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小女人(1)

自杀与他杀

       因为友人劝我莫再写那些爱来爱去的东西(深觉冤枉,似乎我总在写那些爱来爱去的东西?)故此一时冲动写了半篇《老去的事》,又因为中学的时候全用来爱来爱去,历史课不是在传纸条写情书就是在打瞌睡,故此《老去的事》写到一半,便不得不停下来去补解放前后的历史资料。世上的事情是有报应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由此可见一斑。

       于是找朋友查资料补课,重点是关于大跃进后三年困难时期的。我知道这事,就象大部分人知道这事一样,知道历史上有三年时间,全国人民饿得厉害,眼睛发绿。但是为什么会这么饿,饿到什么程度,从哪天开始饿的,我倒从来没有追究过。补了几天课,虽然听得迷迷糊糊云里雾里,并且历史从不同角度往往有不同解读,故此下面只把我得出的大致印象说一下:

       众所周知,粮食是国家经济之本。在此之前我光知道粮食用来吃,倒没想到它与工业生产的关系,比如作燃料或原料什么的。现在是知道了,在浮夸盛行的年代里,亩产万斤不算什么稀奇事,但是就象我的历史混过了高考,现在混不过去了一样,牛皮不是吹完就蒸发的一件事,粮食产量被列入了国家统计数据,并由这些数据作出了对未来几年的经济计划和规划,有这么多的原料,中国人当然不能坐着光吃,要利用原料搞建设,于是有了后来的大炼钢铁,并引发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劳动人民为国慷慨地把家里的铁锅铁钉铁榔头全部捐出的壮举。废铁凑得差不多,炉子也生上火了,就差往里面扔燃料加大火力了,这时候放卫星攀比产量的小头头们才傻了眼。事已至此,唯有拼命补救。怎么补救?征粮呗!虽然达不到吹出来的数,但总是多多益善,老百姓平时留下来供一年吃用的粮食收缴得颗粒不留还远远达不到报上的数字。于是就饿了。

       许多资料显示,许多人也记得,当时并非没有粮食,公家的粮仓是满的,但是公粮是重要战略物资,故此是绝不能放仓的。教师在课堂上一再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国家现在是很困难,但是还没有饿死过人。有的人饿得不行,要出去逃荒,当地乡县政府也是不允许的,号召大家不要乱动,为了节省体力,多躺躺。

       当然,中国人民更加相信,是天灾人祸加上万恶的“苏修”才导致的这场横祸。这里面当然有点因素,另一方面,前几年提前体验共产主义,免费吃公共食堂也是一大伤,听说当时许多人吃馒头咬一口就丢,以致许多臭水沟里都漂着馒头,可见报应也确是有的,许多人估计不是饿死,也是后悔死的。

       有没有饿死人,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学艺不精,确实不曾记得我的中学历史课本上提到饿死过人。我所接触到的官方网站和资料,也没有怎么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奇怪的是,也没有人问这个问题,呵呵)。小时候我奶奶说起我原本有一个姑姑,是六一年饿死的,当时如听天方夜谭,一笑而过。于是,又上网。网络是个好东西。

       以下节选的是某网站的东西:
       “作者: skinboy (送交者: skinboy) 1998年11月22日19:36:18 于 [万维读者论坛]


我奶奶就是饿死的。我们生产队当年有230余人,饿死30余老弱,出生5人(三年内)。
去南京走访一下某些幸存者,到今天还有不用洋货的老人。中国2000多个县,每个
县平均10个乡,不算多吧。每个乡5个大队不多吧。每个大队10个生产队不多吧。
这样我们就有2000X10X5X10=100万个生产队。3000万/100万=30。不多吧。官方数
字是人口减少1300万。”

“原 贴 [ 1 ]
饿死人的确很多
当时各地情况不一样, 而且和当地的干部有很大关系. 我
是四川人, 家母住在一个小镇上, 可能是重灾区. 城镇少
有人饿死, 最多是死于营养不良(似也可算作饿死). 但听
家母说, 农村的确饿死很多人, 甚至有一个生产队全饿死
的事情(听说而已, 无确证). 当时并非无粮, 战备粮不少,
但不让动. 我听说过抢战备粮被抓的. 确切数目难以估计,
因每个人环境不同.
[ 2 ] 刺客(周.川.新.茶) - 17:22:17 11/22/98 *** 回 贴”

“我听说的情况

亦凡书库论坛主页
送交者: 实话实说 于 January 03, 1999 11:11:15:

其实,我们所听说的或个人直接经理,都不如官方资料或社科研究人员
的资料有全面性。不过既然有民族败类想搅浑水,根本否认俄死人情况,
不妨也讲讲我家人告诉我的故事。
我家还算北方较好的地方,没有大旱大水之忧。但58年的浮夸和大炼钢运动,
使粮食上缴,土地荒芜。在三年饥荒时,人们没有吃的,不得不到地里拾取
前年丢在地里的“农作物”。草根,树皮都吃光了。至于浮肿是普遍现象,
为了省体力,号召大家没事儿就躺着,少说话。玉米秸秆都是充饥的“食品”。
忘记过去就是对将来不负责,某些人已经堕落为非人,和畜生差不多。因为我
们争论的不是观点问题,而是做人的原则问题。好比,如果犹太人整天为纳粹
开脱,硬说纳粹没杀600万犹太人一样。如果犹太人中有个败类说:“你见纳粹杀人了?”
这和某个中国猪说“你见有人饿死了?你怎么没死?”一样无赖。这种无赖还可以说:
“日本皇军可好了,我没见他们杀人!””

