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在车上等人无聊,我们开始玩说成语的游戏,从“一”开始说,轮到“八”的时候--
我:八面来风、八面玲珑、四平八稳……
Paul:(憋了半天):“八、八、八格牙路……”

我:龙生九子,你能说出几个来?
Paul(想了想):好象龙的儿子们名字都很难写,挺复杂的?
我:那当然。
Paul陷入沉思……突然眼睛一亮:“我想出一个来了!”
我:噢?
Paul(得意洋洋):鳌拜!
我:#¥…………×%……¥@!•……

火车站里,看到一辆Z字开头的列车。
Paul:考考你,K是快车,T是特快,D是动力车,那Z是什么?
我:当然是“最”快啦!
Paul:不对!
我:那是什么?
Paul洋洋得意地纠正我:“贼”快!
我:#$(*^&……你这个东北银。。。

(撞车后)
Paul:(担心地)你真的没事吗?没有像电视里的女主角那样失去记忆啥的?
我:没事。在我23岁的生命里,发生这么一件事,也挺有意义的(装作失去了四年年龄)。。。
Paul:&*(%$^……二十三岁……你以为你是中石油股价啊?去年48,今年23……
我:……(严厉地)你是不是又偷偷加仓了?
Paul:啊啊啊(慌乱地)……啊,你的伤口还疼不疼?饿了吗?吃饭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MSN聊天记录
Paul 说 (21:44):
某某和某某要结婚啦!5·1在某酒店!
eleven 说 (21:44):
哦,都定好了呀
那咱们得去参加咯?
Paul 说 (21:44):
嗯,参加吧,呵呵
eleven 说 (21:44):
嗯!我都想好到时穿哪条裙子去参加了!
Paul 说 (21:45):
…………女人啊 - -
Paul说(21:45)
我都想好到时候带哪个镜头去参加了。。。。
eleven 说 (21:45):
………………………………骚货啊- -


我:咱以后生儿子还是生女儿?
Paul:都行!
我:我想生儿子!据说男的多吃皮蛋就能生儿子!等你回来,一天一个皮蛋!
Paul:那会吃上瘾的。。。
我:等生完儿子以后,就给你换成一天一个咸蛋……(其实是想省钱)
Paul:哦?为啥?咱们要生超人么?
我:…………(一只咸蛋超人静默地飞过天空)……


某晚做菜,正满脸油光手忙脚乱炒菜,拿起油壶一看——
我:Paul!快来!没油啦!
Paul:(闻声冲入)怎么了怎么了?
我:快倒油!
Paul:哦!
Paul飞快地拉开橱柜,里面有一桶大豆油,一桶调和油。。
Paul:(脱口而出)加93号还是97号?
我:………………
作者:norah | 时间:2007/11/07 17:11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5) | 阅读(2052)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阿朱不是《天龙八部》里的阿朱,却多多少少有点象书里,素脸黑发,剑眉星目,神采奕奕。从我五岁半认识她便仿佛已经是这个模样,多少年也不变。

我,和阿朱,和阿星,说是好朋友,其实不恰当。我们的关系已经是家人,一同长大,读书时留一样的发型,穿一个款式的衣服,差不多的身量,背过身去,分不出谁是谁来。共吃一碗牛腩粉,凑钱买一块菠萝包,抢衣服穿,争吵过,这个和那个爱上过同一个人。然后到不同的地方去了,各自长大,各自遇见谁,在各自的城市里扎下根去,伸开枝桠。如今我们都渐渐在往三十岁的年纪走,她们又回到了我们长大的那个城市,一个独身,一个仍在与十八岁时的那个爱人厮守在一起,我则远嫁到北方一个棋盘式的城市里,安定下来,修补被生活损坏的胃口和身体。

我从未见过第二个象阿朱这样快乐的女孩子。

阿朱美丽,聪慧,豁达,温柔。喜欢穿棉布碎花的裙子,长头发,笑容象五月头顶树叶间撒下的光斑般明熙。还是十三四岁的时候,我们躺在大床上不着边际地幻想和闲聊,说起那个叫孟姜女的古代女子,我说我如果爱一个人,绝不会如她般的痴等,我爱他便追随他至天涯海角,与他同生共死。阿朱看着我,认真地说:可是,你如果爱他,难道不替他照顾他家里的父母?如果爱他,知道他此去可能不回,难道不替他生儿育女,延续香火?我忽然瞠目结舌,看着阿朱与我同样稚气的脸上浮现出老成的温柔来。

