的寂寞之中。文王拘而演周易,孔子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司马受刑,愤而著史。呵呵,要乐观一点,积极一点。

后记: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会看一会哲学和法律史,从亚里斯多德到斯宾塞,从存在主义到后现代主义,从罗马法到王泽鉴《民法概论》,从日本法学思潮到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读到快意处,在橘黄的床头灯下抬头,朝着窗外远山轻轻一笑。
   弯月已慢慢西沉,晨曦不知何时方露。这般寂静的夜晚会害怕孤独吗?一个人一杯蒸馏水一台电脑,长长的夜,浅浅的愁……孤寂的焰火带走了我的梦呓,却带不走我的哀愁。人生苦短,一世情长,对于我而言,是你的出现使日曦生光,使晨辉有意义。你的性灵,是那淡泊烟水,那绚丽之紫,那迷蒙之烟,是我心中永恒的眷恋。时光缓缓流逝,而你的恬静淡雅,并不因此而有丝毫改变,是的,在林间闪耀徜徉的,是你永远的二十三岁。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21 22:41 | 分类:心间花 | 评论(1) | 阅读(3310)
小楼听春雨 说:
2006/07/09 04:23
雅兴未尽莫搁笔,馨香犹存苦读书zan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