“实话实说,我们村饿死人不少(有内容)
亦凡书库论坛主页
送交者: 大脚 于 February 18, 1999 00:05:31:

我今年35岁,1964年生,曾听我父亲讲过我们村的情况,是安徽省芜湖市不远的一个村,鱼米之
乡,58-62年全村共饿死200人出头,开始,村里的老弱之人不停地饿死,后来,青壮年也有饿死。
我父亲,于59年逃出来,才得幸免,我母亲于61年逃出。关于他们先后从村里逃走得经历,可以
写一本书了,我父亲是一次逃跑成功的,母亲则经历坎坷,第一次被挡住,第二次到了芜湖码头
却被民兵抓回,直到第三次才逃出来。我父母亲说到,快要饿死的人真是很惨,死前不停地
说,要吃饭,要吃,...听了直让我流泪。也有人快死了,家里有人有办法的,从哪里搞来一小
碗米汤,给她(他)喝下去,马上就就活了.至于,原因,当时确是大丰收年景,可是粮食在仓
库里,就是不让吃,我父亲逃走后,我母亲还参加了挑粮队,将粮食挑到县里,几十里路啊,
晚上,我母亲偷偷地去地里摘几个豆子,回来给我姐姐(约有4-5岁)嚼嚼,也不敢生火,家
里的锅是没有的 ,给收走炼了钢铁了。我父亲逃到江西,在水库工地参加工作,就是作苦
力,但他觉得太幸福了,因为有饭吃,还可以省下粮票寄回家给我母亲和奶奶用,
可是,母亲,看到父亲的信上说,寄来了粮票,高兴啊,几个月过去了,她也收不到粮票,
我奶奶就说,二丫头啊(我父亲是二子),你也跑吧,要不我们都会死的,就这样,母亲历经
坎坷,逃出,我奶奶是军属,每天在食堂可以吃一点稀饭,保得性命,我姐姐靠着奶奶每天藏
一点稀饭中的饭粒回来,瘦得不象人样,到63年母亲回家去把她接来,只剩下皮包骨了。
食堂里后来的稀饭也是稀的象水样,于食堂关系好的,炊事员会将勺子在锅底捞稠的,一般人
都是喝稀的,农活是还要干的,所以有的青年,挑着走着,就倒下去了,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
闭了眼。
江西就很好,村里流行话,要吃饭,去江西。所以尽管安徽饿死人,但江西是不会饿死人的,
在江西的许多地方,都可以遇到安徽人,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比较有名的象胡耀邦埋葬的地方
(共青垦殖场),就有许多安徽人。我经常看亦凡的论坛的不少文章于此有关,因此提供
一点真实的材料,我觉得关于是否有人饿死的争论有时是可悲的,如果你的父母或家人有被饿死
的经历,就不会怀疑了。...
感谢亦凡,这是普通百姓的地方,挺好的。
大脚
(因为我小时侯,几乎天天赤脚,一双脚要穿二十七又二分之一的鞋,因名)”
………………
       我得说明以上资料是从这个网站转贴,并非我虚构:http://69.41....nt/3423.shtml

       有没有饿死人似乎已经不是问题,饿死多少?一说是官方统计1300万,一说仅安徽就饿死400万,更有甚者说饿死以亿计。数量的夸大,无非是要增加听觉上的震撼罢了,但其实饿死一个人和饿死几万人,本质意义并无不同。

       我只是愕然地想,怎么只听见人骂死亡人数少得多的南京大屠杀?我怎么就没有听见对这件事情的骂声?我的亲人死于其中,许多人的亲人亦死于斯,然而提起来,许多老百姓只是说:“毛主席都三年没有吃红烧肉,你还想怎么样?”

      我的善良的、质朴的同胞啊!!!

       我却忽然想起青鸟那篇关于信仰的文章来。我忽然有点明白中国人为什么没有信仰,因为我们曾无限倚赖无限期望从中得到拯救和幸福的那只上帝的手,在翻云覆雨之间,却给了我们tmd的什么啊???

       上面写的有点乱,我回头总结了一下:我不明白的是三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挨饿?饿到了什么程度?饿死了这么多人,我们为什么不骂粗话?是我们宽宏大量罢?那么为什么不连日本人一起宽容进去?还是我们只容忍不了别人杀自己人,要留下活口供自己人杀?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30 16:47 | 分类:今日无事 | 评论(0) | 阅读(1681)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