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路染成金黄时

外出去了一趟河北。

路上我大部分时间沉默。北方已经是入秋时分,天又开始高远而蔚蓝得几乎刺目,路边的田野旁、篱笆旁时时闪过一簇簇高大的向日葵,明黄的花盘在日光下灼灼耀目。开了车窗,耳旁有清凉而迅疾的风。

当那路染成金黄时,我将回来。是有这么一首歌么,我轻轻问自己。

每年秋日的北方,就是我心中远方的那个样子。丝毫不差。年少时沿着铁轨,坐着长途车一路北上,常常怅惘而疑惑地向外久久张望:是这里了么?能停在这儿么?这是家园么?

天冷的季节,起先列车外绿树郁葱,再向北一些,遍地油菜花盛开,然后树叶渐渐枯黄,然后窗外全是枯枝,然后看见铁灰色的天空和寂寥的平原,然后是河流结冰,土地积雪……我常常在人们熟睡的车厢里独自醒着,张着眼睛寻找列车外可有家园的风景。如果还能看清自己那时的模样,我知道那是一个脸庞圆润眼神炯炯的少女,疲倦苍白,可是眼里有梦想,因为有这梦想而孤独焦灼,也为这而生机勃勃。

那些梦想是多么虚浮多么天真多么不可实现多么脆弱也好,即使卑微如某个不知名山脚下的一朵小花,也曾枝叶茂盛地开放过。时光过去,如同行走在一条秋日染成金黄色的路上,过往的梦想一朵接一朵地萎败和幻灭,然而新的梦想又一朵连一朵地抽芽和含苞,再开一次。

记忆中有个男孩给我写过一封又一封长长的信,在一封十月寄出的信里他说,校园里梧桐树的叶子黄了,让他发现秋天来了,于是想起生于深秋的我,于是,就想念了。许多信我读过却最终没有回,像置身在金黄的麦田里不种也不收,只是微笑着游荡,看看满眼的金黄色秋风。那些情愫最终在成长里渐渐地模糊和淡忘,可是那些信依然被郑重地保留在我少年时房间的铁盒子里,一封一封寄于暖春、朗夏、深秋和隆冬,那些读起来嘴角微微上翘的岁月,就一季一季地记在了黑墨水与带着清香的信纸上。

2004年的秋天,一个午后我用铅笔写道:在千里之外我行走在落满槐蕊的林荫道上时,忽然惊觉前尘往事皆已过去,所有都得以终结和宽恕,顿觉欣慰和完满,觉得自己如同缓缓溪流中的一枚卵石,渐渐莹润清凉。那年我23岁,微小而迷惘地爱一个人,坚信归宿与劫难都就此完结,此处便是家园,此心安处便是故乡,可这龟裂坚硬的土地真是难以扎根啊,根茎毕竟柔弱,常常有按捺不住的孤独和疼痛。我开始写这些细微而琐碎的文字,给它取一个名字叫“流光”,于是有了细细记录下来的这些年,有了找到我的kava,有了这个blog。一个人终于成陌路,一个季节开完了又过去,一个伤口划开,又愈合,离开一个地方,又去下一个。

2008年的秋天,我在北方一条陌生的乡间道路上朝阳光仰起脸去,流光掠过,一个秋又一个秋静静过去,我在刹那有些模糊的顿悟。一切说完结都为时尚早,最心爱的风景不能停滞,可是你只需等待,它会再来。在某个不经意的秋日重现眼帘,梦想中的家园的样子,转瞬即逝的幸福,原来才是最最真切的幸福。

生活并无结局,原来远方也并无尽头。只是走着游荡,心里怅惘,知道是回不去了,可是最终想要的,也并不是回去。那路染成金黄时,我说过我要回家。嗳,可我只是回头看看满眼的金黄,笑笑摆手,老狼说,还有时间,我还能走很远。

作者:norah | 时间:2008/09/04 16:55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1653)
小楼听春雨 说:
2008/09/11 13:06
中秋节快到了,大家都快乐哦 grin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shy
小楼听春雨 说:
2008/09/05 18:28
我住在北方
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夜晚听见窗外的雨声
让我想起了南方
想起从前呆在南方, 许多那里的气息
许多那里的颜色 不知觉心已经轻轻飞起

————   这几句歌词听起来,就像一个定居南方的北方人,她的心一直在向北向北,寻找过去的回忆。

我从未去过北方,甚至从未见过雪花。我想我是一辈子都不敢去看那美好的景色。 或许,不是不敢,只是不想。
月月 说:
2008/09/05 11:40
沙发~HOHO

恩,偶也最喜欢北京滴秋了。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昵称 [注册]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