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小女人(3)

由《由“算命”说起》说起“命”……

本来是回月光的文的,结果越写越长有碍观瞻,只好另外起题:

家里养的小猫正是最调皮的时候,整日价疯了似的乱扑乱抓,有时实在弄得人没法干活,只好把它关到阳台上。小猫隔着玻璃喵呜喵呜叫我,我敲敲窗,它便伸过爪子来握手,又将头凑过来左右摩挲,然而所触及的终归都是冷冰冰的玻璃,一时茫然不已。我玩心顿起,将我的一面大化粧镜移过去对着窗外,小猫登时毛发直立如临大敌,几次冲撞不得要领,最后竟哀哀地哭起来,此后再放它去阳台,是抵死再也不愿去了。

又忽然记起初中物理,老师解释一维二维三维的方式殊为有趣,原话已忘了,现用自己的话大致道一道罢:
道是一辆火车正沿铁轨开去,铁轨尽头是万丈悬崖,火车知道自己要掉下去了,但是别无它法,它从制造之日便沿铁轨线运行,因此只好概叹命运,火车的思维便是一维;

铁轨旁一只蚂蚁这时便捂着嘴笑,心想这火车好不愚笨,竟不知道行进方式除了直行,尚能前后左右灵活拐弯,白白送死了,蚂蚁的思维便是二维;

铁轨旁一小孩这时发现了蚂蚁,便在蚂蚁身外画了一个圈,蚂蚁前后左右皆不得进退,叹道:今日天要亡我,是吾之命数已尽矣!小孩便窃笑,心想这蚂蚁竟不懂得世上除了前后左右,尚有上下?向上一跳便可脱离苦海矣,小孩的思维便是三维;

时光如剑,转眼小孩垂垂老矣,天年将尽,追忆往事如水,老泪纵横,概叹人生入梦,命运不可捉摸,这时角落里几个精灵便在窃窃发笑,互道你看凡尘俗人多么可笑,以为生死到头皆是命数,殊不知只要轻轻回头,将前后时光粘贴起来,便是生生世世轮回,永无尽头?精灵的思维便是四维了;

天外有天,仙外有仙,话说精灵到××××××,概叹××××××,这时××××便窃笑,心想精灵愚笨之至,不知道原来只要×××××,便可以××××么?此为五维;

…………………………这个道理似乎可以无穷无尽讲下去…………

话说容易,然而如何教会我的小猫镜面反射的光学原理,如何教一辆火车四处自行游走,如何教一只蝼蚁上下跳跃,正如如何教一个人时光倒流,大看则极易,小看则永无可能。命耶?非命耶?到头来,我们惧怕的,也不过是猫的镜子,蚁的圈子,所敬畏的不过是自己本身的局限。

怪不得说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既无可能突破,将一切诉之于“命运”或许确是省心省力之事,然则切莫过于把自己当回事却是真的,太过对“命运”神经兮兮又长篇大论,只怕你头顶三尺的那个家伙,正捂着肚子笑得不可开交呢。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30 16:50 | 分类:今日无事 | 评论(0) | 阅读(1806)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