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人不远行

10号晚上十二点到家,十五号早上八点出门。在家待了四个白天四个晚上。

在家吃了一顿饭,与父母的朋友出外吃了一顿饭,在外婆家吃了一顿饭;

11号晚上与老朋友在酒吧坐了一晚,p啤酒,看印度艳舞,坐在吧台旁边,调酒师把瓶瓶罐罐扔得我眼花缭乱。

12号晚上被拉到朋友新租的住处去做大厨,做了一桌子菜,忙了一个下午,饭后打麻将的打麻将,打牌的打牌。最后剩下的两个好友都困得歪过去了,我一个人坐在朋友家的阳台上吹了会风,自己捧了坛客家老黄酒喝。喝到三点,哥哥开车来接我回去了。

13号晚上老同学结婚,饭桌上皆是似是而非的熟悉面孔,不由想起多年中间的这许多纠葛,饭后几个旧日玩得好的男女同学邀约一同去玩,加上不知谁从深圳拖过来的一票朋友,浩浩荡荡竟然又是一拨,挤满了一辆奥德赛和一辆君威。金煌俱乐部里开了间大房,只看见啤酒一桶一桶流水般地被送进来,竟然没有人喝多,看来这些年大家的酒量是都练出来了。唱完还不尽兴,又两车人拉到路边喝鸡粥,十分钟内喝了三瓶高度的泸州老窖,我看看事态开始失控了,赶紧叫哥哥来接。辗转送回了几个朋友,已经半夜两点半了,我和哥哥去吃生蚝,喝了一晚上的酒竟然让最后这一杯引出了愁肠,扭着头背对着驾驶座上的哥哥很是流了一会泪。

他们唱歌唱道:幸福的人不远行。

那些爱过我的人,那些我离开的人。

我想起我从前总是绞尽脑汁地寻求贴切的语言来精准地表达感情,现在我终于信服了,太多感情在语言能够表达的范畴之外。

14号晚上,朋友的三十岁生日,和哥哥陪着他吃了顿饭,男人独在异乡度过的三十岁,原来亦是遮掩不住狼狈的。酒过三巡,寿星有点失态,一个一个地清点起这些年来的女孩子来,我和哥哥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换了任是谁,这时候也难免有些难受罢。哥哥今年也是三十岁了,或多或少地也发了几句低调的牢骚。无论男女老少,寂寞是人类共同的大敌。

饭后没跟他们一块继续活动,一个人去熟悉的咖啡馆喝了杯茶,一个不太熟悉也不太陌生的朋友发来信息。下楼的时候看见他在摩托车上等我,突然觉得清爽无比。坐在心爱少年的摩托车背后穿越这个小城的大街小巷,是我少年时代最执着的梦想之一,如果当初留下来,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这个开车的男孩也许是我的丈夫呢?

在江边高大的大叶榕树下坐了一会,茶座上没有人,树叶斑驳的影子和着月光洒在塑料桌面上,我抬头看看,发现是满月。对面的人突然开口,告诉我他已经报了援藏干部的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为什么又想起他们在金煌声嘶力竭地k歌,幸福的人不远行,他们唱。

回到家又已近午夜,回家四天四夜,没有在凌晨两点前回到过家,爸爸照例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我看了他一会,摇醒他去洗澡,然后各自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母亲送我,我竭力推辞仍是无效。上了直达深圳机场的大巴,我挥手叫妈妈回去,妈妈只是点头不语,还是坚持要看车开走。车终于开了,我看妈妈那天把头发盘起来了,突然想起下回回来的时候,该把我的卷发器带给妈妈试试,想跟妈妈说一声呢,车却已经开走了。

路上收到妈妈的信息:一路顺风。大巴上在放《少林足球》,我看了一会,笑了笑,睡了一会。在机场顺利登机,起飞,睡觉,吃了点东西,不停向空姐要水喝,又睡了一会,北京到了。
Windows Media Player文件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6/30 17:01 | 分类:今日无事 | 评论(0) | 阅读(2086)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