我在多年以后常常回想我们少女时候的这段对话。阿朱是对的,她好像天生就拥有这样安然而不张扬的睿智,而我,一直是一个莽撞的女孩子,迂回碰撞了许多回,才能渐渐明白和理解她举重若轻说出来的道理,才能懂得了一点点坚忍的价值,和温柔的力量。

与阿朱不同,我一直是一个感情激烈的人。记得有一年,我跑到远方的一间网吧里,与阿朱隔着距离聊天,我告诉她我想离开身边这个男人,她叹一口气,说,唉,你总是那么不安分。

说到这里就毕了,她没有再多说。阿朱是个极少抱怨和批评的人。即使知道我的不安分和莽撞,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见面时小心地握住我的手,不再触及我的伤口。

又是一年里,我生了病,从一段感情里狼狈地出走,也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投奔到阿朱的城市里,与她挤地铺。关于为什么要离开这个人,是为什么突然就不爱了,我自己也不甚清楚,也不与她说,只是在她上班的时候整日地在城市里游荡,再回去沉默地洗漱睡觉。她亦不多问,一样地周到温柔,电话里叮嘱我中午要吃饭,出门记得带钥匙,诸如此类。

在蛇口港的晚上,与阿朱一群如她般快乐的朋友们坐着,夜风里肆意地聊天大笑,阿朱的手是柔软温暖的,我突然想把脸埋进她的手里去,静静流一会泪。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丧失了付出暖意的能力,渐渐世界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再没有人加进来,只有那些知道我本原模样的人,才这样宽容地爱我。比如阿朱。

阿朱的爱,分成了许多份,给家人,给朋友 ,给爱人,给工作……而每一份都是完整的,问心无愧的。认真而专注,从不抱怨,亦不计较。

读书的时候她便这样,凡事尽心。作业慢慢做,笔记一直记,做组长做得尽职尽责,课本也用书皮包得规整。温柔地执著,不急不缓,不温不火,有方向也有力量,滴水穿石般地动人。

阿朱的恋爱,曾看得我们心惊肉跳,起初那样的委屈和隐忍,疼得她常在我们面前默默地流泪,却总不说什么,也从未说过对方一个“不”字。即使最难受最难受的时候,也只不过低低地说:我好辛苦,好疼。

那样辛苦,竟然也过来了。一年两年三年……直至现在。若不是认识阿朱,我还以为现代的所谓从一而终,已经只是个遥远的神话。而世上还是有这样的,如树一般的坚贞,一辈子只选择一个地方立足。我起初与她的爱人并不熟悉,可我渐渐地越发对这个男人感到敬重,我信任阿朱的眼光胜于信任我自己,值得一个女子这样待他好,这样百折不回,这个男人也必定有过人之处。

我们有过那样的一段生活,三个人睡在房子里的地铺上,地上堆满小说和漫画;早起去早市买菜,轮流做饭打扫,常请一大群朋友来包饺子、吃火锅和聚会。阿星总能找到市场里卖最好吃的牛肉丸的角落。晚上聊天到深夜,三个女孩子穿着睡衣拖鞋嘻嘻哈哈地去小巷尽头的大排档买炒田螺……时至今日,我们早已成年,收入不坏,可我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可口而鲜美的简易火锅和田螺。以前我们想穿一样的衣服,剪一样的头发,甚至想把名字都改得相仿,我们想一辈子如姐妹一样地相伴生活,想开一间有香喷喷面包,有花,有书的小店,店里有三个快乐的老板娘。我们想过会各自嫁人,但也要拥有一间我们三个自己的小房子,容我们回去笑闹或哭泣。我们说好每年要一起照一张合照,说好要一起当新娘,一起穿上白纱裙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照一张最幸福最皎洁的合影。

嫁人的那天阿朱没能来我的婚礼,穿上婚纱,我忽然发觉一起穿婚纱拍照的梦想有些遥不可及。时间过去,渐渐我们有点明白,我们始终是三个不一样的人,也许不一定能套进同一个模子,象选择同一件衣服,阿朱穿白,阿星穿蓝,我便穿红;象我们想象的小店,我爱书,阿星爱花,阿朱爱面包。可那个梦想依然在我心里,我们依然希望能一辈子如姐妹一样地相伴生活,如童话故事里,三个善良快乐的女孩子,最终都会幸福,我坚信。

                                                                              --祝阿朱生日快乐!
Tags:
作者:norah | 时间:2007/10/12 23:36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4) | 阅读(1891)
亲爱的命:
我又在给你写信了。第一次给你写信的时候,我才刚刚学会几百个汉字,笨拙地趴在家里属于我的天蓝色折叠茶几上,乞求暑假里电视会放《西游记》,尽管妈妈替我将信寄到了电视台,以致你可能没能够收到我的第一封信,可对于我来说,那个神圣的仪式,便是那样完成然后封缄的。

亲爱的命,这次给你写信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可下笔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自己仍然是一个小女孩子,对于想要得到的,未知是否可能的一切事情,充满憧憬和敬畏。可是这一次,我不再向你要求些什么,你知道,我毕竟已经长大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聊一聊,象朋友一样,坦诚而温情,即使我有些误解和不懂事,也请你不要发怒。

亲爱的命,我是在随着我自己的长大然后开始变老,才开始明白你的存在,以及你存在的一些意义的。你是我最亲厚的朋友,许多年来,一直未离左右,看护我,提醒我,有的时候催促我做一些决定,有些时候,教我哭泣,以明白自己的错误。这些日子里来,我越来越理解你,象理解一个认识许久却不了解的朋友,因为你缄默的品质,我常常误解你的用心和诚意,也常常这样误解一些缄默的朋友。可是最近,我渐渐发觉自己的耳朵开始灵敏,那些朋友们没有说出口的话,那些你没有明言的意义,我似乎能够猜测出一两分来了。亲爱的命,这是不是说明,我多少已经长大了?
作者:norah | 时间:2007/08/17 15:1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4997)
关于魅力。是我昨晚与某闺蜜畅谈到半夜三点的话题。
其实两个女人在一起谈得这样唧唧呱呱喋喋不休的情况,不想便可知是因为男人。
一番八卦太极唇枪舌剑后,我本着已婚妇女“我既已归隐山林,空有一身武艺绝学无人继承,不如你把这本神功秘笈拿去,到那尘世红男绿女中再战三百回合”这样惟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在闺蜜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反复叮咛若干,什么必为之什么必不可为之,口若悬河,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只听得睡眠不足的闺蜜两眼浑浊,神情呆滞,我却反倒越说越精神,手舞足蹈。
今早醒来刷牙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昨晚叮咛了那许多技巧战术秘笈箴言,唯独有一句漏了告诉她。转念想想,如闺蜜这等冰雪聪明的女子,岂能不知深浅,焉用我絮絮叨叨,于是俯身继续刷牙。

无独有偶,今天上了妹妹的空间,得知妹妹无师自通,自学成才,青出于蓝胜于蓝,在其姐的早恋事迹带领下,又胜利掳获了邻校一著名小帅哥的芳心。其同学纷纷夸妹妹魅力非凡,追求者众多,我看了起先惊异,后来便只有赞叹的份了。

于是我这做姐姐的半颗心,又悬了起来,只好再絮叨一遍。既然妹妹都已经披挂上阵了,做老姐的万没有冷箭伤人的道理,只有送几个锦囊,缝几件软猬甲,然后提心吊胆地等老妹出征归来。

论魅力,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构思前我特地到网络上搜了一下魅力测试,经检验,老姐的魅力数值和评价如下:
作者:norah | 时间:2007/05/12 23:42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2159)
作者:norah | 时间:2007/02/27 16:30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3) | 阅读(4718)
在Kava的鼓励下初次尝试lomo,试验一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9/11 01:39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2542)
路上,中午的阳光和我一个人走路的影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作者:norah | 时间:2006/09/10 21:28 | 分类:十一诺拉的胡言乱语 | 评论(2) | 阅读(2477)
分页: 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